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以來,深圳與上海兩座中國一線城市,先後因疫封城。上海企業人士說,封城造成的損失是災難性的;在深圳擁有業務的企業老闆說,封鎖政策影響供應鏈物流,導致出貨延宕,生產成本飆升,企業外移、破產情況嚴重。

台灣財經專家黃世聰分析,「如果大陸疫情持續擴散,導致接下來封城的地方越來越多,甚至封城時間越來越長,對今年中國經濟造成衝擊。」

他表示,從中共官媒暗示未來有減息降準可能,說明官方對於今年能否達成經濟增長率5.5%的目標感到悲觀。

上海全市封城 經濟損失慘重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上海市生產總值(GDP)連續多年在中國排名第一。以分區來看,GDP最靠前的浦東新區,2021年生產總值約1.5億元(人民幣,以下同)。上海在此輪疫情中淪為重災區,據官方數據顯示,3月30日全市染疫人數5,653中,四成來自浦東新區,許多小區封控已經超過兩周。

上海某企業人士陳東(化名)表示,「我們小區封了七八天,有的小區封了半個月,現在4月1號還要封,全部不上班,商店也封掉,超市也封掉,菜市場也封掉,全都封了。」

陳東住在閔行區,對全市疫情蔓延感到憂心,原訂4月1日解封的浦東,還是解不了,「肯定是解不了的,還跟我們(浦西)一起封,它(官方)說的話,不算數的呀!」上海市政府30日晚,宣布「上海全域靜態管理」,4月5日能否解封,恐怕還是未知數。

位於浦東新區、被中共設定為「國家級戰略經濟帶」的陸家嘴金融經貿區,是眾多跨國銀行東亞總部的所在地,一周以來已經完全「靜止」,附近多個居民區,包括嶗山新村、濰坊新村,正在爆發嚴重疫情。

沿黃浦江岸兩側的廣播電視塔、南京路商業街各旅遊景點,早已人去樓空。陳東說,「上海公交、地鐵全停了,都不上班,都停擺了。」「浦東、浦西全部都關掉,至少損失幾百個億,這個損失是災難性、巨大的!」

若以上海2021年GDP總額43,214.85億推算,封城一天損失118.34億,封城一周,損失將達到830億元。

黃世聰說,「上海是中國非常重要的經濟大動脈,整個中國金融中心就在上海,也是長江沿岸貨物出口重鎮,一旦封城,上海港進出受到影響,整個中國產業的物流,都會受到影響。」

儘管官方宣稱,將力保上海洋山深水港和外高橋港區工作不受影響,但據財新網報道,由於港區大幅收緊核酸檢測要求,司機擔心遭到強制隔離而拒開上海,進港司機越來越少,航運企業表示,「實際操作上已是半癱瘓狀態」,部份貨輪已選擇轉往寧波,目前上海和寧波港外停泊的貨船,數日內已從120艘急增至168艘。

上海洋山深水港。資料照。(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上海洋山深水港。資料照。(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深圳疫情衝擊科技產業 遲未恢復

中國第四大城市深圳,3月14日至20日也經歷封城一周,解封之後,最近兩天,包括羅湖區蓮塘街道、龍華區龍華街道、福田區沙頭街道部份地區,因出現病例再納入封控範圍。

在深圳持有業務的中國南方某合資企業老闆李珩(化名)告訴大紀元,疫情的封鎖措施對科技產業影響巨大,「大多數的晶片生產和製造在深圳,由於深圳長期的封鎖,導致與晶片相關的電子高科技產品生產、組裝受到影響,遲遲無法按照正常的生產周期進行。」

他舉例,該公司近期有一批電子產品要出口到某國,但是因為晶片缺貨,原訂1個月之內就可以組裝完成,現在必須等到6個月才能出貨,尤其近期受到香港疫情影響,「物流經常出現問題,有些晶片必須從香港運過來的,才能進行組裝,現在交期被迫延宕。」

除了電子產業,深圳同時也是傳統製造業、消費性產品等綜合性產業的組裝生產基地,李珩說,封鎖措施,「直接影響全球貨物的交付時間,受到匯率波動以及生產周期的延長,導致企業成本飆升。」

他表示,受到波擊的關鍵節點是「物流」,「疫情對深圳工廠上下渠道的貨物交付造成巨大困難,甚至包括食品供應,以及從香港進入到大陸組裝、分配的產品,都嚴重受到物流的影響。」

李珩說,武漢爆發疫情迄今兩年,深圳製造業至少五萬家企業出走,包括之前的環保政策也趕走一批企業,「現在對深圳企業來說,最大不可控的風險就是封鎖政策。封鎖一個月,工人的基本工資、福利得照發,還要安排吃住,一個50人的中小型企業,就得付出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人民幣,這個代價是非常大的。」

「破產的企業現在是越來越多了,我周圍很多朋友都在搖頭說:在深圳都不想幹了,想回老家幹。」他說。

清零風暴多地蔓延 恐致民不聊生

中共國資委辦公室3月28日發布一項「中高風險地區部份商戶可減免半年租金」的措施。

「這是針對借用國家房子的商舖,可以給你減免半年租金,但是馬路邊上一些租用普通老百姓房子的鋪面,那是一分錢都不會減的。」陳東說,封城造成的損失,政府是不會理的,看到媒體報道一些送菜、或是對老人的扶助,「影片上看到很多都擺拍的」。

在嚴厲封控政策下,上海中低端人口生活陷困境。(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嚴厲封控政策下,上海中低端人口生活陷困境。(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上海浦東某房屋銷售代理曾女士告訴記者,她的工作改成居家辦公,但實際上甚麼都做不了,「現在哪有甚麼生意,肯定受影響,已經搞了一個月了,下個月又開始了。」「上海現在物資太貴了,我們外地人在上海有房貸、房租、吃、生活,哪夠啊?活不了啊。」

李珩說,在深圳,一些沒有地方住宿的外地人,他們被封鎖長達一個月,沒錢付房租、沒錢買吃的,傳聞還有餓死的人,疫情封控令城市底層的民眾生活陷入困境。

除了上海、深圳,封城措施還在中國更多二、三、四線城市蔓延。一些尚未報出病例的城市,例如江蘇邳州市,市民谷先生告訴大紀元,當地已經封城,小區都不讓進出,連續2天都在做核酸檢測。山西晉城居民也透露,已經封了很久,做了7次核酸,一個病例都沒有報出來,最近才開始解封。

黃世聰表示,今年中國各地一直不斷地在封城,對中小企業造成巨大衝擊,官方出台減免措施,恐怕是杯水車薪,「官方也沒有把握一定能控制得住疫情,擔心因為疫情的關係,影響今年的經濟目標。」#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