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復工亂象頻出,比如警察出動強制復工,村鎮害怕擔責任不想放人,企業擔心群聚感染,員工缺乏防護物資,物流喊發貨難等,大陸民企和老百姓叫苦不迭。

《中國經濟周刊》2月20日報道,一家市值超過千億元的製造業老闆說,疫情的影響包括幾方面——市場需求低,開工率低;員工復工率低,物流和供應鏈受阻,無法發貨。

東莞一位原料製造行業老闆說,前一段時間的停工已經令企業出現資金「斷流」的跡象,如果3月初還不能復工,他就會關閉工廠,遣散工人。

復工政策一團亂

疫情擴散令大陸深陷兩難——中共高層要求企業復工,同時要求地方不能出現疫情;地方害怕出現疫情擔責任,不願放人和復工,尤其是疫情嚴重的地區。

近日,浙江東陽15輛復工大巴從貴州運送人員返回浙江復工,全程警車「護送」。浙江台州、河北邢台、遼寧蘇家屯等多地都出現警車出動「接工人」返工的情況。

甚至在大陸的台灣商人也被逼開工。台灣財經專家胡采蘋在臉書發文說,中共公安直接坐進台商辦公室,強迫打電話催工人返工。

但有湖南民眾透露,自己所在的村要求拿到鎮醫院健康證明才讓出村,但不出村根本無法去開證明。

浙江寧波民眾說,農村到縣市的交通中斷,即使到了車站也很難買到火車票,很多河南、安徽的農民工回不來。

湖南邵陽一名在深圳打工的人士說,現在普通人在藥店根本買不到口罩,所以也就出不去,沒辦法去深圳上班。

企業缺防疫物資 擔心群聚感染

群聚感染是令大陸企業主提心吊膽的一個問題——如果指令復工,一旦發生群聚感染,誰來負責?到時企業會面對招投標受限制,難以接到業務,甚至再次停工或徹底關門的風險。

尤其是現在防護物資極為缺乏,即使企業願意支付這筆成本,大多數中小企業仍然很難買到口罩等物資,至於核酸檢測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路透社2月18日報道,2月10日復工日之後,已經傳出廣州、重慶、北京、蘇州等多個省市出現員工返工後傳染給同事的事件,已經有上千人因此被隔離。

復工後難發貨

湖南一家大型食用油生產企業副總經理2月17日表示,當前他們復工復產遇到的最大問題是物流——公路交通中斷,公司生產的貨物無法發送到客戶手中。

即使公司願意承擔一部份額外成本,比如提高運費價格,也沒有司機願意出車,因為司機出去可能被擋在路上回不來,即使回來了,至少要被隔離14天。

疫情最嚴重的湖北省,很多經銷商沒辦法進貨,原來的存貨已經快要售罄。

湖北是養殖大省,很多養殖企業買不到飼料,被調侃「雞都只能喝水了」。

一家汽車零部件企業的負責人表示,公司產品有很大一部份是出口,但現在沒法檢疫、清關,公司人員也出不了國,復工也沒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