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沉沒是由2020年6月30日晚上11點開始,即是「港版國安法」頒佈的時間。香港已經失去她的榮光。捍衛我們舊核心價值觀的人跑的跑,拘留的被拘留,監禁的被監禁。

一直以來,香港人用他們的大多數是和平的方式告訴北京當局應該放過香港,尊重鄧小平1.0版「一國兩制」。但是,「一國兩制」模式徹底失敗了。隨著選舉制度的徹底改變和「港版國安法」含糊不清的解釋,香港的法治逐漸融入共產中國不透明的法律體系。

更糟糕的是,專業機構(僅舉幾例:教育、醫療、會計及法律)亦被剝奪了權力,被共產香港和共產中國完全控制。

在不到兩周的時間內,《移民法》修正案將於 2021 年 8 月 1 日生效。它授權香港政府禁止乘客或機組人員進入或離開香港。之後,在機場禁區內外,大家可能會看到攜帶槍支和警棍的移民官員。而航空公司必須在抵達香港前通過乘客信息系統向港府提交機組人員和乘客的詳細信息。

對此,香港大律師公會在 2 月初提出了他們的擔憂,即「在不符合基本人權和普通法原則的情況下,這些規定將導致任意和不合理的移民拘留。」

而現在,將徹底摧毀香港的「中子彈」已經到達: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上個月剛剛通過的《反外國制裁法》。這將賦予中共當局反制外國制裁的法律權力。《反外國制裁法》被認為可以作為「懲戒」那些對中國和香港(在這種情況下,香港與中國已無區別)制裁的人的有力武器。而且它還可以被用來更深入和廣泛地針對任何個人、他們的親屬和組織。

一些分析人士警告說,中共會將這個新法案完全政治化為一種報復形式,並將說服其它國家在制裁問題上選邊站隊,即是任何機構個人如果選擇跟隨西方國家制裁中共的要求,就要接受中共制裁。這對香港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巨大。為避免任何政治不確定性,企業可能會加速撤出香港。

香港過去曾為大多數人提供一個相對公平的競爭環境來做生意並試下運氣。大多數人可以在香港生存,少數人會發財。在這方面,香港不僅僅是一個金融城市;她還擁有歷史悠久的商人和工匠。

現在,北京已經收緊控制,對所有事情都採取了最極端的「親自上陣」的方式,簡直是要令香港這座城市窒息而死。對《蘋果日報》和 《壹周刊》使用蠻力強行關閉的過程簡直是超現實。

「港版國安法」一直是被用來懲罰任何機構或個人的致命武器:北京認為的分裂、顛覆、「恐怖主義」和勾結外國勢力看起來都是憑它主觀武斷。這麼做對香港的各個方面的業務都有寒蟬效應。

而金融和企業界的人似乎已經認清:香港的極端改造太難以承受了,而且「港版國安法」和之前提到的所有其它變化不僅僅是對反對的聲音消音,亦都是使每個人沉默。

香港的基因正在發生永久性改變,就連我的建制派的商界朋友也很坦率地告訴我,他們不想看到下一代在一個有這麼多模糊「紅線」以及缺乏言論自由的地方長大。簡而言之,沒有人願意生活在暴政之下。

隨著香港的所有極端改造和突然變化,資本外流正在升級。那些離開的人可能不想很快回來。這一次,離開這座城市的將不僅僅是技術嫻熟的中產階級。

2020年8月,11名香港和大陸官員成為被美國財政部因香港而被首批制裁的中共官員。根據美國財政部的一份聲明,包括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內的官員因「破壞香港的自治和限制香港公民的言論或集會自由」而受到制裁。

中共當局也因侵犯香港自由而受到其它國家的批評。北京繼而通過制裁美國、加拿大和歐盟官員進行報復。在中國和西方超級大國之間的「制裁戰」中,香港是最大的輸家。

最近,一位建制派商界人士看著我的眼睛說:「你認為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和這些被制裁官員是否還在以正確心態管理香港?」我沒有答案。在保護個人和商業資產以及人身安全問題上,建制派和民主派之間的政治分歧已經在縮小。

隨著《蘋果日報》的消失,大多數人會懷疑香港是否還能保持完整和自由。在我看來,對這座城市自由的政治屠殺還沒有完。在接下來的幾天、幾周和幾個月裏,我肯定會看到香港發生更多的動盪。所以讓我們盡我們所能保衛香港,儘管我們都知道未來的夜晚會是黑暗的,白天還會依舊殘酷。◇

(本文為翻譯,英文原文刊登在 theepoch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