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性」思想的影響下,從19世紀的最後幾十年開始,藝術家的「革命熱情」持續高漲,一個個藝術運動接連出爐。不同於傳統的流派,這些藝術是一場場斷裂式的「先鋒運動」。

「先鋒」(Avant Garde)一詞最早就是被社會主義學者運用於藝術理論,作為與「政治革命」相匹配的文化先鋒。

19世紀末,魔鬼安排印象派登場。從此,現代藝術家們開始了不顧傳統繪畫技法所要求的比例、結構、透視、明暗過渡等等,以追求自我感受為中心的「探索」。

新印象派(點彩派)與後印象派相繼出籠,分別以修拉(Georges-Pierre Seurat)和梵高(Vincent W. van Gogh)為代表,兩人都有社會主義情結。

梵高過度酗酒,晚年得了精神病,他的畫作就彷彿是吸食毒品後的人所看到的世界。

文藝復興巔峰時期的藝術家傳遞給觀眾的訊息是善和美。圖為提香(Titien)畫作─聖母升天。(公有領域)
文藝復興巔峰時期的藝術家傳遞給觀眾的訊息是善和美。圖為提香(Titien)畫作─聖母升天。(公有領域)

藝術作品是創作者和觀眾溝通的媒介,作品中帶有創作者想要表達傳遞的訊息。文藝復興巔峰時期的藝術家傳遞給觀眾的訊息是善和美。

現代派藝術作者放縱自己的主思想,讓鬼和低靈控制自己的大腦,他們本人常常是瘋瘋癲癲的,其作品傳遞的訊息是陰暗、負面的。

梵高等印象派畫家的許多畫作帶給觀眾的就是朦朧灰暗、陰森頹廢、無理性的感覺。

印象派之後是表現主義和野獸派,再後是由畢加索領頭的立體主義。1944年,畢加索登報宣布加入法共。

他在《我為何成為共產主義者》文中說:「我加入共產黨是我生命和作品中有邏輯的一步,這給了它們意義。」「在被壓迫和反抗中,我不只要用繪畫,還要用生命去戰鬥。」

畢加索鼓吹打破傳統畫法,每樣事物在他那裏就像一塊軟泥,任由他捏弄,弄得越怪異,他就越滿意。

製造怪異的過程,就是不斷破壞畫面的過程,使之達到一種讓人看後不得其解的狀態。

就連和他一起創建立體主義的現代派繪畫者都不喜歡他的作品《亞維農的少女》(Les Demoiselles d』 Avignon),認為他在「吞油噴火」。

立體派成員之一馬塞爾杜尚(Marcel Duchamp)又發展出「達達主義」,以展出現成物的方式實現對傳統藝術的顛覆和反叛,他因此被稱為「西方現代藝術之父」,導向了「任何東西都可稱為藝術」的理念。

德國「達達主義」的行動綱領更是與共產主義直接掛鉤,宣稱:「在激進的共產主義基礎上,一切富於創造的男女實行革命的國際聯合……立即取締私有財產,共同分享一切……要解放全人類。」

達達主義對傳統的狂熱批判,在法國演變為超現實主義,其代表人物是共產黨人布勒東(Andre Breton)。

他認為,共產主義革命是理想的革命形式。他反對一切理性、文化和社會制度的「壓制」,這代表了當時歐洲現代藝術的典型觀點。

其後不斷更迭的藝術運動還包括抽象主義、極簡主義和波普藝術等。抽象主義表達的是情感強度,反映反叛、無秩序、超脫於虛無以及逃避現實的內容。

到後現代主義那裏,公認的事實、常規、推理和道德觀念更是被全部粉碎。更有甚者,還有直接褻瀆耶穌和聖瑪利亞的所謂「藝術」作品。

現代派藝術家並非都支持左翼政治,但與共產主義在精神上相投──即以排神、取代神作為人類理性和生存的出發點。

這些「主義」一旦得勢,就呈現出滾雪球效應,最終基本上將古典藝術徹底邊緣化了。

3)以醜為美 顛倒傳統審美觀

現代主義藝術代表曼佐尼(Piero Manzoni)在1961年把他的大便裝在90個小罐裏當做藝術品出售,名為《藝術家之糞》。2015年,其中一罐在倫敦以182,500英鎊售出。(網絡圖片)
現代主義藝術代表曼佐尼(Piero Manzoni)在1961年把他的大便裝在90個小罐裏當做藝術品出售,名為《藝術家之糞》。2015年,其中一罐在倫敦以182,500英鎊售出。(網絡圖片)

各種現代藝術的出現及其後來的發展,以醜為美,徹底顛覆了傳統審美觀,甚至達到了怵目驚心、令人不堪入目的程度。

馬塞爾杜尚在小便池上簽名,以「泉」為題在紐約展覽,雖然當時被拒絕展出,這種「惡搞」卻被後來的藝術家和藝術院校認為具有「開創性」。

至此架上繪畫空前地被否定,裝置藝術隨之興起。伊弗克萊恩(Yves Klein)於1958年在巴黎依麗絲克雷爾畫廊舉辦一個名叫「空」的展覽,展出的作品竟是空空無物的四壁。

德國先鋒藝術家的精神領袖博依斯(Joseph Beuys)在1965年,整個頭部塗上蜂蜜和金箔,懷抱一隻死兔子唸唸有詞三個多小時──《怎樣向一隻死兔子解釋繪畫》。

博依斯認為「人人都是藝術家」,有一次,一個人實在忍無可忍地質問博依斯:「你講了太陽底下所有的東西,就是不講藝術。」博依斯平靜地回答:「我認為太陽底下的所有東西都是藝術。」

現代主義藝術代表曼佐尼(Piero Manzoni)在1961年把他的大便裝在90個小罐子裏當做藝術品出售,名為《藝術家之糞》(Merda d'Artista)。

2015年,其中一個大便罐頭在倫敦以182,500英鎊售出,相當於差不多20.3萬歐元,是當天同等重量的黃金價格的數百倍。

他還直接在脫光了的女人的臀部簽名,給那些讓他簽字的裸女命名為《活雕塑》(Sculture viventi)進行展出。

還有女教授脫光了把狗屎抹在身上展出的、有畫家用動物糞便亂塗的東西居然還得了著名大獎。

中國有的所謂「藝術家」赤身裸體,全身塗滿蜂蜜和魚油,讓蒼蠅沾滿自己的身體。這種場景讓人感覺到生命是下賤、醜陋和噁心的。

在BBC播放的一部調查中國「極端藝術」的紀錄片「北京鞦韆(Beijing Swings)」中,有一個所謂的行為藝術家,表演的是吃死孩子肉。

影片主持人瓦爾德馬簡納西恰克(Waldemar Januszczak)評論道:「中國正在製造全世界最離譜、最黑暗的藝術。」

其實,這是人追求魔性的結果。一些所謂「現代藝術」的齷齪噁心、下流無恥其實早已超出了人類的心理承受極限,「先鋒派」的所作所為就是一場藝術領域的真正的「文化大革命」。

這種潮流讓藝術界搞現代主義的人如魚得水,真正懂技法的畫家們舉步維艱,嚴格遵循傳統、刻苦磨練真正的技藝的畫家和雕塑家甚至沒有了生存的空間。(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