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強勢提條件逼歐美讓步 美國書面回复全面拒絕

在俄烏危機一觸即發之際,俄羅斯總統普京只是默默地不斷提升軍事壓力,而在公開場合,對當下危機避而不談,普京在靜靜地等待美國和北約的一份書面答复。

去年12月,俄羅斯向美國和北約發出了一份有關北約與俄羅斯之間安全關係的要求清單,其要求主要集中在2點:

1 北約組織承諾不接納烏克蘭等前蘇聯成員國為北約成員
2 撤回北約在波羅的海和東歐的軍事存在等

近日,普京等待的答复有結果了。

1月2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俄羅斯的要求難以接受。

布林肯說:「我們將堅持北約的『門戶開放』的原則,這是我們必須遵守的承諾。」

布林肯談及答复的相關內容時說:「它重申了我們許多星期以來公開說過的話,從某種意義上說,是許多年來說過的話。」

同一天的早些時候,俄羅斯表示,如果美國及其盟友拒絕俄羅斯的安全要求,將採取「報復措施」。

布林肯的上述回應實際上拒絕了俄羅斯提出的要求。意味著普京的豪賭失敗,同時也可能令烏克蘭局勢進一步惡化。

布林肯還說,書面回應已經通過美國駐俄羅斯大使沙利文(John Sullivan)遞交給了莫斯科,這份回應是與烏克蘭以及歐洲盟友「充分協調」的結果,「如果俄羅斯選擇這一結論的話,這是一個嚴肅的、外交解決問題的路徑」。

布林肯表示,預計未來幾天,在莫斯科閱讀美國的書面答覆後,他將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再次會談,「討論下一步行動」。

布林肯還透露,如果局勢惡化,美國會有應對措施,他說:「如果俄羅斯選擇進一步的侵略,我們會挺身而出,為烏克蘭的安全和經濟提供更多支持」。

布林肯表示:「仍然要由俄羅斯決定如何回應(此事)。無論哪種方式,我們都準備好了。」

在布林肯的新聞會之後,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也在當晚舉行記者會,他呼籲俄羅斯應該立即緩和烏克蘭邊境的局勢,並建議,北約和俄羅斯重新在布魯塞爾和莫斯科設立各自的辦事處。

他還承諾,北約將採取一切措施保護盟友。

斯托爾滕貝格補充說,北約已向俄羅斯做出書面答复,同時北約已經提高了部隊準備程度,有5000名士兵待命。

美國和北約的答复用一種柔中帶剛的方式回絕了俄羅斯的要求。

對於普京在這場豪賭中的謀略,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曾分析說,普京是在利用美中對抗的大背景,豪賭歐美不能同時應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與中共攻台的雙重危機,迫使北約讓步,坐收漁翁之利。但是習近平當前的最大危機是平息國內反習勢力,實現二十大的連任,根本沒有當下就攻台的準備。

唐靖遠說,如果普京入侵烏克蘭,整個局勢就會倒轉過來,變成俄羅斯與歐美之間的對抗,而中共從國際壓力中得以解脫,這也是習近平期待的結果。普京這場豪賭猶如在刀口上舔血。

美副卿舍曼:若冬奧期間入侵烏克蘭 習近平會不高興

在歐美答复俄羅斯書面要求同一天的26號,美國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的一番講話,把烏克蘭危機的球再次扔回給了普京。

26日,舍曼參加雅爾塔歐洲戰略(Yalta European Strategy)視像會議時說,有跡象顯示普京可能會在冬奧會期間入侵烏克蘭,這可能會大損習近平的顏面。

舍曼:「不清楚他(普京)是否最終的決定,不過有跡象顯示他會在某種時刻採取軍事行動。或許是從現在到二月中旬之間。我們知道,北京冬奧會於2月4日舉行,普京會出席,我想普京如果在那個時刻入侵烏克蘭,習近平可能會不開心。」

不過,普京令習近平掃興已有前例,在2008年北京夏季奧運會期間,俄羅斯入侵了格魯吉亞。

有報導稱,為了防止普京再次掃興,習近平與普京曾有過溝通。彭博社引述北京一名匿名外交消息人士透露,習近平在去年12月跟普京通話時,要求普京不要在奧運會期間入侵烏克蘭。

不過,24日,中共外交部和克里姆林宮均否認了相關報導。

有關普京可能北京冬奧期間採取軍事行動的依據,舍曼暗示,美國沒有掌握確實的信息,她表示,「即使是普京周圍的人」,也不知道他會做甚麼。但是美國看到「所有跡象表明他(普京)將在某時刻使用武力」。

拜登發警告:若入侵烏克蘭 普京也將遭制裁

25號,美國總統拜登表示,如果俄羅斯指揮所有部署在烏克蘭周邊的軍隊入侵烏克蘭,這將會是二戰以來規模最大的入侵行動。而俄羅斯將遭受嚴重的經濟制裁,總統普京,也將受到制裁。

美國總統拜登:「俄羅斯軍力部署沒有改變,而現在如大家所知道的,他們在整個白羅斯邊境(部署)。我很在就像普京總統明確表示,如果他入侵烏克蘭將招來嚴重後果,包括重大的經濟制裁,如果他把所有(部署在烏克蘭周邊的)軍隊入侵(烏克蘭)這將是二戰以來規模最大的入侵行動。」

與此同時,德國總理朔爾茨和法國總統馬克龍正在柏林會晤。兩人都認為,外交手段是解決烏俄緊張局勢的途徑,但也警告,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將面臨嚴重後果。

在烏克蘭危機中,下了大賭注之後,一直保持沉默的普京的真實想法引發外界各種揣測。

紐約時報近日,引述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學者塔蒂阿娜•斯坦諾瓦亞對普京沉默的看法。

斯坦諾瓦亞多年來一直觀察研究普京,她認為普京的沉默有三種可能的解釋。

1. 去年年底,普京已經表明了強硬立場,要求西方讓步,剩下的是外交官的談判
2. 普京可能看到了達成協議的一線希望,所以不想透露任何信息
3. 普京已經決定了軍事行動方針,同時等待美方的正式回應

現在美國做出了回應,解決危機的球再次扔給了普京,他將如何抉擇備受關注。

習陣營釋放重大信號:或清算「江澤民路線」

多種跡象顯示,習近平當前最優先的大事並非攻台,依然是在今年秋天的二十大上,實現連任。為了這次連任,習近平陣營近期,通過大外宣釋放出重大信號,要清算「江澤民路線」。

總部設在北京的美國中文傳媒「多維新聞」最近接連推出「鄧小平南巡30年」系列文章。1月24號發表的「南方談話前後兩種力量的博弈」,25號發表的「江澤民的應對與抉擇」,披露1992年鄧小平南巡的內幕,以及他和江澤民的矛盾。

文章說,在「六四」之後,中共黨內主流否定改革,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在元老鄧小平、陳雲「雙頭政治」之下,又有胡耀邦、趙紫陽的前車之鑒,做任何事都看風向。

江澤民一開始偏向保守派,多次講話中將改革開放與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和平演變並列。鄧小平眼看改革開放受阻,卻難以推動。

1992年,在以楊尚昆為代表的軍方支持下,鄧小平通過南巡成功扭轉了局勢,江澤民權衡利弊,才選擇站在了鄧小平一邊。

「多維」被外界視作大外宣傳媒。知名經濟學者何清漣25號在《大紀元時報》發表文章,指出「這是第一次將江澤民置於否定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的政治對立面,並且上升到路線鬥爭高度」。「中共二十大決定習近平是否連任,中國政壇高層的血風腥雨程度未必遜於習近平接位時的十七大」。

知名法學家袁紅冰引述黨內「良心人士」的消息說,「多維」刊登這樣的文章只是一個表象,背後的實質是,目前習近平正在將鄧小平和江澤民做明確的區分。

知名法學家袁紅冰:「如何區分呢?現在整個的中共的大內宣就開始重復指出,在1992年鄧小平的南巡講話實際上是針對江澤民而發的。因為在江澤民上台之後呢,他是反對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的。通過這樣的一種歷史事實的回顧,讓黨內認識到江澤民是一個投機分子,他根本就不是鄧小平路線忠實的擁護者,他只是為了保住他的權位。」

鄧小平南巡時有一句為人熟知的講話「誰不改革誰就下台」,當時被認為是針對江澤民說的。袁紅冰教授指出,通過回顧江澤民這段政治投機的歷史,習近平方面還想向黨內傳達另外一個信息。

袁紅冰:「另外一個信息就是,由於江澤民本身他並不是一個真正的改革開放的擁護者,所以他所執行的所謂改革開放的路線是違背了鄧小平的四項基本原則的。因此江澤民的改革開放路線導致了中共黨內權力腐敗的大泛濫。中共黨和軍隊一度到了亡黨亡國的邊緣,用他們的話講。」

為甚麼在二十大前要明確區分鄧和江呢?

袁紅冰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十九屆六中全會前夕,習近平方面曾有一個政治戰略,想通過中共的第三份歷史決議,來否定鄧小平的以權貴市場經濟為中心的改革開放政治路線,同時也要否定和公開批判江澤民治黨不力、亂黨亂政,以權力腐敗,讓所有的官員利益均沾的政治路線,從而確立習近平的政治地位。但這個政治戰略最終沒能成功。面對二十大前中共內部博弈加劇,習近平的智囊又制訂了區分鄧和江的政治策略,現在正在集中否定江澤民,下一步還要指出,是江澤民導致了中共黨內權力的大腐敗。

踏著六四鮮血上台的江澤民給中國帶來了甚麼?

政治評論家李偉東曾撰文指出,江澤民執政13年,又當太上皇干政10年,這23年正是中國權貴資本發生和鼎盛時期,而且官員按派系和地緣關係幾乎全部黑幫化,貪腐之巨、窩案之多達到曠古未有之程度,使中國變成世界上貪腐最嚴重的國家。

此外,除了六四,江澤民還發起了對法輪功的鎮壓,並豢養龐大的維穩機構,打壓維權異議人士,一次次的對人民欠下血債。

江派趙樂際缺席重要會議 央視反復突出「空椅子」

1月24日,被認為是江澤民派系實力人物的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缺席重要會議,詭異的是,與此前習近平親信栗戰書缺席重要會議時的報導相比,對栗戰書的缺席是遮掩、淡化,而對趙樂際則是過分突出「缺席」之事,似乎在暗示趙樂際出事了。

24日下午,中共政治局舉行集體學習,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就「雙碳」(碳達峰與碳中和)目標發表講話。

央視報導錄像顯示,7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只有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缺席,會場還特意放了一把「沒有必要」出現的空椅子,頗為顯眼。在11分鐘的報導中,從不同角度,重複展示空椅子多達20多次,實為罕見。

時政評論人士陳破空分析認為,趙樂際缺席重要會議可能有三種原因,一種原因是他可能正在辦大案;第二種原因是身體出現狀況,比如染疫了等;第三個原因就是政治上出問題了。

陳破空認為,央視的錄像很詭異,特意放一把空椅子「突出缺席」很明顯是在釋放政治信號:趙樂際出事了。

陳破空表示,趙樂際進入中共常委是習近平與江澤民、胡錦濤等政治老人各派系討價還價的結果。

時政評論員王友群表示,趙樂際背景複雜,從履歷來看,其江派背景更為濃厚。

陳破空表示,在「秦嶺違建別墅案」問題上,趙樂際在陝西的舊部建別墅,動了習近平的龍脈,令習近平大怒,處理了很多陝西官場,趙樂際的人。其中,趙樂際的舊部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於2020年7月以受賄罪被判處死緩。

此外,趙樂際的弟弟趙樂秦,於2021年2月被免去桂林市委書記職位。

另一方面,趙樂際作為反擊習近平,近期,利用中紀委辦案,先後把習近平的親信原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原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拿下。

陳破空分析認為,習近平與趙樂際兩人的積怨很深,央視特意宣告趙樂際「缺席重要會議」有可能是趙樂際將遭到政治清洗,如果確實如此的話,意味著中共高層將有一場翻天覆地的打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