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銀行投資家近日表示,中共欲把香港打造成「南深圳」,香港地產商在「公私合營」之前,已經搶先一步把財富轉移至外國;而移民潮將使香港的金融經濟陷入無人駕駛的攬炒亂局。

金融自由臨巨大矛盾

資深投資銀行家、作家蕭少滔,10月14日在學者沈旭暉的網台節目表示,北京欲將香港打造成「南深圳」,因此現在香港經常看到過去只有在大陸才會發生的事情,比如大抓捕、無理拘禁、「等三年都不起訴」等等,這些現象在香港也變得見慣不怪了,香港的新聞變得跟大陸毫無分別。

中共在香港一方面實施監控、監管和政治清算手段與國內看齊,另一方面又依然堅持強調香港是「國際城市」,「律政司司長說要儘量爭取香港成為國際仲裁中心,問題是,鬼才會相信你。」

目前香港僅餘的「金融自由」,也面臨巨大矛盾。因為中共打算在香港設立《反外國制裁法》,強制在香港的國際金融機構就能否聽從美國制裁的問題上「選邊站」。

「香港過去能做國際金融中心,是因為香港的法制跟國際接軌吻合……這是英國人留下來的東西。但現在有人想改變,立《反制裁法》擺明是想改變,但又試圖令香港不會脫離國際金融市場。我想他們都在摸著石頭過河,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他個人預測,在港的外資銀行參與制裁異見人士,將面對英、美兩國政府的盤問。這種情況下,如果出現所謂的切割、脫軌,「香港極有可能變成深圳另外一種金融中心,但是國際成分還能剩下多少?」近日香港剛剛承銷第一批深圳市政府的債卷,購買的都是國際金融機構,表面看這次的試水很成功,等於是當局設計把香港金融市場「融入大灣區」,地位和角色分配跟深圳一樣,這條路能否走通呢?這可能要看歐美各國是否能接受香港變成另外一個版本的深圳。所以,在諸多的制裁下,當局依然睜一眼閉一眼,容許國際金融機構在香港繼續操作。不過這個測試暫時還沒完成。

「被槍指頭」四大家族將和平繳械

另外,中共當局實施「共同富裕」的新政策,蕭少滔認為,香港的「大地主」,在當局「用槍指著你頭部的那種『和平』」之下,怎能不繳械?」不過,他們不會坐以待斃,早就把主要財富轉移到外國,就算他們在香港的資產全部被充公,對他們也是絲毫無損的。

蕭少滔表示,四大家族掌握了香港大部份土地儲備,單是恒基在新界就有幾百萬平方米的土地儲備,只要他們肯拿出一半土地來開發,就能解決香港住房緊張問題。他認為港府會制定一個長遠計劃,如何時需要多少土地供應,「四大家族肯拿出或捐出多少土地來『公私合營』。這個很快會出現。」而且地產商連討價還價的機會都沒有,他們會「和平地繳械」。

他表示,過去地產商總是把施政錯誤全部怪罪給「反對派」,現在「反對派」一個不剩,地產商就不存在任何藉口,因為土地開發已沒「反對派」。地產商「根本就是把自己放下油鍋,有甚麼辦法不和平繳械?」

當然他們不會完全繳械,不過港府會長線利用他們而已。因為地產和金融息息相關,香港的股票市場、國際金融體系還有國際上的脈絡,金融和地產要力撐不出現崩盤的形勢,北京「一定要保住香港金融地位不可以倒下」。

「重點是留下這群財閥有利用價值的地方,錢也好,國際脈絡也好,他們能調動的社會資源也好,都是政府需要利用的工具,它不會開槍打死自己的馬,長線利用的形勢會很『和平』,用槍指著你的頭的那種『和平』」。

搶先一步轉移財富

蕭少滔說,香港各大富豪家族的生意王國其實早已全球化,他們主要現金來源也不在香港,主要資產都轉移到海外作家族信託,存放在中立國比如瑞士等等,即使他們留在香港的資產被全部充公,也「絲毫無損」。

「李嘉誠是最早起跑的一位,智慧在於跑步不能等開槍才跑,他的資金來源已經主要不是靠香港了」。公開資料顯示,屈臣氏是李嘉誠最會生金蛋的平臺,「屈臣氏作為零售集團,不僅僅是藥房,其實還包括超級市場、免稅店、專營店、授權零售、名牌代理一大堆,已經移到歐洲。」也就是說,李嘉誠最主要的現金來源已經不在香港,就算港府全部充公了李嘉誠所有在香港的資產,「對李嘉誠也是絲毫無損。」

其他幾大家族也是如此,比如,周大福企業和遠東發展公司,已在澳洲最旺的旅遊地點買下土地準備修建酒店、賭場,「難道只會盯著澳門嗎?」

「所以不是坐以待斃,反過來說只是有點不捨得而已,不過人身自由永遠比錢重要……所以這件事大家客觀地了解,別以為香港對他們真的這麼重要。」

當然,香港作為賺錢比較方便的地方,富豪還不想放棄,所以支撐著他們的業務不要那麼快出現崩盤。「甚至他們還可能會出來『吹和風』,說沒有人捉他們去訓話。稍後,他們可能會變成愛國的、主動地去投誠了。」

移民潮致經濟「無人駕駛」

中共用《國安法》打壓香港,在政治上全面收緊,白色恐怖籠罩香江,引發移民潮。作為應對,中共宣稱要解決港人的住屋困難問題。中共的懷柔政策能否奏效?

對此,蕭少滔笑言,香港人不笨,目前數據顯示的十萬人移民只是初步,差不多是香港的精英階層全部都走,甚至有的人走了都不讓你知道,名義上放假進修,那幾個月就足以安頓好家小。

「2021只是第一波高峰期,所有有小朋友的人,我沒聽到有人強硬要留下的。」

而移民潮給香港帶來的風險,就在於人才斷層。

蕭少滔表示,最近醫管局已經宣布,醫生、醫護人員的退休年齡要延期,而護士、技術人員再進一步專業化,提供更多的培訓名額。簡單地說,就是醫護人員出現了斷層。至於能否通過開放境外醫生執業,填補缺口,避免香港出現亂局?蕭少滔的看法是「比較悲觀的」。

未來3至5年會出現嚴重的人口斷層,「這批人口正是支撐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重要因素。懷柔政策能解決嗎?用住屋能解決嗎?肯定不能……香港會陷入一種無人駕駛、無兵司令的攬炒。」

「『國安法』之下,香港不會出現武裝革命的亂子。真正的亂子會出在哪裏?就是負責操縱複雜的現代經濟的人群,突然之間不見了。台灣已經接收了很多學術界的人,英國去了很多專業人士,退休的人就飛到加拿大或澳洲。英美澳紐,基本上都在排隊過去了。」

留守的人,就只能盡量避免香港太亂而已。@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