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國防智庫資深研究員建議,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就應該制裁中國(中共),可讓俄羅斯明白,西方能夠破壞來自北京的經濟生命線。

王家聯合三軍研究所(RUSI)的研究員阿諾德(Aaron Arnold)2月17日在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撰文說:「如果華盛頓希望通過金融和經濟制裁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形成可信的威懾,那麼它就需要同時表明對中國(中共)實施二次制裁的決心。」

美國的國內法具有境外管轄權,美國的二級制裁針對的是與主要制裁對像有業務往來的第三方實體或國家。

俄烏對峙期間 中俄發表聯合聲明

4日,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當天,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宣布,兩國建立新的戰略夥伴關係。

這份中俄聯合聲明稱,雙方關係超越冷戰時期的軍事政治同盟關係模式,「兩國友好沒有止境,合作沒有禁區」。

他們還公布了更廣泛的經濟合作計劃,特別是在石油和天然氣領域的交易就超過1,170億美元。這份為期30年的合同條款要求俄羅斯每年通過一條新的管道向中國額外供應10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

阿諾德認為,中俄聯合聲明的時機並非巧合。「至少在短期內,中俄關係的加強為普京提供了一個減輕西方潛在制裁打擊的機會。」他寫道。

俄羅斯是中國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供應商之一。從俄羅斯的角度看,如果西方真的對俄羅斯的銀行和能源部門實施嚴厲制裁,那麼提前深化與中國的經濟合作將有助於俄羅斯沖抵掉一些西方的制裁衝擊。

美要對俄制裁具備威懾性 需向中共施壓

阿諾德說,為了確保其制裁威脅的可信度,華盛頓需要向普京的新興經濟命脈施壓,表明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它準備超越其標準制裁方案,對中國的銀行和國有企業實施二級制裁。

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跡象表明,華盛頓正在考慮對中國進行具體的二級制裁,只停留在嘴巴上說說。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Ned Price)最近告訴媒體:「我們有一系列的工具,如果我們看到外國公司在中國的發展,我們可以部署這些工具。」

阿諾德表示,針對中國部署這些工具將對美國企業和經濟利益產生影響。華盛頓目前還不需要處理這個問題,它現在的政策是,要求其歐洲盟友來共同承擔制裁行動。

他說:「不管怎麼說,美國必須準備切斷俄羅斯逃避西方制裁的所有途徑。這包括準備對中國機構進行二次制裁,以及努力限制對美國利益的打擊。

「一個簡單的事實是,美元佔全球外匯儲備的近60%,而中國的人民幣卻沒有。這是一根可以揮舞的警示棒。」

美對中共祭出二次制裁 可能會讓經濟大洗牌

此舉有先例可循,但形勢貌似已有所變化。由於美元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霸權地位(美元佔全球外匯儲備的近60%,而人民幣卻沒有),大型跨國銀行因為擔心受罰、一直在遵守美國的制裁。

在2014年,因違反美對伊朗的制裁、法國銀行BNP Paribas被美國政府祭出創紀錄的90億美元罰款。中共已制定自己的所謂法律框架,並準備「照抄」反擊二級制裁。

2021年,中共出台的反制裁法類似歐盟的「封鎖法規」,試圖通過禁止遵守域外法律來遏制第三方制裁的域外應用。該法律賦予當局廣泛的權力,可對遵守美國制裁政策的中國企業實施處罰。懲罰措施可能包括罰款,甚至沒收資產。

許多學者和法律專家都認為,中共推出的法律會使跨國銀行——在違反美國制裁和因遵守制裁之間——陷入法律困境,因為無論怎麼做,都會被一方追究責任。

阿諾德表示,雖然中共尚未利用其新的反制裁法來對付美國,但如果華盛頓將二次制裁的目標對準中方,這種情況很可能就會出現。在這種情況下,銀行可能被迫在華盛頓對違反制裁的罰款和北京對遵守制裁的罰款之間作出選擇。

阿諾德估計,此舉可能會使數十家跨國公司陷入法律困境,甚至可能迫使它們選邊站,價值超過6150億美元的美中雙邊貿易也將陷入困境。中國佔美國全部進口的近19%。

他表示,不斷深化的中美經濟關係可能會抑制美國制裁的打擊,但嚴格說,「它們並沒有完全脫離美國二次制裁的範圍」。#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