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鎘米」近年來在中國大陸一直是屢禁不絕。日前,田野儲備糧管理有限公司(簡稱田野公司)被曝光在2018年至2020年間共購入1,000噸鎘(Cd)含量超標稻穀,價值240萬元(約合37.2萬美元)。

田野公司是中國湖北省咸寧市崇陽縣的國營企業。審計發現:由於崇陽縣發展和改革局的監管不到位,田野公司虛假記錄稻穀產地信息,導致無法準確追蹤糧食來源。中國糧食市場上有多少鎘含量超標的大米(簡稱「鎘米」)再度被關注。

田野公司「鎘米」的信息被媒體曝光後,查找崇陽縣政府曾公布過的相關信息,顯示「內容不存在或已刪除」。崇陽縣政府官網公開的審計工作報告只到2019年,《關於2020年度縣本級預算執行及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或已刪除。

鎘是一種有毒、有害的元素,長期積累會損害人體的骨骼、腎臟,是對人體健康威脅最大的有害元素之一。新生兒體內幾乎不含鎘,人體中的鎘幾乎都是後天從食物、環境中來的。那「鎘米」距離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有多遠?

「鎘米」源於農田污染

崇陽縣市場銷售「鎘米」的查處信息有限,公開信息能查到的是2020年1月份的450公斤「鎘米」,顯示原因排查可能是「廠家在加工漂白時二氧化硫使用量超標」。然而據目前的食品安全研究,中國「鎘米」的真正源頭是「工業廢水排放、污水灌溉等造成重金屬污染土壤和水環境」,因此「糧食、蔬菜等各類食品均受到不同程度的重金屬污染」。鎘只是其一,還有其它的重金屬,如鉛、汞和砷等。

中國鎘米大量被媒體曝光可追溯到2013年,當時有萬噸「鎘米」輸送進了廣東省,源頭是曾經稱為「魚米鄉」湖南。這批「鎘米」主要來自有色金屬產區郴州。同年7月,環境重金屬健康問題研究專家尚琪在2013年7月曾就大米鎘超標做過一次網絡訪談,題為《誰為農田污染負責》。尚琪當時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環境所下屬的環境流行病與健康影響研究室的研究員、副主任。

尚琪認為:郴州的農田污染主要是由於礦山開採過程中的尾砂、廢渣導致的。尤其上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除國企採礦冶煉外,還有大量的私企進入,採出來的尾砂廢渣在有色金屬的礦區漫山遍野的堆放,很難處理。

大米以畝產700公斤來估算,如果有萬噸大米污染,必然有萬畝的農田被污染。尚琪認為污染這麼大面積的農田是「嚴重的犯罪」。

尚琪還提到:有的污染區已經持續污染幾十年了,與大氣和水污染相比,農田鎘污染因為無色無味,所以不易覺察;此外,土壤污染還具有隱蔽性和難檢測的特點。他說:「因為鎘是屬於微量的一種元素,對它的檢測也有極高的要求,一般來說對儀器、對人員資質、還有質量保證體系,都有比較高的要求。所以,有些地方技術力量達不到的時候,你也檢測不到鎘污染來源,實際上在靜悄悄地發生了。」

尚琪還用「微量的、靜悄悄的、持久性的、長期的、很隱蔽的」來形容鎘在人體積累的過程。他因此呼籲相關政府組織污染區的農民檢查健康狀況,提供安全的大米來替代鎘米。

就每公斤大米0.2毫克鎘的標準,他認為:「因為鎘不是人體生長維持正常身體功能所需要的元素,它是有毒有害元素,從理論上講,我們對它應該是零容忍,沒有更好,標準應該是越來越嚴格,而不是越來越放寬。」

「鎘米」在2013年的糧食市場上分布有多廣呢?據中共官媒在當年5月份的報道,南京農業大學農業資源與生態環境研究所公布了那幾年在華東、東北、華中、西南、華南和華北六個地區縣級以上市場隨機採購的91個樣品。結果顯示:10%左右的大米是「鎘米」。當時中國幾乎沒有關於重金屬污染土地的種植規範,大量被污染土地仍在正常生產稻米。

「鎘米」屢禁不絕 「鎘麥」也現身了

有關湖南鎘米的報道,自2013年後基本沒停過。 2019年,湖南省株洲市攸縣的兩名米商和另兩名廣東米商在廣東省陽江受審,因為這四人聯手把2,600噸鎘米從湖南賣入廣東省陽江東城國家糧食儲備中轉庫。

2020年4月24日,湖南省益陽市委宣傳部表示,就「雲南昭通市鎮雄縣銷毀一批來自湖南益陽的重金屬超標大米」的報道,經調查核實後決定對7家涉事企業予以立案調查。

鎘米的問題也遠不止在湖南。今年3月一條交易公告顯示,國家糧食浙江交易中心受杭州餘杭區糧食收儲有限責任公司委託,於2021年3月4日舉辦網上競價銷售交易活動,標的為2020年餘杭產粳稻穀2,153.08噸(重金屬鎘超標)。競得方只能將此批糧食粉碎後用作飼料或工業用糧,不能用作口糧。

杭州市疾控中心在2014年到2016年所做了「杭州產大米中重金屬污染現況調查」,結果顯示杭州地區稻田土壤鎘污染嚴重、本地產大米鎘超標嚴重。 2020年發表的《杭州產大米中重金屬污染狀況調查及暴露風險評估》稱,大米鎘含量的超標率為42.5%。

因是農田污染所致,所以除了「鎘米」外,還有「鎘麥」,即鎘含量超標的小麥。 2017年3月,環保公益組織「好空氣保護俠」再度曝光河南新鄉市鳳泉區塊村營村的小麥樣本鎘含量全部超標,超標範圍從一倍到十幾倍不等。媒體報道,「鎘麥」出現在新鄉其實並不奇怪,因為新鄉是「中國電池工業之都」,也是中國新型電池及材料高新技術產業基地,導致當地污染嚴重。

分析:「鎘米」在中共制下「沒得治」

中國的環境污染不僅種出了「鎘米」、「鎘麥」,更是在防不勝防中很隱蔽地損害了老百姓的身體健康,貽害子孫後代。民間不是沒有發聲抗議,那結果呢?

2019年10月,備受關注的江西九江市鎘米公益訴訟有了定論,說是九江礦冶和原告「自願達成協議」了。雖然已披露九江礦冶長期違法經營,但當地政府原本表態「永久閉礦」的說法不僅不了了之,政府官員還質問前去檢測農田和稻穀鎘含量的志願者「有無資質」。

中共體制下,不僅各地的污染源沒法根治,湖南官方對「鎘米」的處理也讓人生疑。今年1月8日,湖南糧食中心批發市場公開拍賣一批鎘超標稻穀。交易公告要求,加工後的成品鎘含量要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據披露,知情人士稱:「處理方法應該是物理調配,說白了就是摻。但有的企業也有技術是加工成大米粉的。反正最後成品要變成0.2毫克/千克以內的。」

本月25日,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就此對大紀元談了他的看法。他說,中共從本質上是不珍惜生命的,這就決定了「鎘米」像其它食品安全、生產安全問題一樣根本解決不了,是「沒得治」。

「這麼嚴重的食品安全事故如果在國外,政府一定會處理,媒體也不會放過,但在中國這樣的問題根本解決不了。」李元華說。

他進一步表示,「中共根本不珍惜生命,從幾萬人死亡的災難,到貽害萬年的嚴重污染事件,中共這個邪惡政權的處理思路都是一樣。中共體制下的國民和企業也都沒了敬畏生命這個概念,明明是害人事做起來覺得理所當然,賄賂官員,法律成一紙空文,只顧利益方撈錢,什麼貽害萬年的事,這些人根本不在意。」

李元華強調:中共真正關心的是「維穩」,只要能「維穩」,是非曲直可以完全不顧,所以「鎘米」這樣的問題在中共體制下根本無法解決。@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

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