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25年後,正迅速地淪陷於中共紅色極權的魔爪;兩種制度在過去四分之一世紀的較量中,表面上似乎分出了勝負。然而,中共卻沒有直接宣告共產黨的社會主義制度在香港取得了勝利,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也並未完全消失。中共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暫時阻止了香港人按照自由、民主模式的自治,但中共的統治模式也沒有被香港人真正接受。

香港民主夭折 也難複製大陸模式

過去的25年裏,香港人展現了嚮往自由、民主的極大願望,一直在爭取特首的直接民主選舉,以實現香港的真正自治。中共所作的則恰恰相反,拚命要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中共當然不能容忍一個自由民主、高度自治的香港,否則就等於承認了資本主義制度優於社會主義制度;一個自由民主、自治的香港,也會把中共幾十年來在中國大陸統治的謊言徹底戳穿,中共政權將迅速失去合法性;自由、民主的浪潮將席捲整個中國,中共權貴階層會很快失去特權。

阻止香港的自由、民主政治,是中共數十年來處理香港問題的首要任務。

1997年香港「回歸」之前,中共就堅決反對香港立法會部份席位的直接選舉,甚至在深圳組建了香港臨時立法會,但最終不了了之。

1997年後,香港民主進程一波三折。特首直選始終被中共阻止,立法會部份席位的直選一度成為焦點,也是香港民主僅有的一點希望,但隨著中共推出《港區國安法》,真正代表民意的候選人隨時會成為人身迫害的對象,立法會選舉名存實亡。

即將接替林正月娥的香港特首李家超,被認為是歷屆特首中最直接聽命於中共的一個。香港「回歸」25年後,香港人爭取民主的道路基本被中共堵死。然而,中共在香港也沒法直接推行大陸的統治模式。

中共派駐香港的中聯辦,至今不敢掛出中共香港黨委的牌子,聽命於中共的香港特首和港府高官們,也不敢承認自己的地下黨員身份。中共在中國大陸各省、直轄市、自治區的統治模式,始終不能直接複製到香港。中共的紅頭文件不能直接下達到香港政府,中共的工作組也不能隨意巡視香港,中南海還不能隨意所欲地任免港府官員,甚至名義上不能直接下達具體指令。

面對幾百萬香港人,中共毫無「制度自信」。中共領導人在共產黨百年慶典上號稱,「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但至今不敢說,香港人民「選擇了共產黨」、「選擇了社會主義」。

2022年6月13日,標誌性的珍寶海鮮舫即將離開香港。(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2年6月13日,標誌性的珍寶海鮮舫即將離開香港。(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香港經濟還在按資本主義制度運作

中共暫時阻止了香港的民主政治,但還沒法改變香港現有的經濟制度。以私有制為主的香港經濟仍然在按資本主義市場規則運作,香港政府對眾多經濟實體的經營並未強力干涉,這也是香港能維持經濟繁榮的根本原因。

英國為香港遺留下了相對健全、公正的法律體系,對香港社會的基本運作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如今,這一法律體系正在遭到中共的嚴重侵蝕,導致眾多香港人和經濟實體離開香港。

按照中共詮釋的馬克思學說,以私有制為主體的資本主義,必將被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所取代。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允許私營經濟的發展,帶來了經濟高速增長,但仍然號稱是公有制為主體,號稱是社會主義。

中共暫時沒法把香港的眾多私有制經濟實體改造成公有制,只好還允許香港經濟按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運作,與國際接軌。

按照馬克思理論,經濟基礎應該決定上層建築,但在中共的禍亂之下,香港的私有制經濟卻催生不了一個民主自治政府。

中共會進一步把香港政府大陸化,對經濟的干預應該會越來越多,甚至像在大陸一樣瞎折騰;可以預見,香港的資本主義經濟運作將被進一步扭曲,香港經濟的前景堪憂。

1997年6月30日夜,英國海軍陸戰隊樂隊成員在傾盆大雨中吹奏,當晚英國政府向中共移交香港主權,結束了在香港的殖民地治理。(Manny Ceneta/AFP via Getty Images)
1997年6月30日夜,英國海軍陸戰隊樂隊成員在傾盆大雨中吹奏,當晚英國政府向中共移交香港主權,結束了在香港的殖民地治理。(Manny Ceneta/AFP via Getty Images)

幾百萬香港人令中共如坐針氈

25年前香港「回歸」時,香港人的最大主體,實際是中共建政前後,從大陸逃往香港的難民。他們中的一部份在「回歸」前後離開了香港,能變現的資金自然也被帶走了。兩種制度的優劣,在人們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過去25年裏,中共權貴家族的利益相關者或白手套們,變成了香港移民的主體,他們應該不敢公開上街爭取自由民主;但若真能選擇,他們中的大多數恐怕也希望香港的真正自治,而不希望香港大陸化,否則他們的移民就失去了意義。

真正走上街頭反對「二十三條惡法」、參與「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和反對《港區國安法》的幾百萬香港人,應該是老香港人、歷年香港難民和他們的後代。

25年前,他們在香港「回歸」之時的心情應該是複雜的。香港擺脫殖民地的統治,怎麼說都應該是一種進步,但香港人不得不擔憂中共會剝奪他們原有的自由。

1997年6月30日的午夜,在瓢潑大雨之下,英國向中共移交了香港主權,急於入港的中共軍隊不願提及雨夜翻車的事故,但上天實際在為香港哭泣。香港「回歸」25年後,香港人最擔心的還是發生了,整個西方世界眼睜睜看到與中共合作的民主試驗失敗了。中共在香港向全世界發出了挑釁。

香港一直是中共領導人的燙手山芋,表面上不得不假意宣稱「一國兩制」,私下裏卻千方百計要防止香港的民主、自治,更要防止自由的空氣蔓延到大陸。香港人每年自發紀念「六四」,應該令中共領導人一直如鯁在喉。中共有幾百萬軍隊和武警,還有更多的警察、打手,以及龐大的宣傳機器,但面對幾百萬香港人,卻從未感到如此吃力。中共在香港的各派勢力各為其主、暗流湧動,不斷禍亂香港。

幾百萬香港人嚮往自由民主的精神力量震驚了全世界,他們不願屈服於中共的流氓滲透、謊言和暴力,香港人的抗爭令中共感到無比地恐懼,並不能肆無忌憚地為所欲為。香港人已經締造了不可磨滅的歷史。

2020年6月4日夜,香港市民高舉「天滅中共」標語在維園參加「六四」晚悼。(宋碧龍/大紀元)
2020年6月4日夜,香港市民高舉「天滅中共」標語在維園參加「六四」晚悼。(宋碧龍/大紀元)

結語

香港「回歸」的25年,見證了兩種制度的較量。香港人爭取自由民主的抗爭被中共暴力壓制,但中共並未贏得這場制度之爭。中共至今還不敢拋棄「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的說法,就像鄧小平當年不得不接受「一國兩制」一樣,中共始終在世界面前自慚形穢。

習近平去香港力挺李家超就職,但香港政府恐怕仍然不能為他專設一個主席台,中共領導人在香港體驗不到君臨天下的感覺,也沒法以共產黨總書記的身份,妄稱香港人「選擇了共產黨」,更怕看到抗議的身影。共產黨101年之際,這是多麼大的尷尬。

中共摧毀了香港的自由民主運動,但無法泯滅自由民主的精神,更無法獲得香港人的心。

中共妄圖篡改香港歷史之時,卻在歷史中自行走向了衰敗。香港應該不用等待另一個25年,中共的整個制度之爭就會徹底完敗,被淪陷的香港必將光復,向世界重新展現東方之珠的璀璨。#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