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清零政策」措施包括關閉中國陸地邊界以及對貨物進行嚴格檢查,此舉極大地影響了東南亞的新鮮果品運輸,其中有一種水果特別遭殃。

《紐約時報》周六(2月5日)報道說,中共的疫情限制措施似乎特別傷害了越南的火龍果。在中國九個城市說,他們在從越南進口的火龍果上檢測到冠狀病毒後,北京關閉了銷售火龍果的超市,並強迫至少1,000名接觸過火龍果的人進行檢疫,顧客也必須接受檢測。

這並不是完結。在2021年12月下旬,中共關閉了與越南的邊界。

「中方事先沒有告訴越方任何消息」,越南蔬菜協會(Vietnam Association of Vegetables)總秘書長鄧福園(Dang Phuc Nguyen)說,「他們的行動非常突然。」

鄧福園表示,越南超過一百萬生產火龍果、芒果和菠蘿的果農受到了中共清零措施的影響。

在越南32億美元的水果和蔬菜出口中,中國佔了55%以上,其中主要是火龍果。

儘管沒有甚麼證據表明病毒可以通過此類產品傳播,但迄今為止,中共當局已將檢測範圍從人擴大到蔬菜、瓜果、活雞、輪胎和單車,甚至還有郵件等。

同樣的,這種極端的防疫措施產生了的影響也早已外溢到了中國境外。東南亞的果農成為特別容易受到影響的一個群體,因為該地區的大部份水果出口都是面向中國。2020年,東南亞對中國的水果出口總額約為60億美元。

來自越南、緬甸和老撾的卡車在中國邊境口岸排起了長隊。越南的火龍果種植者因為出口中國市場受阻,有的果農已經被逼得債台高築,還有的幹脆直接讓火龍果爛在地裏,因為賣不掉、採摘還得花人工。

緬甸的西瓜出口商也無奈之下把西瓜倒在了邊境上,因為卡車司機被告知,在將貨物運入中國之前要先接受15天的隔離。

火龍果開花。(徐繡惠/大紀元)
火龍果開花。(徐繡惠/大紀元)

中共的清零政策造成的連鎖反應,已經加速東南亞對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依賴性的討論。同時,該地區對中共在南中國海的存在也日益感到焦慮,南中國海成為東南亞國家的爭議性水域。

悉尼大學教授比爾·普里查德(Bill Pritchard)告訴紐時:「在COVID之前,在我看來,中國在東南亞的經濟影響力是非常大,以至於所有東南亞國家,儘管(跟中共)有政治上的緊張關係,都在更多地向中國的軌道傾斜。」

他研究東南亞與中國的水果貿易。但是COVID爆發兩年後,中共跟周邊國家的關係「在某種程度上變成了一個路障,不知道是永久還是暫時的」。

中共當局1月重新開放了與越南的邊境,但他們並沒有放鬆審查措施。鄧福園說,1月下旬,大約有2,000輛汽車滯留邊境,比12月中旬的5,000輛有所減少。越南官員已經告訴企業,目前要避開該口岸。

出口商們預計,在2月20日北京冬奧會結束後,情況才會有所緩解。

不過,中共也在擔憂國內爆發Omicron病毒變種,隨時可能導致收緊或採取更嚴格的邊境檢查。種植火龍果的果農們擔憂,成熟的火龍果等不及上市就已經壞掉了。#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