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不少朋友發來短訊,紛紛說:「烏克蘭打仗了!」我知,我知。只是奇怪,香港官員前幾日也「上下同欲」,沿用黨的口號,高呼「打仗」,林鄭月娥更形容局長在「領軍」,怎麼大家卻沒有緊張兮兮奔走相告呢?

有「戰爭」,自然就有「戰俘」。若非日日狙擊特區政府的《東方日報》爆料,報道竹篙灣猶如「集中營」的慘烈狀況,我們也不知道普通市民入了竹篙灣後,原來會受到戰俘式待遇。

《東方日報》今天(24日)報道隔離營的蔡先生,昨天把房間內的枕頭雜物都拋出窗外,然後直接睡在路上抗議。蔡先生本月7日確診,14日入竹篙灣。他患坐骨神經痛,因未帶備足夠止痛藥,兼眼部不適,屢向工作人員索取止痛藥及眼藥水,均不得要領,只獲發給兩個查詢熱線號碼。

蔡先生花了3日時間,打了無數次沒人聽的電話,最後僅得到一個官方標準答案:「請自行向醫院查詢。」昨天「瞓街」後,他遇到兩個民安隊成員,跟他們講述了自己的狀況後,民安隊成員卻這樣回應:「眼藥水就冇啦,暖包、白花油要唔要?」

蔡先生又投訴營內膳食惡劣,「牛肉唔係牛肉,雞蛋似發泡膠」,每次吃完都會肚瀉。他形容檢疫中心「集中營咁樣」,「死咗都冇人知」。

咁講又唔公平。納粹份子會在集中營放毒氣,但竹篙灣檢疫中心的話事人,卻認為放毒氣的是那群被隔離者。所以營內一直嚴禁開窗,令隔離房間非常悶焗。蔡先生說自己每一次開窗,工作人員都如臨大敵,要求他馬上關窗。

看了《東方日報》報道後,不知多少人會被竹篙灣嚇怕,從而趁着CUT(全民強檢)尚未殺到的這段空檔,「儘量不讓人知道(確診),悄悄挺過去就算」(屈穎妍轉述一位居港大陸老人的話)?我更想知道:保安局長鄧炳強的老婆,又會否被送往竹篙灣,接受跟蔡先生一樣的戰俘式待遇?

說穿了,以「戰爭」宣傳抗疫,不是科學,是政治。政權利用戰爭修辭,製造諸多「理由」,跳過正常程序,獨攬大權,牢牢控制民眾。在這種隱喻的影響下,不打針的人往往被視為「逃兵」,患病者則是「戰俘」,就像蔡先生那樣,沒有資格要求甚麼,有垃圾你食已是「皇恩浩蕩」。

儘管用「戰爭」比喻抗疫,並非中国獨有現象,但今時今日大概只有中国才樂此不疲,把好好的公共衛生政策,包裝成一齣彷彿是「長津湖」的「蕩氣迴腸」戰爭戲。

老一輩的文青,大概有很多都看過Susan Sontag的《疾病的隱喻》(Illness as Metaphor)。 Sontag在書中指出,由十九世紀以來,人們就常用隱喻式的「戰爭語言」,來描述如癌病、抗癌等事情。她開宗明義就說:

My point is that illness is not a metaphor, and that the most truthful way of regarding illness—and the healthiest way of being ill—is one most purified of, most resistant to, metaphoric thinking.(我認為疾病不是隱喻,而看待疾病的最真實方法——也是病後最健康的態度——就是滌淨、摒除一切隱喻式思考。)

吸收太多「打仗」之類的有毒修辭,會腦殘的;這時候,我們急切需要解藥。如果嫌Sontag的書太長氣,不妨速服一劑祖師奶奶張愛玲的金句。1941年底在香港親身經歷過打仗的張愛玲,是這樣看待(真正的)戰爭的:

「我們對於戰爭所抱的態度,可以打個譬喻,是像一個人坐在硬板凳上打瞌盹,雖然不舒服,而且沒結沒完地抱怨着,到底還是睡着了。」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