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大跌,NASDAQ跌到了2020年3月股災以來的最低點,新年以來連續三個星期暴跌,這是近五十年來的第一次。美國三大指數S&P500、NASDAQ和Rusell2000,全部跌破200天平均線。美股持續下挫帶動了全球股市的跌勢,富時全球指數也降到了2020年10月以來的低位。

造成這個局面有三大原因,第一,美股在過去三年翻了一倍,市場警惕心漸強。第二,部份大公司盈利不理想,周五的暴跌甚至是由一家企業的盈利預警觸發的。整個市場的盈利情況實際上有好有壞,但是這是疫情後第一次盈利不如預期的企業多過超預期的。第三,最重要的還是聯儲在政策回擺上速度加快,與市場溝通不足,造成市場恐慌,VIX一星期上漲34%。美股put期權的合約成交數量激增,反映市場的焦慮和對沖意願。

美國債券市場上星期初段也曾大跌,對聯儲政策一樣感到恐懼,兩年期國債利率一度升破1.06%,但是之後輾轉回落。十年期國債利率一度升破1.87%,之後也同樣回落,股市資金湧向債市避險,在聯儲開會之前,資金去槓桿觀望氣氛濃厚。美債被拋售還牽連了歐債走勢,德國兩年期國債一度轉為正利率,這是三年以來第一次,不過沒有站穩就回落了。

烏克蘭邊境局勢緊張,美俄外長會談沒有成果,布倫特原油期貨一度漲到每桶97.4美元,不過整個星期下來油價沒有太大漲跌,在各資產大類中已經是了不起的了。在風險意識驟升的時候,避險資產走勢分化,黃金期貨價格略漲,比特幣大跌。美元指數在上周變化不大。

聯儲政策的激烈轉身和所體現的不確定性,是今年以來最大的市場毒藥。六個月前,市場預計聯儲在今年加息兩次,現在超過八成的交易員認為今年會加息四次,每次25點。

聯邦基金期貨隱含利率目前為1.08%,也就是說有一部份人認為今年會加息超過100點,有人甚至提出三月份可能直接加息50點。另一方面,市場對聯儲甚麼時候停止加息,也大致出現共識了,三年期掉期和四年期掉期利率接近一致,那麼這意味著市場認為聯儲在2023與2024年之間,大概加息兩百點之後停止利率操作。

聯儲在去年多數時間誤判了美國通貨膨脹形勢,所以貨幣政策落後於形勢。等到它最後不得不向現實低頭的時候,通貨膨脹已經升到四十年新高了。物價已經取代疫情和就業,成為選民最關心的話題。美國今年11月有中期選舉,拜登政府和執政的民主黨都面臨巨大的壓力,而鮑威爾聯儲的獨立性不強,所以聯儲政策需要為政治服務。美國貨幣政策的轉身,的確急了一點,和市場溝通不足。

鮑威爾與市場溝通不足是有前科的。在上一輪QE(2013年~2019年)期間伯南克和耶倫與市場的溝通比較順暢,鮑威爾2018年上任後,連加四次息,並開始了縮表,結果美股2018年底崩盤了,回購利率repo在2019年也飆升。

聯儲公開市場委員會在1月25-26日召開例行會議,這次會議十分重要,就是因為市場對聯儲的真實想法和政策舉動把握不住,資金迫切需要聯儲給出更清晰的指引,這樣才能量化風險。

鮑威爾有沒有能力與市場作出充份溝通,既照顧到對抗通脹的政策要求,又安撫到市場情緒,這是一大考驗。鮑威爾是戰後聯儲歷史上第一位非經濟學家卻坐上了貨幣政策的頭號交椅,現在到考驗他駕馭全局的能力和把控語言的能力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