近日,在河南地表溫度接近50°C的高溫酷暑底下,數百名受害儲戶堅持在河南銀保監局門口抗議,有人甚至搭起帳篷,表達維權到底的決心。專家分析,中共雖然將此案件定義為個別企業違法犯罪吸金,造成儲戶無法提款,但背後隱藏的恐怕是更大的金融風暴。

受害儲戶堅持維權 僅一家銀行開放網上交易15分鐘

「銀保監不作為,秦漢鋒滾出來」,6月25日儲戶們個個聲嘶力竭地喊著。在長達兩個多月要「河南銀行還錢」得不到回應後,儲戶們要求中共銀保監會在河南的派出機構及河南銀保監管局黨委書記、局長秦漢鋒負起監管不周的責任。

受害儲戶陳秝(化名)26日告訴大紀元,他不是河南本地人,這次來鄭州維權的多是外地人,本地人能來現場的只有數十人,多數被當地政府維穩了,「因為本地政府不讓本地儲戶來現場抗議,如果偷偷步出來,有工作單位的人會被迫辭職,有孩子需要上學的不讓上學。」

陳秝說,這次受害儲戶涉及的範圍很廣,「我們的錢是通過銀行官方小程序開立的電子帳戶,然後通過工行、農行、建行這樣的大銀行轉帳到這些村鎮銀行,有些人存定期,有些人存活期,還有一部份河南本地人是在銀行櫃檯開立的帳戶存的定期存款,現在都取不出錢來!」

陳秝說,有人在高溫曝曬底下中暑了,但不願意被救助,通過這樣的方式表達誓死保衛自己存款的決心。

據天目新聞報道,6月26日12:41至12:56,涉事的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突然開通網上交易系統,但只短暫開放15分鐘,大量的儲戶還沒來得及轉出餘額,線上系統又關閉了。

涉事集團參股多家城農商行、村鎮銀行

4月18日,河南、安徽6家村鎮銀行的40萬儲戶無法提款,涉及金額400億人民幣。19日,河南許昌市公安機關對河南新財富集團涉嫌重大犯罪立案偵查。

5月18日,中共銀保監會、人行回應稱,爆煲村鎮銀行的股東河南新財富集團通過內外勾結、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資金掮客等吸收公眾資金,涉嫌違法犯罪。

據《第一財經》報道,新財富集團的實際控制人呂奕,通過旗下遍布全國的上百家公司,先後參股、控股國內多家城商行、農商行及村鎮銀行,其中包括這次爆煲的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

然而,這4間村鎮銀行幕後的大股東,通過所謂「內外勾結」構成的重大犯罪,並非事先沒有先兆。

根據鄭州市中級法院2018年9月20日作出的刑事判決書中披露,呂奕為尋求貸款,曾向鄭州銀行副行長喬均安借款九百多萬,後續為獲取更多貸款,又行賄二千三百多萬。喬均安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在這一份判決書裏,呂奕的身份是新財富集團董事長。

2017年8月,恆豐銀行董事長蔡國華涉違規放貸35億給呂奕實控的蘭尉高速公司,2020年11月,蔡國華被控犯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貪污、挪用公款、受賄、違法發放貸款罪,一審被判死緩。

2021年7月,原中共銀監會副主席蔡鄂生因涉嫌受賄,被審查調查,今年2月10日被批捕。和訊網報道,呂弈在配合最高檢對蔡鄂生協助調查之後就遠走美國。

民眾對此議論紛紛,質疑官方「待呂奕出了國門並轉走了款後,再進行立案?」「呂奕不逃出去,那麼多人晚上能睡得著嗎?呂奕手上應該還有其它東西,否則,他早就該長眠了。」

河南村鎮銀行暴雷,外地受害人在河南銀保監局外搭帳篷喊冤,稱許昌農商行是涉事銀行的最大股東。(受訪者提供)  民眾質疑銀保監局失察瀆職
河南村鎮銀行暴雷,外地受害人在河南銀保監局外搭帳篷喊冤,稱許昌農商行是涉事銀行的最大股東。(受訪者提供) 民眾質疑銀保監局失察瀆職

民眾質疑銀保監局失察瀆職

6月25日,來自多省市的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儲戶在河南銀保監局門外,拉起標語「河南村鎮銀行內外勾結,私吞百性存款」,實名舉報河南銀保監與當地官員失察瀆職不作為。

時事評論員王赫26日告訴大紀元,當局現在藉口金融詐騙,在償付問題上停滯,未啟動合理的鑑定、啟動存款本息不超過50萬元均能受償的《存款保險條例》的程序,「對儲戶的損失不理不睬,甚至對儲戶進行『精準』攔截、打擊,發生所謂的紅碼事件,十分惡劣。」

他說,實際上河南村鎮銀行出問題不是一年、兩年,這期間監管部門在幹甚麼?它的監管責任是無法逃避的,「針對這種不負責任、耍流氓的政府,40萬儲戶都應該上街維權,爭取保護自己合法的財產,團結起來才是唯一的出路。」

數百名受害人6月25日到河南銀保監局抗議,要求「河南銀行,還我存款」。(受訪者提供)
數百名受害人6月25日到河南銀保監局抗議,要求「河南銀行,還我存款」。(受訪者提供)

分析:村鎮銀行爆煲恐成中國金融危機導火線

對於村鎮銀行爆煲事件,網民表示,「小銀行信用崩潰了」,「誰還敢把錢存在小銀行」。還有財經大V分析,按照儲蓄貸款機構風險等級來看,最差的是P2P,其次是村鎮銀行,然後是農商行,再來是城商行,之後是省級地方行、股份制大行,最後是四大行,「預計將來出現最壞的情況,就是爆煲爆到城商行。」

據《第一財經》報道,截至2021年末,全國村鎮銀行數量為1651家,佔全國銀行業金融機構總數的36%,據中共央行統計,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共有122家村鎮銀行為高風險機構,佔全部高風險機構的29%左右。

王赫說,2021年以來,遼寧省63名中小銀行「一把手」被抓,去年10月中共中央巡視組對於金融單位的巡視,有17名高管落馬,「說明中國的金融風險非常的嚴重,尤其是中小銀行和村鎮銀行,可能成為中國金融危機爆發的導火線。」

他分析,目前國有四大行都在限制存款、限制提款或限制網上轉帳交易,央行上海分行近日表示,光6月上旬的現金調撥已經是上年同期的四倍左右。「這說明全國對於現金的需求高漲,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對銀行缺乏信任,擠兌風險很可能在部份地區蔓延。」#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