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月,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邊境集結時,芬蘭總理桑娜馬林(Sanna Marin)還堅持認為,她的國家在她任期內很可能不會加入北約。僅3個月後,芬蘭政府和民意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4月2日,馬林告訴芬蘭人,芬蘭將不得不在今年春天作出決定。她說,俄羅斯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個鄰居。

與東歐大多數國家不同,芬蘭在冷戰期間保持了獨立、民主和不結盟政策。冷戰期間,芬蘭和其鄰國瑞典一直是著名的不結盟國家,甚至在作出任何重要決定之前都要與蘇聯協商。 「北約」這個詞在他們的字典中是一個敏感的詞彙,這種因屈服於蘇聯壓力而扭曲了的芬蘭國內政治,被稱為「芬蘭化」。

蘇聯解體後,芬蘭和瑞典一起加入了歐盟,使其與其它歐洲國家的關係更加緊密。在2014年俄羅斯首次入侵烏克蘭後,兩國加強了與北約的合作。

俄羅斯反對芬蘭加入北約的主要原因是,該國與俄羅斯有1,340公里的共同邊界,如果芬蘭加入北約將使一個強大的軍事集團來到俄羅斯的家門口。加入北約不僅意味著俄羅斯和芬蘭之間的任何衝突都會變成俄羅斯和所有北約盟國之間的衝突,而且芬蘭本身也不好惹,該國要求所有成年男性都要接受軍事訓練,其武裝部隊不可小覷。

2015年的一項蓋洛普(Gallup)民意調查顯示,芬蘭人比歐洲其它地方的人更願意為他們的國家戰鬥。74%的芬蘭人說他們願意用武器保衛自己的國家。而瑞典人也致力於國家的安全,近些年的統計數據顯示,瑞典可用於兵役的人數超過300萬,要知道瑞典的總人口也不過980萬人。

去年底,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瑪麗亞扎哈羅娃(Maria Zakharova)警告說,如果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將產生嚴重的政治和軍事後果。

之後,芬蘭總理馬林在她的新年致辭中指出,「我們保留了申請加入北約的選擇,這意味著更多。我們應該維護這種選擇的自由,並確保它繼續成為現實,因為這是每一個國家決定自己安全政策的權利。」

瑞典首相瑪格達萊娜安德松(Magdalena Andersson)說,「我想說得非常清楚:是瑞典自己獨立決定我們的安全政策路線。」

在此之前,芬蘭和瑞典是尚未加入北約的6個歐盟國家中的兩個,這兩個國家對加入北約一直保持著距離。這一切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芬蘭不僅是政治領導人在討論這種可能性,公眾輿論也開始轉向傾向於加入北約。3月中旬,一項調查顯示,芬蘭62%的成年人希望該國加入北約。

去年由芬蘭國防部進行的芬蘭人對國家安全態度的年度調查顯示,24%的芬蘭人支持加入北約,而2020年的調查顯示20%的人支持加入北約。事實上,近年來,調查一直在20%左右徘徊。同時,瑞典2021年的相應調查顯示,46%的瑞典人希望加入北約,比3年前的43%有所增加。

最近芬蘭廣播公司YLE委託進行的一項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53%的人贊成芬蘭加入北約,只有28%的人反對,第一次有超過半數的芬蘭人支持加入西方軍事聯盟。在其鄰國瑞典,一項類似的民調顯示,支持加入北約的人數超過了反對者。

北約正在向芬蘭和瑞典敞開大門。在4月初的一次北約外長會議上,芬蘭和瑞典外長出席了會議。外長們認為,普京的入侵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重振和統一北約聯盟的作用,這與普京在戰爭開始前的願望完全相反。俄羅斯總統曾要求北約停止東擴和接納新成員,指責北約威脅到俄羅斯的安全。然而,這並沒有阻止北約增加對烏克蘭的支持,並準備歡迎新成員。

4月8日,芬蘭總理馬林說,芬蘭議會將在未來幾周內討論加入北約的可能性,並補充說,希望這些討論將在仲夏之前結束。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瑞典和芬蘭如果決定提出申請,可以很容易地加入這個聯盟。他表示,北約與這兩個國家已經合作了很多年。在互操作性以及對武裝部隊的民主控制方面,他們符合北約的標準。

芬蘭和瑞典的加入,將是對北約的淨貢獻,因為它們會帶來先進戰鬥機。芬蘭已經在使用波音F/A-18戰鬥機,並已訂購64架洛歇馬丁公司的F-35戰鬥機。而瑞典是世界上少有的能夠獨立開發高性能戰鬥機的國家之一,其JAS 39鷹獅戰鬥機在第四代戰鬥機中佔有一席之地。瑞典空軍擁有150多架鷹獅戰鬥機。

加入北約沒有固定的標準,但候選人必須滿足某些政治和其它考慮。許多觀察家認為,芬蘭和瑞典將有資格通過快速通道加入北約,而無需進行漫長的談判,有可能在幾個月內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