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圖抹殺歷史 圖書館《蘋果日報》全面下架

不知不覺間,《港區國安法》原來已經實施兩年啦。雖然政府方面一直都不肯公開因為國安法而要下架的書單,但是又暗地裡不斷封殺不同的書。在本月初,《明報》就發現,有中學將至少200本敏感的書籍下架。適逢剛剛是《蘋果日報》停止營運一周年,電子傳媒《誌》就發現,公共圖書館裡面的電子剪報Wisenews,全部刪除了《蘋果日報》的報道,也就是說大家無法再在圖書館電子剪報裡面找到以前的《蘋果日報》啦,變得好像沒有存在過一樣。

其實許多大專生都靠Wisenews找文獻,這樣做似乎是想抹殺年輕人的記憶啦!另外,《誌》的記者亦發現,在政府的中文電子書單裡面,有至少28本敏感的政治書籍被下架。例如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寫的《佔領中環︰和平抗爭心戰室》及浸大講師呂秉權寫的《踢爆國情》等。這些書的下架原因是甚麼,仍然無人知道,官方只是曾經在立法會接受質詢時說,會定期審視違法或者不利國家安全的資料,但是政府到現在仍然不肯透露,到底有甚麼書被註銷,以及它們被註銷的原因是甚麼等等。

有圖書館的職員對《誌》的記者講,黎智英的書因為受國安法的限制,已經全部下架送走啦。而《蘋果日報》出版的書,如果與政治時事無關的話就沒事,例如《食盡全球海鮮》或者是《香港行山王︰發燒友必備攻略本》等,但是與時政有關的書就只限在圖書館裡面看,不準借出去,比如《回望香港十年》或者是《黃毓民短打》等等。網友說,康文署這樣做,明顯是針對所有與《蘋果日報》有關的政治書呀。

除了政府之外,推波助瀾的還有左報的狙擊,它們與今次的「禁書潮」有關。《文匯報》之前經常狙擊公共圖書館,說裡面有煽暴、港獨的書,比如陳淑莊的《邊走邊吃邊抗爭》、鍾祖康的《向中國低文明說不》等等都被下架了。就連《突破》雜誌也不例外,大公、文匯曾經批評過它的第60期,所以大家在圖書館裡也不會再找到第59期和第60期的《突破》雜誌啦。除了與香港時政有關的書要下架之外,有關中國、台灣的政論刊物亦出事,像是《明鏡月刊》、《天下雜誌》都無一倖免。

香港曾經被喻為「禁書天堂」,現在「禁書天堂」就沒有啦,「出版地獄」就有份。網友說,搞成這樣,《基本法》說好的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呢?又說「五十年不變」?

中國恒大遭申請清盤

恒大在上星期五(24日),被一間在薩摩亞註冊的海外公司Top Shine Global入稟申請清盤,令恒大的債務危機可以說是雪上加霜。恒大在今年3月中停牌到現在,在6月初,恒大地產持有的1億半丹陽恒大股權被凍結,而惠譽國際評級就說,恒大提供不了足夠的資訊,因而取消了恒大集團及其兩間子公司即恒大地產和天基控股的信用評級,不會再為它們做任何的分析報告。

恒大2021年的銷售額就已經比2020年跌了四成啦,由7,000多億人民幣跌到只有4,000多億。由去年9月到今年3月,每個月的銷售額更是只有二、三千萬。

雖然恒大在今年4月的時候試過推出折扣及其它優惠去散貨,令銷售額上到30億9千萬,但是恒大創辦人許家印當時仍然在微信上說,他們的壓力有多大是想像不到的。早在去年12月,惠譽當時已經說,恒大有兩隻美元債轉寬限期屆滿後,仍然比不上債券的票息,因而將恒大的評級下調到限制性違約啦。而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在去年年底,亦將恒大的信貸評級由CC降到SD,即選擇性違約,又表示因應恒大的要求,不再為恒大評級。另一間評級機構穆廸在去年就說,因為恒大面臨大量債務到期,以及違約風險增加,將恒大的評級由CAA1下調到CA。

路透社在5月底就引述消息人士說,恆大已經與離岸債務的持有人在談債務重組方案啦,目標希望在今年7月底之前得出重組計劃。消息人士又說,恒大在考慮要不要以現金分期付款的同時,用恒大物業及恒大汽車的股權,去還離岸債券持有人擁有的大概價值190億美金的債務。

恒大曾經是出名的內房企業之一,不少市民當年都有買它的樓盤,如今恒大就可能拿恒大物業來償還債務,也不知道買了恒大樓的市民,日後如果樓有事的話,找誰負責呀?

河南村鎮銀行真擠提? 吳明德指只是權鬥

恒大是上市公司,許多事情有規矩可以遵循,但是大陸許多村鎮銀行規模那麼小,真是管都沒得管。最近不是有好幾間村鎮銀行取不到錢,搞得許多人維權嘛,涉及400億人民幣的存款,哪個市民想維權,誰的「健康碼」就變紅。

不過,就算有人能取到錢,也不代表其他人取得到錢,是有階級之分的。有河南村鎮銀行的用戶就對大紀元講,前日銀行的App突然開通了一陣,一個領導的妹妹成功取到100多萬出來,連圖都截下來給大家看了,他們見到這樣,就即刻打開App取錢啦,誰知只是見到系統正在升級中,他們最後還是取不到錢,真是一點都不公平呀。

那麼再講一下今次的擠提危機,是不是真的好像坊間流傳的那麼嚴重呢?資深銀行家吳明德接受大紀元的《珍言真語》訪問時說,今次其實不是擠提,而是有人要在二十大之前,找到在政治局是誰在幫這些村鎮銀行撐腰?

他說,其實這些村鎮銀行是不準接受村外人投資和存款的,所以就出了一些投資產品,包裝成存款產品吸客,這樣就不用為存款提供保障啦。那麼是誰教這些村鎮銀行這樣做的呢?吳明德就說,那些鄉下佬哪有這麼明白呀?背後撐腰的應該是六大國有銀行的管理層,或者是做這行的行政人員想出來的。

吳明德說:「那是否要一網打盡啊?所以過去6、7個星期就任由它醖釀,這樣才能一網打盡。爲甚麼呢?因爲你就這樣派中紀委一整隊人、一千人去查,你都查不到的。唯一的一個方法是甚麼呢?因為那個最後撐腰的局長,很可能是在這25個政治局委員裡面的其中一個,那一定不是習近平本人,也不是李克強本人,也不會是銀保監的郭樹清,那其他的22個人一定有嫌疑。那怎麼樣去找出來呢?如果你就這樣查,人家有地方勢力,也有軍隊勢力,也有金融實力,那你怎麼搞啊?那最好引起整個社會事件吧,有社會事件就一路順藤摸瓜,一路查下去,是不是?查下去的時候,那現在自動發展到城市了,城市都擠提了,是不是?那就一路大家互揭,把他揭發出來,那就可以一網打盡。一網打盡是爲甚麼?在二十大之前,看看是屬於哪個派系的,看看誰是最後撐腰的政治局常委?這樣才能拿到整個脈絡,是不是?」

吳明德還說,今次整件事是有人精心策劃的,令人神不知鬼不覺地發生了。因為如果不是社會效應出來了的話,政治局的人也不會想盡辦法去疏通中紀委或者是調查事件的官員。但是現在所有媒體都在報道,幕後黑手無論怎樣疏通都搞不定,最後都要人頭落地的啦。他還說,外媒經常說今次是擠提,但是其實人民幣嘛,可以印多少就印多少啦,怎麼會擠提呢?它自己就不擔心今次的事件令市民的資金外流啦,因為所有事情都發生在可控範圍裡面,所以亦不會影響到香港。

吳明德說:「你不用擔心,人家可以讓這劇情繼續演下去,就是全部在它的劇情受控範圍。所以你説它的内部擠提會不會牽扯到,好像我們以前1965年,廣東信託銀行這樣擠提,要政府介入啊,又好像後來的恆生銀行要被滙豐買啊。那這些就是消滅了那些一兩家做得不好的銀行?同樣它可以用這個方法消滅所有農村和城鎮那1,600多家那樣的小銀行,那他不就以後不用頭痛啦。你那些農村如果再組織這些類似的鄉鎮銀行,或者Credit Union這些信貸便利機構,全部都要政府重新批准,那它才能一網打盡,就不會讓那些農村、城鎮有那些小金庫了,是不是?」

如果為了調查而搞得市民在一段時間都取不到錢應急的話,怎麼算呢?有甚麼事的話,你怎麼賠償人家?

中共要求圖瓦盧踢台籍成員 圖瓦盧退會以示抗議

不知大家有沒有聽過圖瓦魯這個國家呢?它是大英國協特別成員國,亦是台灣14個邦交國之一。圖瓦盧本身受到全球暖化影響很嚴重,首都富納富提,在漲潮的時候會有四成的面積都在海裡面。更有預測顯示,本世紀內,圖瓦盧將會完全被海洋覆蓋,所以圖瓦盧本身是非常想參與昨日(27日)在葡萄牙里斯本召開的、集中講保護海洋及永續利用海洋資源的2022年聯合國海洋大會,想去看下有沒有甚麼方法,可以透過這次會議,去解決他們正在面對的氣候問題。

圖瓦盧的外交部部長柯飛(Kofe),在去年11月時,就試過穿著整齊的西裝,打上領帶提起褲子站在海裡面,在一個水深過膝頭的講台處拍片,向當時在格拉斯哥開會的聯合國氣候峰會致辭。高飛這樣做,當時亦引起外界對全球暖化及海平面上升的關注。雖然位於南太平洋的圖瓦盧,也是世界上最低度開發的國家之一,亦是全球主權國中面積頭四小的國家,但是也不代表他們會輕易向強權屈服。

在昨日的聯合國海洋大會裡面,中共是資格審查委員會的成員之一,而圖瓦盧的代表團有3位台籍的成員。離譜的事來啦,中共說,因為台灣不是聯合國成員,台灣的公民不可以代表台灣出席聯合國會議,所以要求圖瓦盧踢走這3位台籍成員,還威脅說如果不肯就範,就會整個代表團都被DQ,撤銷他們的參與資格。見到中共這樣威脅人,柯飛也發火啦。他自己連同3位台籍成員,一齊宣布退出代表團,來表示對中共橫蠻無理的不滿。

中共外交部就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還說台灣在國際間搞小動作。網友說,全球排第四小的小國,都如此勇敢地幫台灣出面,去反抗中共的野蠻,這種勇氣不僅可嘉,更加值得一些普通人好好學習呀。

澳洲專家認同台灣「箭豬論」

面對中共軍事的擴張,西方社會又怎麼會置身事外,甚麼都不理呢。澳洲、英國及美國就有一個「三方安全夥件關係」,來製造核潛艇,守護各自的海岸線,去制止中共的軍事野心。澳洲廣播公司說,澳洲現在正密切留意中共軍事實力的發展。上個月,王毅去了南太平洋島國,更加令不同的國家關注事態發展。不過,造核潛艇這麼貴,這樣做到底划不划算呢?

有澳洲專家就認為,想守護海岸線的話,台灣現在採取的「箭豬政策」更加好。澳洲智庫洛伊研究所國際安全計劃主任羅傑文說,面對中共的軍事野心擴張,澳洲在南半球有天然地域優勢,不像台灣那麼近。不過,他認為澳洲目前的防禦策略,尤其是不斷造核潛艇這個方法是不明智的。相反,他比較認同台灣的「箭豬政策」,也就是依賴小型、機動性比較高,以及靈活的系統,而不是大型的戰鬥機和艦艇。

而台灣的前空軍副司令張延廷中將就說,「箭豬策略」是以小搏大,與「不對稱作戰」的戰略思維差不多。其實,所謂的「箭豬策略」也不是台灣自己想出來的。2008年,美國海軍戰略大學教授WIlliam Murray就已經寫過一篇論文講「箭豬策略」啦。而澳洲節目主持人Stan Grant就認為,美國在過去的10年就宣布過,會向台灣賣超過一千億港元的武器,透過這樣做去武裝台灣,也是「箭豬策略」的一部分,這樣做可以阻止中共的進攻。

澳洲適不適合「箭豬策略」,我們不是軍事專家,就不敢評論啦。不過,這也證明台灣當前的軍事方針是值得考慮的,至少沒有人說,台灣的「箭豬策略」有問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