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億萬富翁、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近日提出以430億美元收購社交媒體平台推特後,西方傾向左翼的主流媒體紛紛對馬斯克發起了攻擊。

《華盛頓郵報》在美東時間4月17日發表了一篇編輯部評論文章,題為「讓我們祈禱埃隆·馬斯克不要成功收購推特吧」。

文章稱,「希望他不會成功」,但「即使馬斯克競標失敗,他也可能因此變得更加富有」。

對於馬斯克對此次收購的總體態度,文章聲稱,「這是他獲得關注的一個機會,即使他最終沒有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對推特未來的構想本身就值得謹慎。」

文章寫道,馬斯克承諾要讓推特成為「全球言論自由的平台」,「這一願景與現已離任的首席執行官傑克·多西(Jack Dorsey)在其任期內一直倡導的願景大致相同,尤其是在該平台的早期」。

「不惜一切代價保護言論,讓推特不受機器人和垃圾郵件的影響,就像馬斯克所說的那樣,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文章最後寫道:「關於對推特的雄心,馬斯克說過的最鼓舞人心的一句話是:我不確定我是否真的能獲得它。」

此前,《華盛頓郵報》在4月8日就曾刊文稱,馬斯克的「『言論自由』願景將對推特不利」。

當時,推特公司宣布將馬斯克提名為董事會成員,馬斯克表示要對推特進行重大改進。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稱,讓馬斯克擔任推特董事會成員「如此重要的角色是非常令人不安的——甚至是一記耳光」;考慮到馬斯克的新影響力,「他自己利用這個平台的方式預示著這個平台的未來不妙」。

文章還聲稱,推特在多西的領導下,「在消除仇恨和騷擾方面取得了長足的進步」,認為禁止美國前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的帳戶是正確的做法,並稱「讓馬斯克進入董事會似乎是一大倒退」。

文章還稱,對特斯拉涉及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的指控司空見慣。

西方主流媒體群起而攻之

除《華盛頓郵報》外,《紐約時報》也在4月15日發表題為「如果馬斯克買下Twitter,世界會怎樣?」的文章。

文章在開頭便將推特描述為「一個在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工具」,將馬斯克稱為「一個善變的億萬富翁」,並指他在買下推特後「可以為所欲為地使用它」。

文章稱,亞馬遜公司創始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收購《華盛頓郵報》和全球媒體大亨魯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新聞媒體帝國或許很接近馬斯克對推特的收購。但馬斯克的目的「是按照自己的想像對它重新塑造」。

「馬斯克的偏好是以他使用Twitter的方式運作Twitter:沒有任何限制。」文章稱,「他的設想中,一個社交網絡被他轉變為一個言論表達不受理論限制的典範。這基本上就是前總統特朗普對其應用程序Truth Social的宣傳。」

文章認為,推特若被馬斯克收購,前景將很黯淡。

文章最後稱,如果馬斯克實現了他想要的怎麼辦?文章將馬斯克比作電影《公民凱恩》裡的主人公凱恩:「這裡有一個簡化版:凱恩實現了他最瘋狂的夢想,然後他很痛苦。」

MSNBC也稱馬斯克擁有推特「將是一場災難」。MSNBC在4月15日發文稱:「馬斯克似乎對自己改善推特的能力非常自信,甚至傲慢,這是他的一貫作風。」

文章稱,馬斯克的公司特斯拉遭遇了一波種族歧視指控。而長期以來,推特一直在處理其社交媒體平台上的反黑人騷擾和虐待問題。在馬斯克的統治下,「推特可能會變得更不適合像他這樣的白人以外的人」。

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在同一天的晨間節目中討論了「如果馬斯克收購了推特,言論自由將會怎樣」的問題。

此期節目的嘉賓——紐約聖約翰大學的法學教授凱特·克洛尼克(Kate Klonick)稱,解鎖推特,並允許在該平台上發表所有合法言論的概念「真的很複雜」。

主持人萊拉·費德爾(Leila Fadel)問道:「推特曾因有爭議或仇恨言論而暫時或永久屏蔽用戶,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川普。馬斯克若擁有一個平台,會不會再次為那些被撤下並視為危險的言論敞開大門?」

克洛尼克對此回答稱:「如果他能做到這一點,就有可能做到這一」點。

她還稱,這些平台的管理是非常非常複雜的,馬斯克很天真的以為他只要揮一揮魔杖就能把推特變成他想要的平台。

英國《衛報》在4月12日的評論文章中將馬斯克對互聯網的願景稱為「是危險的無稽之談」、「是危險的垃圾」,並稱馬斯克倡導言論自由,但實際上是權力問題。

MSNBC:控制人們的想法是我們的工作

近日,MSNBC在2017年播出的一段簡短片段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平台上熱傳,或許道出了這些媒體真正恐慌的原因。

早在2017年2月,MSNBC的《早安,喬》(Morning Joe)節目主持人喬·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提到了川普如何總是能夠用他典型的言辭激起左翼和媒體的反應。

另一名主持人米卡·布熱津斯基(Mika Brzezinski)這時跳了進來。她聲稱,川普頻繁抨擊主流媒體是「危險的」。她在抱怨川普時大聲地說出了下面這段話:

「這裡的危險之處在於,他試圖破壞媒體,試圖編造自己的事實。在失業和經濟狀況惡化的情況下,他可能會在很大程度上破壞信息傳遞,以至於他實際上可以完全控制人們的想法,而這是我們的工作。」

今年4月15日,布熱津斯基在接受《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專欄作家蕾妮特·洛佩茲(Linette Lopez)的採訪時稱,馬斯克接管推特將開創一個「非常危險的先例」。

分析:馬斯克收購推特的動機

美國民權律師、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詹姆斯·布雷斯洛(James Breslo)4月11日在英文大紀元網站發表評論文章,分析了馬斯克收購推特的動機。布雷斯洛認為,馬斯克購買推特股票的原因是他對言論自由的支持,以及他對「覺醒取消」文化的反對。覺醒主義是現代極左思潮之一。

文章表示,到目前為止,推特在安撫左翼分子方面已經與其它硅谷公司保持一致。最惡名昭著的事例是由於政治立場,推特關閉了川普的帳戶,卻沒有同時禁止伊朗的阿亞圖拉(Ayatollah)或俄羅斯普京的帳戶。它還審查了批評中共的推文,刪除了質疑政府疫情政策的推文,以及可能損害喬·拜登(Joe Biden)競選活動的信息。

「所有這些都是硅谷公司的典型做法。」文章說,谷歌的YouTube和Facebook/Instagram也進行了類似的審查。但事實上,這些商業、工業大亨並不是真的認為大政府、社會主義、審查制度和覺醒主義是美國前進的最佳道路。

文中表示,他們支持這些左翼人士的活動有三種可能性:為了保護自己的財富;左派需要審查制度的存在;他們龐大的硅谷員工隊伍主要由千禧一代組成,這一代人深受左翼教育。

「馬斯克通過接管推特來限制審查制度和促進言論自由的努力將受到其他科技巨頭的密切關注。」文章說,「如果他能夠生存下來並實現他的目標,這可能會鼓勵他們改變路線。左翼意識到了這一點,並加強了對馬斯克的攻擊。這場戰爭在好轉之前可能會變得更糟。」

馬斯克希望對推特進行重大改革

推特董事會4月15日一致通過俗稱「毒丸防禦」的股東權利計劃,以阻止馬斯克收購該公司。這種策略使得馬斯克在推特的持股比例難以超過15%。

馬斯克日前主動提出以430億美元收購推特。此前,他說自己已悄悄成為該公司最大股東,並擁有該公司9.2%的股份。推特原本計劃邀請馬斯克加入董事會,但馬斯克之後表示不會成為董事會成員。

過去兩周,馬斯克通過提交給監管機構的文件、發推文以及最近在TED大會上的一次採訪,表明了自己對推特的看法,以及如果他成功收購推特後,他會做些什麼。

馬斯克希望在推特上軟化對內容審核的立場。他自稱是「言論自由絕對主義者」,他在4月14日的TED上接受採訪時說,推特是「事實上的城鎮廣場」,「為言論自由提供一個包容的舞台非常重要」。

他說:「推特在決定是否刪除推文或永久禁止用戶時應該更加謹慎。」他補充說,暫停更好。他還說,推特還應該遵守其提供服務的國家的法律。他說:「當推特確實做出改變,擴大或減少一條推文的影響範圍時,它應該讓用戶了解發生了什麼。」

此外,馬斯克還希望為推特創建編輯功能;希望將推特轉型為一家私有公司;讓推特的算法開源,並把代碼放在GitHub上;減少對廣告的依賴,將推特轉向更依賴訂閱的商業模式;阻止垃圾郵件和詐騙機器人,以及允許發送長篇的推文。@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