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應該摒棄舊思維,寵物不能被當成畜生,呼之即來、揮之即去,而是活脫脫的生命,是我們的幸福共同體。」——央視網評論(2021年11月15日)

***

去年12月22日及今年1月7日,有兩批合共近2,000隻倉鼠,從外地進口到香港,日前有部分被發現感染肺炎病毒,漁護署於是在昨天宣布,要「人道處理」這批倉鼠及其他有關連的小動物。所謂「人道處理」,在中国大陸稱為「無害化處理」,用正常的人話表達,即「撲殺」。

今早,政府專家顧問、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在商台節目表示,明白政府這決定不受市民歡迎,但希望大家從防疫和公共衛生角度,理解「人道毁滅倉鼠是唯一選擇」,並強調「醫生及科學家都珍惜生命」云云。

好吧,但如何從「防疫和公共衛生角度」理解呢?不妨看看袁教授說什麼。

據《明報》引述,袁國勇大致是這樣說:「今次事件中倉鼠原可避免人道毁滅,但由於本港疫苗接種率不高,其中現時約五成長者未接種疫苗,一旦有病毒走進長者社群,假設有兩成人受感染,已相當於10萬名長者染疫;即使死亡率只有1%,估計仍有1,000名長者死亡,強調他們的生命也一樣寶貴。」(注1)言下之意,香港人接種率夠高,倉鼠就得救嗎?

「本港疫苗接種率不高」,這是很含糊主觀的說法。現時香港的疫苗接種率是68%(注2),跟瑞士差不多,比一些地方(如俄羅斯、波蘭)高,也比一些地方(如荷蘭、中国、日本、台灣)低,到底怎樣才符合袁教授的「高接種率」標準,我們不知道。

然而最重要的問題仍然是:假如疫苗接種率夠「高」,袁國勇是否就會大發慈悲,饒2,000倉鼠一命呢?

昨天袁國勇稱,政府決定「非常果斷明智」,如不行動有可能製造新病毒,「因為你唔想整隻新病毒出嚟,然後由香港傳染去全世界。」(注3)假如倉鼠真的會製造新病毒,「傳染去全世界」,那麼香港人接種率就算是100%,又有何用?倉鼠或病毒,是否會念在你香港人很有抗疫的誠意,而決定暫緩甚至撤回「製造新病毒」計劃呢?

才不會!

所以,不管香港疫苗接種率高低,袁國勇也是主張「快、狠、準」格殺勿論的,對不對?由此可見,袁教授今早歸咎長者不接種,導致政府要作此「不受歡迎的決定」,完全是擾亂視聽、毫無意義的講法。

至於所謂「一旦有病毒走進長者社群,假設有兩成人受感染」,「一旦」、「假設」這些字眼,說穿了就是「斷估」,表明這是想當然的講法,我也看不到科學根據。據《明報》引述,袁教授進一步解釋,「該批進口倉鼠可能在荷蘭受感染,亦有可能在抵港時受感染,倉鼠之間可能出現隱性傳播鏈,病毒量足以傳染人類」(注4),一大串推論都基於「可能」。

三個「可能」,一個「假設」,再扯進一個對香港人的離題指控(「接種率低」),就推導出袁教授口中的「人道毁滅倉鼠是唯一選擇」了。這是「珍惜生命」的表現嗎?「防疫和公共衛生」不是萬能key,必須以理服人。

動物因為不能說話,常常被人類當作代罪羔羊,有冤無路訴。比如14世紀肆虐歐洲的黑死病,許多人一直認為老鼠是罪魁禍首。然而早幾年一項研究發現:老鼠儘管也有罪責,但人類身上的跳蚤,而非鼠蚤,才最可能是傳播黑死病的元凶。(注5)

即使去年丹麥也有「殺貂令」,但因為這命令原來不合法,總理Mette Frederiksen後來亦飽受批評,更受獨立委員會調查,農業部長更因而下台。袁教授如果要講科學,就必須向公眾提出相關的論證,並援引有力的證據。

袁國勇又稱,自己因事件收到「叫我去死」的電郵。叫佢去死,即係叫佢加油,我覺得不必這樣說。倒不如叫他答問題:若倉鼠真有可能大規模播毒,牠們由12月22日起計算,已入境近一個月,為什麼這種「Hamicron」仍未在社區爆發呢?

「可能明天就爆呢。」嗯,可能。@


1、https://bit.ly/3AcuLZ8
2、https://bit.ly/3AbAyhR
3、https://bit.ly/3GGIav9
4、https://bit.ly/3AcuLZ8
5、https://bit.ly/3IhzA6j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