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被取締已成為事實。政治檢控,也成為香港的新常態。難以評估的政治風險,相當嚇人,香港似大陸,要「結束」一個傳媒的手段,可說是快、準、狠和絕。

《立場新聞》這個平台,在後《蘋果日報》世界,只能維持多半年,現在也被迫結業。《立場新聞》被拘捕的前董事及員工,暫時包括:何韻詩、吳靄儀、鍾沛權、陳朗昇、林紹桐、方敏生;正被通緝:蔡東豪。港版國安法就是要執行政治任務;不一樣的劇情,震懾是主軸,邪惡到不得了。

香港在霎眼間,失去了很多: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公民社會,司法獨立,以及免於恐懼的自由。香港已不正常,極權政府,今次可說是「玩大了」。下筆此刻,大律師吳靄儀、社福界的方敏生可獲保釋,至於歌手何韻詩,理應也可「過關」。這一代的精英,經歷了近乎是「軍管」的扭曲狀態,情何以堪。

一年內,我們失去了蘋果及立場,新聞自由這第四權,已在香港失效。剛和羅家聰博士在我的頻道作互動,談到《立場新聞》被取締一事,結論就是,有思考性的媒體,基本上不能再生存。中英雙方在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中讓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承諾,除國防與外交外,中央以至地方各級政府及官員(包括中聯辦)不應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內部的一切行政。行政權是歸香港的,行政長官一切提名和選舉架構及框架百分百是屬於香港行政權的一部份,中央及其他各部門或機構不應干預香港的內部行政。中國作為泱泱大國,必須信守承諾,不要把「高度自治」淡化為只有自治,模糊了「高度」,把它改為「中度自治」,甚至成為「低度自治」。我們希望中共領導人能切實尊重及執行「一國兩制」這國際承諾,令香港能繼續繁榮發展。

傳媒一向被譽為社會上的第四權,負責在建制之外去監察政府,揭露社會問題、罪行和不公義之事。傳媒擁有採訪、編輯、報道的自由及自主權,是一個現代公民社會必備之條件。香港曾經都擁有令人讚頌的新聞自由,左、中、右不同政治立場的傳媒都能在香港生根,百花齊放,市民亦能夠獲得不同觀點的資訊。近年,政府對一些反對聲音採取聽而不聞的態度,一些與政府持不同政治立場或經常批評、揭露政府施政失誤的傳媒,已延伸至「格殺勿論」。舊有的香港價值,還剩下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