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北邊的省會哈爾濱,才剛解封兩周,又遇到疫情。中俄邊境城市黑河市、河北省會石家莊市近期出現的首例確診患者都已打過三劑新冠病毒疫苗。隨著北京冬季奧運將屆,當局清零壓力升級,各地封控措施令民眾感到疲倦。

石家莊市八成疫苗接種率 民憂封城再來

10月24日,河北省石家莊市通報的第一宗病例李某,已在8月份接種完第三劑疫苗,他沒想到自己會感染。

在官方通報第一宗確診病例後,40個小區立即被封,超市貨架上的食品,被迅速搶購一空。即使官報當地已有80%的疫苗接種率,民眾仍然擔憂,官方為求清零,會採取長時間的封控政策。

11月5日起,河北省石家莊市深澤縣、辛集市急發通知,除了軍車、救護車以外,所有車輛不許上道。

6日,石家莊市民宋文告訴記者,當局搞「清零」只根據政府的一紙文件,沒有法律依據,龐大的隔離費用、對市民造成的不便和損失,都沒有處理和賠償辦法。

「措施本身違法,體現當局對人的基本權利的漠視,甚至是侵犯。」宋文說。

而在疫苗接種方面,截至11月5日,全國累計接種23億劑次,完成全程接種人數為10.7億人,接種率超過75%,官方預計年底前將超過80%,部份地區開始施打第三劑。但是管控措施不但沒有放鬆,反而更趨嚴格。

6日,中共國家衛健委新聞發言人米峰在新聞發布會上坦言,「截至11月5日24時,疫情波及20個省份,疊加冬春季季節因素,防控形勢嚴峻複雜。」

內蒙古額濟納旗遊客受困

內蒙古額濟納旗的著名景區「胡楊林」,每年十月的旅遊旺季,今年遭到疫情襲擊。10月18日封城後,近萬名遊客受困當地,抱怨連連,引發全國關注。

11月6日,記者致電額濟納旗多家賓館,獲悉滯留遊客已轉移,多間賓館已經被政府接管,用來隔離密接人員,但有賓館工作人員告知,「目前滯留的旅客,還是挺多的」,「也有外來務工人員,滯留在本地。」

由於封鎖和檢疫措施,對地方生活和經濟產業,造成巨大衝擊。

額濟納旗一名煤礦業主10月30日告訴記者,檢疫和隔離措施,造成輸煤工作大幅放緩。「二呼浩特封閉了,策克口岸也封了,就剩288(甘其毛都口岸)管控得比較嚴,進的煤比較少了。」

2021年11月4日,北京民眾排隊接受Covid-19測試。(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1月4日,北京民眾排隊接受Covid-19測試。(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北京嚴厲封控 確診者、藥店老闆被立案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11月8日開幕,北京冬季奧運會明年2月登場,北京市防控措施不斷升級。11月1日,當局宣布,正在外地出差、旅遊人員,若與確診病例有「時空重合」的人員,都要暫緩返京,令許多民眾,措手不及。有民眾因為被限制申請「北京健康碼」,出差半個月後,無法返京。

10月12日至15日自駕到內蒙古旅遊、22日查出的兩名確診病例,以及出售退燒藥品的2間藥店老闆,因為沒有按規定掃碼登記,被公安機關立案調查。

同時,對出現聚集性感染地區的官員,展開嚴厲問責。包括北京昌平區北七家鎮黨委多人被通報、警告處分,另有昌平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黨組及相關人員被追責。

北京昌平區市民趙婷11月6日告訴記者,整個北京昌平大陣仗防疫,令人懷疑疫情並不輕鬆,「我看到市場管理局的人到處查」、「應該是有過密接的,不明說,就防控貼封條」、「我們昌平街裏面好多給貼上封條,說明昌平這次,要比前幾次(疫情)嚴重得多了!」

趙婷還批評,「當官的為了政績,把百姓死活於不顧,這就是昌平現在的狀況,幾乎能封的,能關的,都封了!」

上海、江西推動預防措施 限制出行

全國各地即使官方未通報出現疫情的地區,防控也趨於嚴格:江西南昌市委辦公室10月30日發出一份內部明電指「國內疫情較為嚴重,非必要各單位不要派人外出」,透露地方政府要求公務員為防疫情,減少出差。

上海市11月7日官方微博發布消息,所有來自或途經國內疫情高風險地區的人,一律要求14天集中隔離、4次核酸檢測;途經中風險地區的,實施14天嚴格社區健康管理、2次核酸檢測。

上海民眾張先生5日告訴記者,當地正在進行防疫「演習」,「我們下面的小區,在演習嘛,封小區、做核酸檢查等,很多人都在演習。」他還透露,「上海昨天聽說好像有一例(病例),但是官方沒有公布。」

上海市民張先生質疑,官方一再宣稱的清零要求實在是緣木求魚,「怎麼清零?像十一旅遊季節,人流流動,難免會有感染,官方為了清零政策,管得這麼嚴,但還是有零星案例發生。」

瑞麗抗議長時間封控 官僚體制陷混亂

受到嚴厲清零政策,長時間陷入封閉管理的中緬邊境城市——瑞麗,前副市長戴榮裏10月28日發文,談及民眾苦不堪言,有數十萬人逃離這座城市,呼籲「救救瑞麗!」

針對官方的漠視,11月2日、3日,猛卯鎮屯洪村、賀悶村爆發村民聚集村口,要求解封、補助的抗議活動。

賀悶村開溫泉旅館的老闆陳明告訴大紀元,前副市長投書過後,「我並不覺得有甚麼改善,我只覺得(政府)是變本加厲,把卡點管控得更加嚴。」

瑞麗抵邊村寨屯洪村的村民,2日中午在村口舉標語請願,要求當局解封。(影片截圖)
瑞麗抵邊村寨屯洪村的村民,2日中午在村口舉標語請願,要求當局解封。(影片截圖)

中國問題專家、悉尼科技大學歷史系教授馮崇義告訴大紀元,中共官員出於想保烏紗帽,未來防疫只會更混亂。

「做這種封閉性管理,受苦的、麻煩的是老百姓,你這個地方疫情爆發,這些官員要保烏紗帽,出現疫情本地的行政長官,你就得撤職,所以他是不惜任何代價(清零)。」

信息黑箱操作 民眾不信官方「數字清零」

廣州市民林勻5日告訴記者,當局所謂的清零,是對疫情信息不透明,「官方表面上說是為了清零,實際上,用各種強制性的手段,恐嚇老百姓,限制百姓出行自由。但是,最後到底有沒有清零,都是官方自己說了算。」

鄭州市民林先生也表達相同看法,「所謂的病毒清零,是(當局)運用權力,自欺欺人罷了。鄭州8月份的疫情,市委書記說月底清零,(數字)就清零了。實際上在宣布清零後,很長一段時間,鄭州的管控仍然是很嚴的,跟沒清零的時候一樣嚴。所以說這些東西都是自欺欺人吧。」

隨著北京冬季奧運會的腳步臨近,估計各地的「清零」手段會更加嚴厲。

原深圳公益人士林生亮表示,中共大搞清零、頻繁做核酸檢測、無限期封鎖疫情,是一種不人道、不科學的做法,「它摧殘中國人民的精神生活,幾乎每天都有因為這種滅絕人性的隔離政策,導致精神抑鬱,甚至有人因此自殺」,此外,它還衝擊中國經濟、造成外資經營困難,帶來又一輪的失業。

(大紀元記者駱亞、洪寧、顧曉華對本文亦有貢獻。| 應受訪者要求,宋文、趙婷、陳明和林勻等均為化名。)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