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曾經歷了毛澤東時代文化大革命的美國華裔移民表示,美國全國學校董事會協會(National School Boards Association)和美國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正在使用的、用來阻止學生父母發聲的策略,跟她在共產主義中國所看到的很相似。

據霍士新聞網(Foxnews)報道,現居維珍尼亞州的Xi Van Fleet女士表示:「當我還在中國的時候,我的整個學校生涯,都在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中度過,所以我非常、非常熟悉共產主義分裂人民的策略,以及他們是如何消除中國傳統文化、摧毀我們的遺產的。」「而這正是在美國正發生的事情。」

Xi Van Fleet說:「他們已經將這些學生父母稱為種族主義者很長時間了,但這並沒有起作用。」她指的是那些公開談論在學校裏推行「批判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的學生父母。「因此,他們不得不將他們升級為國內恐怖份子。」

美國司法部長加蘭德(Merrick Garland)上周宣布,除了其它努力外,將成立一個特別工作組,以確定如何使用「聯邦執法工具」,來起訴針對學校工作人員的犯罪行為。

他說,針對學校員工的騷擾和暴力事件有所增加,而「針對公務員的威脅不僅是非法的,而且違背了我們國家的核心價值觀」。

加蘭德的言論遭到了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肯塔基州共和黨參議員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的抨擊。麥康奈爾稱,學生家長們的抗議是「民主,而不是威脅」。

美國全國學校董事會協會(National School Boards Association)在加蘭德發表該聲明的前幾天表示,此類(來自家長的)威脅和暴力「可能相當於某種形式的國內恐怖主義」。

華裔母親Xi Van Fleet告訴霍士新聞:「我不得不說,這會適得其反。如果恐嚇起作用,那麼美國很久以前就已經衰落了。」

今年6月,Xi Van Fleet在勞登縣學校董事會(Loudoun County School Board)發表講話,表達了她對學校傳播「批判種族理論」的擔憂,成為了頭條新聞。她還加入了鄰近費爾法克斯縣(Fairfax County)的家長們的行列,譴責司法部的做法。

Xi Van Fleet對霍士新聞表示:「我確實有一個問題:下一步是甚麼?下一步是天安門廣場的鎮壓嗎?還是說,有一天,那些為孩子們大聲疾呼的父母們將面臨生命危險?這就是我來到這裏的原因。」

維珍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的Harry Jackson,是托馬斯傑佛遜高中家長教師學生協會(Thomas Jefferson High School Parent Teacher Student Association)的會長。他說,他所在社區的家長們在聽到這個消息後都很害怕。

Jackson告訴霍士新聞:「我能理解,家長們不想在學校董事會成員面前談論他們的擔憂,因為現在有一種恐懼。」

他還表示:「他們在這些父母心中灌輸了恐懼。他們在本應該給予服務和支持的社區中製造恐懼。」

最近把自己的兒子從托馬斯‧傑佛遜高中轉走的蘇帕娜‧杜塔(Suparna Dutta),也贊同Jackson的評論,稱司法部的聲明「令人震驚」。

杜塔告訴霍士新聞:「我很害怕。然而,我相信,我生活在這樣一個時代,如果我不為我的孩子說話,如果我不為美國的正義挺身而出,我不知道下一代還會剩下甚麼。」

Xi Van Fleet說,家長們不應該被最近發生的事情嚇倒。

她說:「這是為了你的孩子們。」他的兒子已在2015年從勞頓高中(Loudoun High School)畢業。她表示:「對我來說,我與之抗爭是因為這關乎我們的未來、這個國家的未來。所以我們不能被嚇倒。」#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