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官方稱6月1日全面恢復正常生產生活秩序,但避提「解封」兩字,並點名居委會等不得以任何藉口限制居民出入小區。很多上海民眾認為居委會成上海封城的「替罪羊」。

「上海居委會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民出入」成微博話題

5月31日,中共上海市副市長宗明在疫情新聞會上宣布,6月1日起全面恢復全市正常生產、生活秩序階段。民政局副局長則稱,「住宅小區恢復出入,除中高風險地區和封控區、管控區外,各區、各街鎮及各居村委、業委會、物業公司等,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住本社區的居村民出入,復產復工的員工上班、下班。」

大陸各媒體以「上海居委會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民出入」為標題報道了相關新聞,同時,「上海居委會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民出入」在微博上成為專題討論的微話題。

上海虹口區的唐華(化名)5月31日下午向大紀元介紹,封控的兩個月內,所在小區一直沒有拿到過臨時出入證,至於6月1日是否可以自由出入,沒有得到小區的通知。「新聞發布會是新聞發布會,要等小區門口開放了,這就真的開放了。現在上面說要開放,但責任誰來負?後面採取甚麼措施?都沒有說。我們今天(小區)還在做核酸。」

她還表示,市中心的區域很少發出入證,主要是郊區、邊緣地區、閔行等。此前有的地方發了之後,又把通行證給沒收了。

「我們這次封城、封小區,政府已經說了不是政府決定的,是我們下面各個小區自說自話的。這群人(官員)都是沒有種的,他們想怎麼弄就怎麼弄,碰上這樣無賴就沒有辦法了。」

她還強調,「居委會也說,最後產生問題誰來負責?政府誰來負責?現在沒有一個人肯負責。這幫管理的人到時候都推卸責任,都不想負責任。」

在微博上,民眾議論紛紛,「鍋是基層背的,罪是平民受的,高高在上的達官貴人可是清清白白的。」

「離譜,當初所有的任務都丟給了居委,現在又讓居委放開。」

「需要兩個月不休一天、連軸轉的時候,居委是社工編,是體制內,要講奉獻;需要背鍋擔責的時候,居委是居民自治組織,沒有權力阻攔居民復工復產。」

「居委會要是甚麼都能幹,還要上面那些拿高薪的幹嘛呀,都裁了吧,正好財政缺錢。」

擁有284萬粉絲的幽默博主「冬亞」表示,「看起來是知道居委會可能會如何了,所以又強調了一次。但是你強調這事得有配套啊,也就是居委會完全放開了,如果哪裏放開後出現陽性了,你上級不會因此對居委會、社區、街道進行追責處理啊,不然,這不是逼著無所適從麼。」

5月31日,網易上刊登了原新華社記者顧萬明的文章,披露了5月29日新聞發布會上有關領導正式否定了「封城」的說法。有關領導表示,「上海從未宣布過『封城』,因此也不存在『解封』,不能使用『解封』的提法。上海全域靜態管理是按下暫停鍵,但期間城市核心功能始終保持運行。」

網易一度刊發了原新華社記者的文章,披露上海市政府推卸居委會,不提封城與解封。記者發稿前幾個小時,文章被刪除。(網頁截圖)
網易一度刊發了原新華社記者的文章,披露上海市政府推卸居委會,不提封城與解封。記者發稿前幾個小時,文章被刪除。(網頁截圖)

文章說,有關部門負責人還稱,1,居委是城鎮居民自治組織,居委的行為是居民自管自治的結果,不是政府指令;2,正式的規則和條令,以市委、市政府發布的為準,居委發布的信息只代表本居委和小區自己的行動共識,政府不對其合法性負責;3,未來居委再提到「上級有關部門要求」,除了有正式蓋章文件的,原則上都是口諭,政府不承認。

不過目前各官媒在網上的直播中沒有這部份內容。

大陸的室內設計師劉先生在網上表示,「上海居委會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居民出入。萬萬沒想到上海解封是這樣一條通知,就算是收場了?原來居委會拿不出上級蓋章正式文件的,都是沒有政府授權私自決定。雖然過了兩個月了才反應過來,以後萬一哪被封不讓出入了,這條也可以用上吧,幹甚麼先拿出上級蓋章的正式文件,不知道管不管用。」

誰的鍋?小區居民出入需72小時核酸證明

5月31日疫情新聞會上,民政局官員在詳細解答居民出入小區時,只提到佩戴口罩配合測溫,掃碼亮碼,沒有提及小區居民出入需72小時核酸檢測證明。上海市政府的官微「上海發布」上公布的要求中,也未提及72小時核酸檢測證明。

不過上海網民在微博上晒出的各種通知顯示,通知上明確寫有進出小區提供出入證外,還要72小時核酸檢測證明。

上海發布通知中也沒有提及本社區居民出入小區需要72小時核酸檢測。(網絡截圖)
上海發布通知中也沒有提及本社區居民出入小區需要72小時核酸檢測。(網絡截圖)

海悅居委會對常態化管理的告知書,小區居民出入需要72小時核酸檢測證明。(網絡圖片)
海悅居委會對常態化管理的告知書,小區居民出入需要72小時核酸檢測證明。(網絡圖片)

有網民表示:「沒有72小時核酸不能回家哦,誰的鍋誰心裏有數。」

也有民眾質問:「不知道這算不算層層加碼,說好的明天可以自由出入小區了,小區晚上發了出入通行證,說為了防止外人進入。」

還有居民嘲諷道:「不知道以為是進商場。」

還有網民表示,「你以為的歲月如常,不過是他們的暗渡陳倉。」

大學退休教師:我從來不信他們的數據

對於上海封城、解封過程,微博上不少人都認為開始得沒道理,結束得像兒戲。署名「關洪導演」的微博帳號總結說,「始於愚戲(4月1日是愚人節),止於兒戲(6月1日是兒童節)。」

網民評論上海封城與解封如同兒戲。(網絡圖片)
網民評論上海封城與解封如同兒戲。(網絡圖片)

上述評論引起網民共鳴被轉發,有網民表示,「一場荒謬的大戲結束了,沒有任何人/組織出來解釋,沒有任何人/組織向那些被侮辱的、被損害的、逝去的生命道歉,也沒有人/組織為此負責。我想我失落的不是它結束了,而是它又像歷史上無數次荒謬的事情一樣,莫名其妙地開始,又莫名其妙地結束,那些隱忍的憤怒,最終化作沉默,化作不被認可的『非正式/非正確記憶』,化作404。」

網民評論搞笑的上海封城與解封。(網絡截圖)
網民評論搞笑的上海封城與解封。(網絡截圖)

上海大學退休教師顧國平31日向大紀元介紹,上海並沒有宣布「解封」,是因為他們開始就沒有承認封城,所以也不宣布解封。「這樣他們把責任推到基層去了,他們讓居委會自行決定,但居委會也是聽上面領導的指示,他們自己不敢主張。」

「他們這樣操作有一個好處,都不是政府幹的,是居委會。然後他們又說居委會是居民選舉的,我們又沒有決定。」

顧國平強調,「我們又沒有選過居委會,居委會是他們政府內定的。他們做的事情都是桌子底下的事情、暗箱操作,不能擺在陽光底下。」

根據官方最新公布的數據,截止5月30日0—24時,新增確診病例9例和無症狀感染者22例。

顧國平表示,「他們給我們測核酸都不是公開的,他們自己掌握,他們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結果都在他們手裏,所以我不信他們掌握的數字。他們根據需要來清零,造假都搞定了。」

他強調,「我們老百姓沒有知情權、話語權,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修改數據,造假是他們一貫的做法,我從來不看他們數據,我也不信任他們的數據。」

顧國平所在閔行區七寶鎮的小區,截止31日他也沒能出小區,發的臨時出入證出去買一次菜就收走了,而最近都是隔天做一次核酸檢測,小區並沒有正式通知6月1日是否可以出小區。#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