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布貶值近三成 俄億萬富翁喊話普京停戰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西方國家將俄羅斯踢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支付系統,同時歐盟、美、英和加拿大還宣布已凍結俄羅斯央行的資產,致使盧布暴跌,俄羅斯國內排長龍提取現金。

27日在俄羅斯國內的自動提款機(ATM)前排起長龍提取現金。人們擔心金融卡失靈或銀行限制提取現金數量。俄國聖彼得堡市民彼得(Pyotr)說:「24日以來,每個人都在ATM間來回奔走以提取現金。有些人很幸運(取到錢),有些人則沒有取到。」

此外,盧布開始暴跌,截至27日傍晚,俄羅斯的Tinkoff銀行以89盧布買入美元,以154盧布賣出,價格幾乎是三週前的兩倍。

制裁重創俄羅斯經濟,俄羅斯的兩名億萬富翁——弗里德曼(Mikhail Fridman)和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2月27日,向總統普京公開喊話,希望結束對烏克蘭的入侵。

弗里德曼是俄羅斯七大銀行寡頭之一,也是第一個公開反對普京入侵烏克蘭的寡頭。

他表示,這起衝突正在使幾個世紀以來,一直是兄弟的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個斯拉夫民族產生隔閡。

弗里德曼說,「我出生在烏克蘭西部,在那裡生活到17歲,我的父母是烏克蘭公民,住在利沃夫,那是我最喜歡的城市。」

「我對烏克蘭和俄羅斯人民有著深厚的感情,而目前正發生的衝突就是兩國的悲劇。」

同一天,俄羅斯鋁業巨頭Rusal的創辦人、Basic Element集團的創辦人德里帕斯卡也在Telegram上發帖,呼籲「儘快」開始談判,並強調「和平是非常重要的」。

上週,普京在克里姆林宮和36名俄羅斯主要商業巨頭召開會議。一名與會的億萬富翁在不願透露姓名的情況下告訴路透社,當時所有與普京會面的億萬富翁們都沉默了。

這位匿名富翁說,「商人們非常了解後果,從各種意義上講,這將是一場災難,對經濟、對與世界其他國家的關係、對政治局勢。」

《衛報》分析指,俄羅斯央行約有6,300億美元儲備,歐美發起的金融制裁將使超過一半的儲備被凍結。

SWIFT制裁被稱為「金融核彈」,這一制裁切斷了俄羅斯銀行與國際同行間的現金流通。有分析師指出,僅此一舉,就足以讓已經陷入經濟困境的俄羅斯付出其無法承受的代價。

北約前國防官員:烏軍若能堅持十天 俄軍將失敗

北約成員國愛沙尼亞的前國防部長特拉斯(Riho Terras)近日在推特上,發了長文說,普京認為整場戰爭會很容易,一切都會在一至四天內完成。但是開戰之後,完全出乎普京的預料,以俄羅斯目前的外匯儲備實力,「如果烏克蘭設法拖住俄羅斯人十天」,普京就無法維持戰事了。

《紐約郵報》引述特拉斯的分析說,「俄羅斯人對他們遇到的激烈抵抗感到震驚。」

據烏克蘭國防部28日轉發的外交部的推文顯示:4300名俄羅斯士兵傷亡、200人被俘,擊毀俄軍46架戰鬥機、26架直升機、2架無人機,摧毀俄軍坦克146輛,裝甲車706輛等。至今沒有控制一座烏克蘭城市。

特拉斯說,有報告顯示普京的「作戰計劃」中,沒有應對烏克蘭人拿起武器絕地反擊的作戰計劃,其整個入侵計劃依賴於「在平民中散播恐慌、讓武裝部隊投降,並迫使(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逃離。」

特拉斯發布了一張似乎是用俄語寫成的情報報告的圖片,上面寫著:「普京正在大怒。他事前以為戰事將是一次輕鬆的散步。」

特拉斯援引情報報告稱,俄羅斯軍方只有三、四天的火箭彈,實施新制裁後,他們將無法更換耗盡的武器。來自兩個不同情報源的報告表明「(俄軍)沒有足夠的武器」。

特拉斯說:「如果烏克蘭設法拖住俄羅斯人十天,那麼俄羅斯人將不得不進入談判,」特拉斯解釋說,這場戰爭每天要花費200億美元。「因為他們(俄羅斯)沒有錢,沒有武器,也沒有資源。」

普京要求談判 烏總統應諾 稱「不抱希望」

俄羅斯戰事推進乏力,開戰第四天就發出了談判要求。截至2月27日,烏克蘭首都基輔市長表示,市區內已無俄軍。另一方面,27日俄軍攻入烏克蘭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Kharkiv),但遭到烏克蘭奮力抵抗。烏方隨後表示已完全掌控哈爾科夫局勢,

當地時間2月27日下午,在俄烏戰事陷入膠著狀態之際,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宣布,同意在靠近邊界的白羅斯城市戈梅利,與俄羅斯展開停火談判。談判於北京時間28日下午5時左右舉行。

烏克蘭表示,這次談判「不設前提條件」。

總統澤連斯基說:「對這次談判不抱希望。」

戰事不利 普京發出核恐嚇 美回應:有能力保護自己

另一方面,戰事進行到第四天的27日,按照普京的戰前計劃,應該已經控制住烏克蘭,發表獲得勝利的時候,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普京發表的是「核恐嚇」。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浪潮。俄羅斯總統普京27日稱這些制裁「非法」,並下令讓俄羅斯的核武器等威懾力量進入高度警戒狀態。

對此,歐美相繼做出回應。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當天對CNN表示,這是普京「危險言論」的一部分。

白宮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當天對美媒ABC新聞節目「This Week」表示「這都是普京總統的一種模式,我們將抵制它。我們有能力保護自己。」

另一方面,烏克蘭外交部長德庫萊巴(Dmytro Kuleba)在基輔的簡報會上說:「我們認為(普京)這一命令是為了提高賭注,並對烏克蘭談判代表團施加額外壓力。」

此外,在普京發出核恐嚇的同一天的27日,七大工業集團(G7)召開外交部長級緊急視像會議,針對俄國侵略烏克蘭,其中白羅斯扮演幫助者的角色予以譴責,一致表示將予以制裁。

會後發表的聲明強調,除了將白羅斯列為制裁對象的同時,也警告「俄國如果不停止戰爭,會更進一步的制裁措施」。

西方制裁俄羅斯 中共角色尷尬 德媒:不能漏了中共

2月26號,歐美一致決定將俄羅斯主要銀行從SWIFT國際支付系統中剔除。與此同時,中共一直對俄烏戰爭不明確表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拒絕譴責俄羅斯,甚至拒絕將俄羅斯的軍事行動稱爲「入侵」。

因此,德語傳媒報導說,西方在制裁俄羅斯時,不能忘了制裁中共。

德國《商報》發表題爲《專制軸心保持一致》的評論文章說,北京的模糊表態,事實上給了俄羅斯更大的戰略迴旋空間。

歐美對俄羅斯的發起大規模經濟制裁之下,此前一直加強與俄羅斯合作的中共,其角色顯得更加尷尬。

台灣經濟學家、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邱俊榮27日告訴大紀元,隨著中美關係緊張對立,中國在貿易、投資方面相當依賴歐洲國家;日前因為中國人權問題,《中歐全面投資協定》遭到擱置,想要恢復談判,都還遙遙無期。在俄烏局勢下,中國(中共)也擔心一旦得罪了歐洲,中歐投資和貿易會進一步受到傷害。

邱俊榮說:「中國(中共)現在其實是有點騎虎難下,到底俄國侵略的行徑要不要加入制裁,還是在貿易上去援助俄羅斯,對中國(中共)來講是一個很頭痛的問題。」

據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中國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與歐盟進出口總值達8281.1億美元,中國目前是歐盟第一大貿易夥伴,歐盟為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

邱俊榮說,相較之下,中俄間的經濟規模和重要性,遠遠不如中歐貿易來的重要,「所以它現在的確是非常尷尬,要不要冒著跟歐洲鬧翻的危險,去挺俄羅斯,這的確是中國迄今不敢表態的主要原因。」

小粉紅諷刺烏克蘭 令當地中國人處境危險

俄烏戰事越演越烈,由於中共沒有提早撤僑,大約6000名中國人仍滯留在烏克蘭境內。加上中國國內的中共小粉紅發布大量反人類言論,導致烏克蘭出現反華情緒,甚至槍擊事件。

一名自稱在烏克蘭的中國人在網上發錄像,呼籲國內的人留點口德,給他們一點生存機會。

錄像:「就說很多中國人吧,他們在網上調侃說烏克蘭戰爭打的好,死的人越多越好。這樣的言論已經被烏克蘭傳媒集中翻譯報導了,現在基本上所有烏克蘭人都知道了。在基輔的那些防空洞裡面,連老頭老太太年輕人就直接上來問中國留學生,你們是不是真這樣?結果很多學生都不敢在地鐵裡面待了。」

有消息說,目前烏克蘭人非常憤怒中國人的反人類言論。中國人在烏克蘭已經成為過街老鼠,淪落到不敢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認為,中國人的輿論環境是被中共有效控制的,中共官方故意引導輿論。

旅美時事評論員邢天行:「這部分人這樣做,曝光出來,至少是中共的網管是放行的,而且它是支持這種行為和這種言行。為甚麼會這樣支持?從整個形勢來看,中共它的宣傳,它其實是支持俄羅來侵略烏克蘭。」

俄羅斯軍隊於2月24號清晨向烏克蘭發起進攻,中共25號才發布通知,準備以包機的方式分批撤僑,登記時間截止到當地時間2月27號週日晚12點。

但是之後,中共大使館又改口稱,多個機場被炸或關閉,飛行安全難以保障,撤僑行動並未真正展開。

中共駐烏克蘭使館在開戰首日,曾建議在當地的中國公民和中資企業「可在車身明顯處貼上中國國旗」,2月26號又改口說「不要隨意亮明身分及展示具有識別性的標識」。

中共使館在撤僑問題上的出爾反爾,引發大陆網友不滿。有人分析,中共可能對烏克蘭形勢誤判。

中國作家傅志彬發推文分析,中共早就知道俄國的入侵計劃,而且相信俄國人很快會占領基輔。當他們看到俄軍受阻,戰局不如預想,才慌張改變主意。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認爲,中共的行爲證明,僑民只是中共利用的一個棋子而已,他們的死活中共根本不管。烏克蘭中使館矛盾的做法,也證明中共這個政權不能信。你要跟著中共的傳媒宣傳走,很可能搭上自己的小命,最後你還不知道是怎麼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