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有一位自稱來自火星的男孩子,名叫波力斯卡(Boriska Kipriyanovich)。他生於1996年,母親是一位醫生。據他的父母表示,「火星男孩」自幼聰穎,出生後幾個月已經懂得說話。半一歲時的他能閱讀、繪畫。幼稚園的教師說他有異於常人的記憶力和語言寫作能力。「火星男孩」的家長也表示,從沒有教過他天文學,但他卻對太空有莫大興趣,直至有一天他說:「我來自火星」。

「火星男孩」自稱,他是被火星族送來地球拯救人類,避免一場核子浩劫。原來火星人在億萬年前,正正發生了一場核子戰爭,導致差不多火星人死亡。他們不希望地球人重蹈覆轍,歷劫餘生的火星遺族就會被派去不同星球作出警告。在地球轉生的不只有他本人,還有不少顯示天才能力的「深藍兒童」。

這樣荒誕不經的「身世自述」當然引來冷嘲熱諷,但「火星男孩」的預言卻不能忽視。他說,火星人與古埃及文明有重大關係,而金字塔前面的人面獅身像的耳朵藏有足以改變人類文明的重要訊息。近年考古學家在人面獅身像耳朵下面發現密室,似乎證實他的預言。他也預測俄羅斯在2012年會出現大水災,結果俄國南部在2012年7月初真的出現嚴重水災,導致一百多人死亡。很可惜,當「火星男孩」成長後,不少科學家以他作為研究對像時,他全家人突然人間蒸發。據說,他和父母被送到俄羅斯偏遠地區,接受政府的「保護」。在他眾多預言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地球在2022年會出現一場大危機。這預言是否成真,很快便有答案。

懷疑論者或者會認為「火星男孩」是騙子,但很奇怪,「火星男孩」不是單獨現象,古代中國也有類似記載。

晉朝時,歷史學家干寶(公元二八六—三三六年)輯錄的《搜神記》中,有以下一段記事:「吳以草創之國,信不堅固,邊屯守將,皆質其妻子,名曰『保質』。童子少年以類相與娛遊者,日有十數。孫休永安二年三月,有一異兒,長四尺餘,年可六七歲,衣青衣,忽來從群兒戲。諸兒莫之識也,皆問曰:『爾誰家小兒,今日忽來?』答曰:『見爾群戲樂,故來耳!』詳而視之,眼有光芒,爚爚外射。諸兒畏之,重問其故。兒乃答曰:『爾恐我乎?我非人也,乃熒惑星也,將有以告爾:三公歸於司馬。』諸兒大驚,或走告大人,大人馳往觀之。兒曰:『捨爾去乎!』聳身而躍,即以化矣。仰而視之,若曳一匹練以登天。大人來者,猶及見焉。飄飄漸高,有頃而沒。時吳政峻急,莫敢宣也。後四年而蜀亡,六年而魏廢,二十一年而吳平,是歸於司馬也。」

文中的「熒惑星」是古時對火星的稱號。用現代白話文翻譯這段文字:「(三國時)吳國因為是建立的國家,朝廷對人的信任還不堅固,戍邊屯田的將領,都要將自己的妻子作為人質留在京城,名叫『保質』。這些兒童少年,因同是做人質而走在一起耍樂遊玩,每日有十多個人。吳景帝孫休永安二年三月,有個奇異的小孩,身高四尺多,年約六七歲,穿著青色的衣服,忽然走來跟著這群小孩遊玩。各個孩子沒有一個認識他,都問他說:『你是誰家的小孩,今天忽然到這裏?』他回答說:『我看見你們成群結隊地嬉戲耍樂,所以就來了。』眾孩子聚集打量他,見他的眼睛有光芒,光彩耀目而外射。各個孩子都害怕他,再次問他來這兒的緣故。那孩子就回答說:『你們害怕我嗎?我不是人,而是火星(即:熒惑)。我有件事要告訴你們:魏蜀吳三國的最高權力將歸於司馬氏。』各孩子大吃一驚,有的跑去告訴大人,大人趕往看那小孩。小孩說:『我捨棄你們走了。』便縱身一跳,立即不見了。他們仰頭望他,看見他好像拖著一匹白絹升上了天空。來到的大人,尚且趕得及看見這情景。白絹飄飄蕩蕩地越飄越高,一會兒就不見了。當時吳國的法政管治十分嚴厲,沒有人敢宣揚此事。其後過了四年,蜀國滅亡;過了六年,魏國被廢黜;過了二十一年,吳國遭平定,政權果然是歸於司馬氏。」

同樣是「火星男孩」,同樣是實現了的預言。火星是不是有高等文明?或許不遠的將來,當人類登陸火星,答案便會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