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2021年9月5日早上,一隻黑天鵝降落在天安門廣場,引發熱議。(視頻截圖)
北京時間2021年9月5日早上,一隻黑天鵝降落在天安門廣場,引發熱議。(視頻截圖)

2021年過去,新的一年開始了。世界是否會有新氣象,大家都有不同的期待,但誰也不敢說自己知道結果如何。佛教講究因果,2022年會發生甚麼,當然和之前已經發生的事情息息相關。我們追昔撫今,期待未來,還是先總結一下,2021年都發生哪些重要的、對未來可能會有較大影響的事件吧。

疫情繼續蔓延

法新社總結的大事件,首先是疫情繼續。儘管全世界各國研發出來二十多款疫苗,但更具傳染力的Delta德爾塔(Delta)和奧密克戎(Omicron)變異株先後出現。

雖然疫苗施打降低重症風險,但殘酷的現實是,疫情很快得到遏制的希望已成為泡影,頑固的病毒在全世界繼續傳播,官方死亡人數統計超過539萬。但世衛組織認為這一數據被嚴重低估,實際死亡人數可能高出兩到三倍。

一直堅持採取「零感染」戰略的中國,在年底再次疫情爆發。最新統計顯示,西安成為在地感染病例最多的城市。

1300萬人口的城市已經全面封城,開始進行全面消毒和加強出行限制。中國當局正在加倍警惕,以避免在北京冬奧會前出現任何大規模的爆發。

病毒源頭未解

法新社說,遺憾的是新冠疫情爆發兩年之後,源頭卻依然是個謎。世衛組織已向最先爆發病毒的中國派出專家小組,但至今尚未得出任何結論。

中共官方新華社,把新冠疫情繼續蔓延,放在十大國際事件的最後一位。稱:打好抗疫「持久戰」,亟須各方攜手合作,讓疫苗成為全球公共產品,充份發揮疫苗、藥物和防疫措施的作用。

在我看,疫情將是今年,甚至可能繼續是未來兩年全世界最重要的事情。隨著造成的生命損失越大,大家對COVID-19病毒的起源就會越重視。

中共一方面高唱「命運共同體」的論調,但另一方面,對病毒起源調查、疫情數據、甚至是早期病毒的研究資料等,都全面封鎖,全力掩蓋。

疫情起源研究,對未來至關重要,因為造成如此大傷害的疫情到底是怎麼來的,如果沒有一個全面、客觀的調查,就無法保證不會再度出現,也根本無從下手去杜絕下一次致命病毒造成的大爆發。

中國是疫情最初的爆發國,但中共的做法,和所謂「命運共同體」完全背道而馳。這一點對未來影響巨大。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中共外交困境重重,難道這只是一個偶然的局勢演變嗎?當然不是!

民主遭逢考驗

第二件事,是美國總統換人,以及與此相關的一系列事件。

法新社說,2021年1月6日,幾百名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衝進美國國會,試圖阻止議員們確認民主黨人拜登在2020年11月總統選舉中的勝利。導致5人死亡的混亂場面,引起全世界的驚愕。

法新社的報道比較針對特朗普,而新華社的的報道,則是針對整個現代西方的民主體制,尤其是所謂「美式民主」。

新華社把這個事件作為國際十大事件的第一名。它說,1月6日的血腥暴力,在美國最高政治殿堂上演震驚世界,凸顯美國社會分裂鴻溝,打破「美式民主」幻象。「美式民主」,已淪為美國政客煽動民意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工具。

在我看,1月6日的事件,不是一件單獨事件,它和之前大選期間有關舞弊的指控密切相關。如果沒有這類指控以及有些人的刻意隱瞞,當然也就不會有後來的衝擊國會事件。

從更為廣闊的角度來看,美國,以及人類社會,未來將如何在互聯網時代帶來的價值觀分化時代,去實踐自由民主體制,是一個大的挑戰。

不同的社會群體、文化群體、宗教群體、種族群體,以及不同的利益群體之間,在互聯網時代如何互動,如何妥協,如何建設性地形成社會治理共識,將是民主社會面對的巨大問題。

這個問題,和COVID-19病毒一樣,可能將會影響人類未來很多年。

軍事政變頻傳

法新社的第三件大事,就是軍事政變。

在過去的一年中,全球多個國家發生武裝奪權政變,民主出現明顯的倒退。包括緬甸、非洲的乍得、馬裏、畿內亞和蘇丹,都發生軍隊將領通過軍事政變掌握國家最高權力的事件。同時,也伴隨著抗議和鎮壓行動帶來的民眾的死亡事件。

在新華社的總結中,沒有這些政變發生。這個可以理解,因為中共對國家、政權和政治的認識,本來就是基建在暴力之上,槍桿子出政權,誰拳頭大,誰就是老大。對他們來說,這個就是真理,是自然法則、合法的,不值得大驚小怪。

但新華社卻把習近平10月份紀念中共進入聯合國50周年談話,倡導所謂的多邊主義,作為國際大事件。

歐洲面臨挑戰

法新社把歐洲局勢放在第五位,稱歐洲面臨挑戰。

2021年的歐洲,首先是1月1日英國正式脫歐,然後是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執政16年後卸任,年底由新的執政聯盟接替。

還有,波蘭憲法法院,裁定歐洲條約的某些條款與國家憲法不相容;烏克蘭作為歐洲和俄羅斯的新邊界,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

再者,就是移民危機,白俄羅斯刻意製造斯克通道,讓數千名主要來自中東的移民在白俄羅斯一側的波蘭邊境的冰天雪地裏露營,希望進入歐盟。至少有十幾名移民在邊境兩側死亡。

另外,立陶宛把台灣在當地的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改成台灣辦事處,引起北京激烈的反應。一個不到300萬人口的國家,對抗一個超級怪獸,歐盟怎麼做?是幫助盟友?還是向利益投降?歐盟是利益同盟?還是價值同盟?

這些,都會在立陶宛對陣中共這個問題上被凸顯出來。在我看,這件事恐怕對歐盟的未來,將有更為重要的意義,甚至超過烏克蘭危機。

新華社也看到這一點,它說,德國及歐盟進入「後默克爾時代」。默克爾離開政壇之時,歐盟正面臨多重嚴峻考驗,還讚揚在歐盟尋求真正「戰略自主」的道路上,默克爾的務實理性作風尤顯可貴。

中共說的歐盟「戰略自主」,主要指歐洲擺脫美國。中共一直希望世界可以形成美、中、俄羅斯和歐洲「三國演義」或者「四國演義」的局面。

說實話,這種地緣政治格局的大變化,是需要大事件的。我們看到的烏克蘭危機,可以肯定的是會讓美歐更緊密,因此,中共的期待恐怕近年內不會出現。

烏克蘭危機與其它

法新社和新華社,都把烏克蘭危機作為十大事件之一,不同的是,法新社強調烏克蘭,新華社強調俄羅斯和西方矛盾加劇,當然,其實是一回事。這個事件,其實更多的是歐洲和俄羅斯的矛盾,歐洲藉助歐盟體系和北約體系,勢力向東擴展,俄羅斯感到了安全危機。

美國是被北約綁定進去的。拜登曾經公開說烏克蘭不用急著加入北約,但歐洲,尤其是德國的看法可能不太一樣。美國和英國站在歐盟一方,除了北約義務之外,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價值觀。

其它的,還有美軍撤離阿富汗,以及中東局勢持續緊張。中東局勢,好像每年都緊張,「蝨子多了不咬人」,中東的緊張已經是見慣不怪了。美軍撤離阿富汗,是奧巴馬時期就擬定的策略,經過前兩任總統鋪排,本有不錯的牌,結果給拜登打成大敗局。

國際大事,差不多就這些。中國也有很多大事,這個就不能看新華社了。

中國的經濟問題

我自己選出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中國陷入經濟危機,企業面臨巨大困境。從年初的阿里巴巴,到年尾的恒大,基本上中國的經濟困局是貫穿全年的。這帶來兩個問題,第一是失業,第二是中共財政衰退。失業不多說了,中共政府財政,地方政府債務增加兩倍,中央也沒錢了。

大家看到的割韭菜,其實是經濟困局的果。2021年底,中共還改變小微企業的徵稅方式,小企業面臨的是,從2022年開始,繳納的所得稅可能會增加5到10倍。這將進一步消滅中國的小微企業,造成更大的失業,以及形成更嚴重的消費疲弱,經濟將陷入更大困境。

「偉大」的獨裁者

第二件事,是中共十九大六中全會。中共搞出一個「歷史決議」,習近平成為毛澤東之後中共的另一位偉大領袖、思想家、哲學家和戰略家。這種有點搞笑的定位,是中共這個體制決定的,必須如此,否則黨將不黨,國將不國。

獨裁專制體制需要獨裁者個人的絕對權威,而權威如果不是在實際的解決危機中形成,就只有靠吹牛宣傳出來。所有的獨裁專制都一樣,北韓、中國、蘇聯、羅馬尼亞、古巴等等。

獨裁專制體制很類似機械工程中的液壓系統,小小的施加力量,可以通過液壓系統,輸出成超級壓力。但這個系統需要封閉,一旦漏油,整個系統就崩潰了。

我們現在看到,中共全面左轉,其實都是體制的需要,也是體制運作的必然。問題在於,中國經過30年的改革開放,社會不是一個完全封閉體系,於是就有問題。除了民間的反抗之外,中共黨內的反抗也相當強烈,權力鬥爭不可避免。

2022年年底中共二十大,要形成習近平為「偉大領袖」的黨中央(不是為核心的黨中央),我們會看到各種各樣的權力鬥爭越來越激烈,甚至可能出現意想不到的突發事件。

「黑天鵝」何時來

第三件大事,是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黑天鵝。

很多人可能覺得胡說八道,這只是一件偶然事件,但我不這麼看。中國歷史上記載很多類似的古怪事件,皇宮內見到妖孽,皇帝夢到甚麼凶兆等等,之後就發生突變事件,「天人合一」嘛。

如果您不相信,那就當笑話看。但黑天鵝站在天安門廣場,確實很離奇,到現在誰也不知道它是哪裏來的?北半球沒有野生黑天鵝,難道是澳洲飛過來的嗎?

世界上所有共產專制國家的倒台,都是灰犀牛操作幾輪之後,由黑天鵝一錘定音。在中國大陸,灰犀牛已經來好幾頭了,衝得中共有些焦頭爛額。

「黑天鵝」甚麼時候來真的,這才是明年或者今後兩年的最大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