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延任立法會任期將完結,星期一(25日)舉行「惜別晚會」,特首林鄭月娥在閉門晚宴中發表一番講話,令現場的建制派不滿,也遭到外界普遍批評和嘲諷。

據香港媒體報道,周一(25日)晚上的閉門晚宴期間,林鄭月娥重提「反送中」抗爭運動過程中的個人感受,表示當時她受到最大的壓力是來自身邊的同事,因為連同事都覺得她做錯,更有建制派議員提出政府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執法問題。林鄭又稱,若不是當時她堅定硬挺,哪有今天的「和諧」,這些議員現在都應該要道歉。在場的建制派聽後感到不滿,有人私下批評林鄭的講話反映出她「小器、小家,不識人情世故」,令現場氣氛尷尬。

吳志森:林鄭不是永遠正確

對此,香港資深傳媒人,原《頭條新聞》電視節目及前D100主持人吳志森,周四(28日)在其社交媒體上的時事評論節目「森直口快」中,以「林鄭與建制面不和、口不和、心不和,關係爛到出面」為題,指出林鄭月娥太懂中共官場的「偉光正」政治,周一的言論,目的是想告訴所有人:「我才是堅定派。」並把自己曾經承認過的錯誤,全部推的乾乾淨淨,反而要建制派議員道歉。

吳志森表示,在「反送中」抗爭運動過程中,有一段時間林鄭躲在禮賓府不見人,然後叫了一些建制派團體進去談,談完之後林鄭還激動落淚,她還與一群講英文的商界人士進行閉門會議,並傳出了一個英語錄音。

據路透社2019年9月3日報道,林鄭在這段英語錄音中,承認自己對修例風波的責任,她說,「作為一個特首,為香港引來如此浩劫(havoc),是不可原諒(unforgivable)。」「既已深切道歉,如果我能選擇,第一件事就是辭職。」

吳志森說,這表明林鄭並不是「一貫正確」。對於香港社會出現這麼大的動盪,她一度認為她自己應該負上責任。但她出動警察、強推「國安法」,等她認為自己搞妥了、硬實起來了。於是,她把自己曾經承認的過失、不足、錯誤,全部推的乾乾淨淨,現在反而要建制派議員道歉。

「林鄭太懂中共官場的政治,那就是:『永遠不能對手下的人認錯,即使你錯的全都爛掉了。』這與西方政治不同的,做錯了就會對上司認錯、對下屬認錯、對民眾認錯、對選民認錯,然後鞠躬下台。但是,今天香港的政治是『偉大、光榮、正確』,怎麼可能認錯?更何況時過境遷,加上現在已有『國安法』,她怎麼可能認錯?錯的反倒是當時勸她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議員。」

殺掉反對派帶來假「和諧」

至於林鄭月娥在閉門晚宴中提到的「和諧」,吳志森反問「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會一面倒都贊成你?」他認為,現在沒有了反對聲音,「是因為民主派的人都已經被捕,全部坐牢了很久了。有的大半年,有的已經關了一年,都還沒有判刑。」

林鄭在晚宴上說:「和諧」。「難道這種情形能叫做『和諧』嗎?這叫做『清一色』,這種和諧太容易了,哪個敢吵就殺掉。這樣的話,『和諧』的定義要改寫了。這其實不是『和諧』,是恐懼。如果是大家產生了恐懼以後出現的『和諧』,那不叫『和諧』,那只不過是大家把自己的憤怒潛藏起來,因為恐懼的原因掩蓋了憤怒,不敢出聲。這樣的香港跟大陸就沒有分別了。大陸不是很『和諧』嗎?看看大陸的媒體就知道了,沒有反對聲音的,哪裡敢發出不同的聲音呢? 」

「有沒有不同的聲音,與敢不敢有不同的聲音,這是兩回事。建議林鄭要看到潛藏的暗湧多的不得了,不要沾沾自喜。」

屈穎妍:小學雞程度讓人咋舌

另外,《明報》專欄作家屈穎妍,28日以「沒有言謝,都該感恩」發表文章,指林鄭月娥不識大體,還存在一種危險的心理:「不必理別人感受,只顧中央點睇我。」「一竹篙棒打建制派,數落在場議員,小學雞程度讓人咋舌」。

屈穎妍認為,出席立法會惜別晚會的管高官與議員一起吃飯,應放低平日在議會的劍拔弩張,一笑泯恩仇,但林太一番講話就得罪了天下人,議員們在台下當然憤憤不平,有議員表示感到被冒犯。

屈穎妍反問,修例風波的始作俑者是哪個?她批評林太作為首長,卻未能服眾,小家子地數落大眾,「以後誰還會為你賣命?」@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