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政治的核心是劃分人群,然後挑起仇恨,製造矛盾。《毛澤東選集》第一卷中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1925)開篇即寫道:「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

把本來不存在階級對立的地方硬是分出對立的階級,然後挑動他們之間的互相鬥爭,這是共產黨奪權的「法寶」之一。

共產主義挑起鬥爭的主要方式是:片面放大各種各樣的因人心敗壞而造成的社會問題,並表明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不是人的道德問題,而是這個社會體制生病了,生病的原因是存在著某種壓迫,人們必須找到這個壓迫者,並與之鬥爭從而解決「社會問題」。

共產主義政治挑動的仇恨鬥爭不限於資本家和工人之間。古巴共產主義頭目卡斯特羅為古巴人指出了「人民公敵」:富爾亨西奧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及其支持者的「腐敗」以及大種植園主的「壓迫」是一切「不公」之源。

共產主義許諾推翻他們的「壓迫」就可以建立「公平社會」,從而挑起了古巴人和古巴人之間的仇恨、鬥爭,為共產極權鋪路。

在中國毛澤東的「發明」是向農民許諾「分田地」,向工人許諾做工廠「主人」,向知識份子許諾「自由、和平、民主」,讓農民和地主、工人和資本家、知識份子和國民政府鬥得你死我活,共產黨趁亂奪權。

在阿爾及利亞,共產主義頭目本貝拉(Ben Bella)發現挑起宗教爭端、民族仇恨是獲取共產政權的捷徑,因而掀起穆斯林和基督教徒、阿拉伯人和法國人之間的仇殺,貝拉則由此建立了共產政權。

Antifa崇尚暴力,反政府,屬於極左。2020年5月31日,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被Antifa組織利用,演變為暴力騷亂。(AFP)
Antifa崇尚暴力,反政府,屬於極左。2020年5月31日,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被Antifa組織利用,演變為暴力騷亂。(AFP)

對於美國這樣的國家,國父們以憲法立國,每個公民都效忠於憲法,社會通過家庭、教會、社區結成強韌的紐帶,因此整個社會的階級觀念相當薄弱,傳統階級鬥爭方法難以奏效。於是共產主義邪靈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從社會生活各方面來分化人群。

比如分化員工和僱主,通過工會擴大員工和僱主之間的矛盾;分化不同族裔,如黑人、穆斯林、亞裔、墨西哥裔等,藉民權而鼓動少數族裔和白人之間的鬥爭;分化不同性別:

如鼓動女權運動挑戰傳統父權;分化不同性取向人群,如同性戀權利運動即以共產邪靈為其主要背後推手,甚至為強化鬥爭造出新的性別人群,如酷兒(Queer,同性戀等的泛稱)等。

分化不同宗教信仰者:如藉「多元文化主義」挑戰傳統西方文化和歷史;分化不同國籍人群,如通過鼓動支持外來非法移民「權利」造成「外來者」和「本國人」衝突。

分化平民和政府執法人員,以「自由」的名義挑動人群和警察對抗、非法移民和聯邦移民執法人員對抗、州警察和聯邦執法人員對抗等等。

人群被劃分得越來越細碎,造成任何人講一句話、做一件事都可能不小心惹怒了另一群體,甚至引發一場衝突鬥爭。把鬥爭變成社會常態,把仇恨播撒入每個人的心中──這正是共產主義的險惡用心。

分化人群、挑起仇恨是同步進行的。列寧早就寫道:「對那些反對我們的人,我們應當而且必須通過語言在大眾心目中播撒仇恨、反叛和蔑視。」

共產邪靈在現代西方的政治手段,就是抓住一切機會,通過各種各樣形式的「社會正義」渲染和煽動仇恨,並使衝突不斷放大升級。

1935年美國紐約哈青檸黑人區發生騷亂,起因是社區誤傳一個黑人小孩偷盜商店的東西被打死。美國共產黨馬上利用這件事情組織黑人民眾進行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

當時在華盛頓DC組織大規模抗議的美國共產黨員倫納德派特森(Leonard Patterson)在退出美國共產黨之後披露了自己當年受命組織抗議的經歷。

1931年的「斯考特博羅男孩案」(Scottsboro Boys)中,九名黑人男孩被控強姦兩位白人女子,此案引發美國黑人和白人之間的嚴重對立。

美國共產黨馬上大肆鼓譟黑人抗議,利用此案扮演為黑人主持公道的角色,吸引了一大批追隨者,包括後來成為一左派總統導師的弗蘭克馬歇爾戴維斯(Frank Marshall Davis)便是因此而加入共產黨的。

美國學者保羅坎戈(Paul Kengor)博士指出,在這場案件中美國共產黨的目的不僅僅是吸引大批美國黑人,以及各種自由主義者、進步主義者和形形色色的「社會正義」鬥士加入共產黨。

更重要的是藉此把美國醜化成一個不公正的、種族歧視的國家,宣稱類似這樣的案件遍地都是──只有共產主義和極左派的理想主義才能夠把美國從「邪惡」和人民被「壓迫」的「病態」系統中拯救出來。

當代美國的每次大規模社會衝突、騷亂中,都少不了共產主義團體在其中煽風點火。1992年洛杉磯黑人羅德尼金(Rodney King)因醉駕被白人警察抓捕中遭到毆打的錄像在電視新聞中公布。

案件判決後原本和平的抗議人群正要散去時,突然有人用金屬廣告牌砸向一輛過路的汽車,於是抗議迅速升級為一場大規模的燒砸搶騷亂。

洛杉磯縣警長(Sherman Block)在被問到共產黨黨徒在騷亂中的參與時說:「毫無疑問,這幫人在其中燒、砸、搶。」

騷亂數天中,校園和街上到處是美國革命共產黨(The Revolutionary Communist Party)、社會主義工人黨(Socialist Workers Party )、進步勞動黨(Progressive Labor Party)、美國共產黨(CPUSA)等各種共產主義團體派發的傳單。

其中一張寫道:「為金的判決復仇!……戰士們把槍口調轉過來!士兵和工人聯合起來!……」一位洛杉磯警察透露,「在判決宣布之前這些混蛋們就在發傳單了。」

列寧早就指示共產黨徒:「騷亂—抗議—街頭戰鬥—獨立的革命隊伍,這是大眾起義的發展階段。」

前文提到的前美共黨員派特森也披露共產黨徒如何專門受訓,按照列寧指示的方法在衝突中煽風點火,把抗議變成暴力騷亂,最後發展到街頭戰鬥;甚至在沒有衝突的情況下不惜故意製造衝突。

西方許多暴力組織都是共產黨同路人。圖為2020年6月20日,英國激進份子舉著「BLM(黑命貴)」標語牌遊行,抗議美國非裔弗洛伊德之死。(Getty Images)
西方許多暴力組織都是共產黨同路人。圖為2020年6月20日,英國激進份子舉著「BLM(黑命貴)」標語牌遊行,抗議美國非裔弗洛伊德之死。(Getty Images)

今天西方社會煽動騷亂、暴力的形形色色的組織,可能自稱「團結一致」、「安提法」、「終結父權制」、「黑人的命也是命」、「拒絕法西斯主義」(「Indivisible」 「Anti-Fascist」、「Stop Patriarchy」、「Black Lives Matter」、「Refuse Fascism」)等等,儘管名稱不同,其實都是共產黨徒或者共產主義同路人。(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