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歐洲國家對安全的擔憂,芬蘭已決定加入北約,瑞典預計將很快跟進;以「中立」著稱的瑞士也尋求和北約國家聯合軍演;奧地利、愛爾蘭和馬爾他等國則紛紛對「中立」做出新的詮釋。

幾個月前加入北約還是一個遙遠的前景,但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促使芬蘭和瑞典重新考慮他們的安全需求,他們打算結束不結盟政策,在北約中尋求安全保障。

芬蘭總統周日(5月15日)宣布,芬蘭已做出決定,將申請加入北約。而瑞典執政黨也在周日開會決定支持瑞典加入北約,預計瑞典很快會提出申請。

美聯社說,隨著這兩個北歐國家著手準備申請加入北約,歐洲的「中立」或軍事不結盟國家的名單似乎開始縮小。

與這兩個北歐國家一樣,許多歐洲國家為了尋求政治和經濟一體性而加入歐盟,但卻一直不願在俄羅斯與北約軍事對壘上選邊站。但俄侵烏引發的安全擔憂,改變了芬蘭和瑞典的考慮,兩國長期以來一直支持不進行軍事結盟。與此同時,俄烏戰也促使其它傳統上的「中立」國重新思考「中立」這個詞對他們的真正含義。

「顯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經改變了很多人的想法。這被視為對我們西方民主價值觀的攻擊。」 路透社援引調研機構索托莫研(Sotomo)的米高‧赫爾曼(Michael Hermann)的話說。

以下是一些已將「中立」寫入其法律或普遍認為自己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和俄羅斯攤牌中保持中立的歐洲國家,其中奧地利、愛爾蘭和馬爾他是尚未加入北約的歐盟成員國,而瑞士則既沒有加入歐盟也沒有加入北約。

瑞士

瑞士是歐洲最著名的中立國,已將「中立」寫入其憲法,瑞士選民幾十年前就決定遠離歐盟。但最近幾周,在支持歐盟對俄羅斯實施制裁後,瑞士政府一直在努力解釋其「中立」概念——如今,當地媒體幾乎每天都在分析瑞士的中立性。

瑞士總統伊格納齊奧‧卡西斯(Ignazio Cassis)表示,中立不是一個「教條」,如果不以制裁回應,那可能就會有利於侵略者。

瑞士自1815年在維也納會議上採取中立立場以後,就沒有參與過國際戰爭。而俄烏衝突在瑞士重新引發了關於「中立」的辯論,焦點是政府決定對俄羅斯實施制裁,但不允許將瑞士製造的彈藥再出口到烏克蘭。路透社說,瑞士的中立地位即將面臨數十年來最大考驗,為了回應俄侵烏,瑞士國防部傾向於向西方軍事強國更加靠攏。

瑞士國防部安全政策負責人帕爾維‧普利(Paelvi Pulli)告訴路透社,國防部正在起草一份關於安全選項的報告,其中包括與北約國家的聯合軍事演習和「回填」彈藥。

「不安的是,瑞士不能在幫助烏克蘭方面做出更多貢獻。」普利說。不過,她也表示,瑞士向其它國家供應彈藥以替代其它國家運往烏克蘭的彈藥——是另一項潛在措施,這是迄今為止政府政策的轉變,儘管還不太可能直接向烏克蘭提供武器。

普利說:「最終,對『中立』詮釋的方式可能會發生變化。」

普利說,「中立」使瑞士在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中都沒有參與。「中立」本身不是一個目標,而是為了加強瑞士的安全。

她說,國防部起草的其它安全選項包括瑞士和北約指揮官和政治家之間舉行高層和定期會議。

路透社說,瑞士走得與北約如此之近,這將標誌著該國偏離了不選邊站的傳統。

據瑞士媒體報道,在本周的華盛頓之行中,瑞士國防部長維奧拉‧阿默德(Viola Amherd)表示,瑞士應該與美國領導的軍事聯盟進行更緊密的合作,但不會加入該聯盟。

 圖為瑞士國防部長維奧拉‧阿默德於2019年1月18日在奧地利維也納舉行的安全政策會議上發表講話。(HANS PUNZ/APA/AFP)
圖為瑞士國防部長維奧拉‧阿默德於2019年1月18日在奧地利維也納舉行的安全政策會議上發表講話。(HANS PUNZ/APA/AFP)

普利說,瑞士加入北約的想法已被討論過了,國防部的報告不太可能建議瑞士採取這一步驟。

該報告將於9月底完成,屆時將提交瑞士內閣審議。報告將被提交給議會討論,並作為可能決定瑞士安全政策未來方向的基礎。

列入《憲法》的「中立」原則允許瑞士擁有自衛權。

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56%的受訪者支持瑞士加強與北約的關係,遠高於近年來 37% 的平均水平。

執政聯盟中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ic Party)領袖蒂埃里‧伯卡特(Thierry Burkart)描述了人們對中立的看法發生了「劇烈轉變」。 他告訴路透社,中立「必須具有靈活性」。

「在烏克蘭(戰爭)之前,有些人認為歐洲永遠不會發生另一場常規戰爭。」他說,有些人主張解散軍隊,「烏克蘭衝突表明我們不能自滿。」

伯卡特說,他支持增加軍費開支並與北約建立更密切的關係,但不支持成為正式成員。

然而,極右翼瑞士人民黨(SVP)的彼得‧凱勒(eter Keller)則告訴路透社,與北約建立更密切的關係與中立是不相容的。

但國防部不同意凱勒的看法。Tagesanzeiger報道說,在訪問華盛頓期間,國防部長阿默德表示,中立法的框架「使我們能夠與北約以及我們的歐洲夥伴更緊密地合作」。

奧地利

奧地利的中立是其現代民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奧地利1955年宣布自己在軍事上保持中立,作為同盟國軍隊離開奧地利的條件,並以此重新獲得獨立。

自俄侵烏以來,奧地利總理卡爾‧內哈默(Karl Nehammer)在奧地利的「中立」立場上取得了良好的平衡。他堅持認為,該國沒有計劃改變其安全地位,同時宣布軍事中立不一定意味著道義上的中立,奧地利強烈譴責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動。

愛爾蘭

長期以來,愛爾蘭的中立性一直有點處於灰色地帶。總理米歇爾‧馬丁(Micheal Martin)今年早些時候將該國的立場總結為「我們不是政治中立,但我們是軍事中立」。

烏克蘭的戰爭重新在愛爾蘭引發了關於中立意味著甚麼的辯論。愛爾蘭對俄羅斯進行了制裁,並向烏克蘭提供了非致命性的援助,以回應入侵。

愛爾蘭一直在參與歐盟的戰鬥小組——這是歐盟協調其軍隊的努力的一部份。

馬爾他

馬爾他《憲法》規定,這個地中海小島官方保持中立,堅持「不結盟和拒絕參加任何軍事聯盟」的政策。外交部委託在俄羅斯入侵前兩周發布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絕大多數受訪者支持中立——只有6%的人反對。

《馬爾他時報》(Times of Malta)周三(5月11日)報道稱,愛爾蘭總統米高‧希金斯(Michael Higgins)在進行國事訪問期間強調了「積極」中立的理念,並與馬爾他總統喬治‧維拉(George Vella)一道譴責烏克蘭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