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一覺醒來,我變成了難民。」一位香港富豪哽咽地說。10月4日,特首林鄭月娥宣佈引用《緊急法》推出《禁蒙面法》,引發全民抗議,局勢惡化。當天,港股大跌,銀行大排長龍,民眾紛紛提取現金。一些香港富豪也開始徹底轉移資產。有分析稱,《緊急法》恐嚇走外資,令香港玩完。

港府正式啟動殖民時期的《緊急法》加劇香港局勢惡化,4日下午開始,全港18區市民同步舉行示威抗議,民眾還在各地一起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宣佈成立臨時政府與港府和中共對抗。

《宣言》聲明,香港政府已受北京完全控制,不能再代表香港市民,所以也失去了合法性,因此宣佈另組臨時政府,接管香港政務,並籌備民主選舉。

與此同時,不少超市、銀行皆大排長龍,民眾紛紛囤積食物、提取現金以應對未來的局勢變化。當天,港股暴跌近500點,恒生指數當日低見25612點,跌498點。

自由亞洲的評論指,港府啟動《緊急法》,恐嚇走外資,令香港玩完。評論稱,大家都質疑,政府推出《禁蒙面法》的真實目的,是否打算開一個動用《緊急法》的先例,讓香港特區政府以《緊急法》來推翻一國兩制,沒收私人財產,以至限制市民出境的自由。

評論指,這種公權力不受限制,不斷濫用權力與暴力的特區政府,是全球商人最害怕的「黑勢力」。當初大家害怕「送中」,如今港共令香港「變中」,把香港直接變成中國大陸一樣,無法無天,當然嚇怕外資了。

如今,除了繼續爭取自由人權,香港民眾已經開始思考:香港,回不去了,我的錢,該怎麼辦?

一位在新加坡、有十多年私人銀行經驗的資深業務員告訴《今周刊》,他的一位香港客戶近日把所有資產都轉移到新加坡銀行,約2億美元。

這位業務員介紹,這位香港富豪從事設計業,約60歲左右。8月份,這位富豪主動打電話要求面談,他和同事4人立即從新加坡飛抵香港。他們整整談了5個小時,從談投資、談世界投資趨勢,最後談到香港問題。

這位香港富豪說,「一覺醒來,我突然變成了難民……。」然後就哽咽了。

這位富豪其實很早就有英國護照,但他說「我覺得香港人才正要慢慢融入認同、覺得自己好像是個中國人了,突然就完全不是了,然後,香港正在消失中……,我也不覺得我是英國人,只是在那裏有個房子,有本護照,但我到底是哪裏人?……我是個難民。」

文章指,這位香港富豪情緒很低落、沮喪,最後他要求開設新加坡帳戶。日前,他已經把原本香港帳戶裏2億美元幾乎全部轉到新加坡帳戶來了。在許多香港人心中,這顆百年明亮的東方之珠,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反送中運動自6月爆發後,許多香港富豪已經開始轉移資產。香港資深銀行家吳明德對新唐人透露,兩次百萬大遊行期間的短短一個星期內,香港富豪已走資100億美金。

「我的銀行界朋友已經和我說,從6月9日遊行,到6月16日遊行,(香港富豪)他們已經走了100億美金了。」

從事銀行業30多年的資深銀行家、浸會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稱,香港富人們已經加快了轉移資產的步伐,因為人們的信心已經喪失。

他說,香港有錢人開始害怕了,害怕中共玩花樣,更害怕中共秋後算賬。

不僅轉移資產,很多香港富豪也準備離開香港。吳明德說,他身邊的有錢人都要走:「至少走一半,未走的人都預備走了。」

美國知名對沖基金大鱷巴斯也曾警告說,香港的銀行體系有著全球最高的槓桿率,香港銀行資產幾乎已達GDP的900%。反送中運動爆發後,為避免受到中共威脅,美國投資銀行家、英國投資銀行家或是CEO可能都會選擇搬離香港。

「我那些很富有的朋友們要走了,我想他們必須離開。」巴斯說,如果香港有錢人「大規模逃離」,將會造成香港銀行出現擠兌潮,導致香港金融體系崩潰,房地產市場遭受重創。#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