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變革,通常進展速度緩慢——尤其在涉及到國防議題時。所以有時候,當相關事件發生,就會特別引起人們的注意。

8月27日,兩名日本自民黨(LDP)政治人物,也是國防專家,與台灣執政的民進黨(DPP)的兩位同僚,在線上進行了「安全」討論會議。

這是雙方第一次,所以更是值得引起關注。

下面的評論探討了會談的意義,以及日台防禦關係未來的可能發展。

日台安全會談有多重要?

這次會談發生的事實,本身就至關重要。日本正在展現出一種風骨,因為這樣的會談在五年前是無法想像的。東京與台灣基本上沒有安全關係可言——因為害怕激怒中共。但現在,日本自民黨政治人物正在(即使是線上的)與台灣同僚會面,討論有關國防和安全的問題。日本政府對此非常公開,並沒有試圖隱瞞或淡化該會談。

此外,日本也沒有公眾反對。事實上,稍早關於地區性防禦話題(包括台灣和中國)的民意調查顯示,日本公眾認為日台會談是必要的,如果不僅止於常識的話。

但是,有人會說「這只是幾個自民黨政客」而不是真正的外交官在進行會談?確實如此。但他們仍然得到了菅義偉政府和外交部的批准,尤其外交部一直有一個「親中」派系。而日本的產業和商業利益——眾所周知地,寧願安撫中國,以確保市場進入——也沒有阻止會談的發生。

事實上,有跡象顯示,日本官員可能已經將安全利益,置於經濟和商業利益考慮之上。

2017年4月28日,日本海上自衛隊驅逐艦足柄號(JS Ashigara, DDG 178,前),阿利‧伯克級驅逐艦韋恩‧E‧邁耶號(USS Wayne E. Meyer, DDG 108)和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香普蘭湖號(USS Lake Champlain, CG 57)正穿過菲律賓海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2nd Class Z.A. Landers)
2017年4月28日,日本海上自衛隊驅逐艦足柄號(JS Ashigara, DDG 178,前),阿利‧伯克級驅逐艦韋恩‧E‧邁耶號(USS Wayne E. Meyer, DDG 108)和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香普蘭湖號(USS Lake Champlain, CG 57)正穿過菲律賓海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2nd Class Z.A. Landers)

日本方面的動機是甚麼?

日本感到害怕了!終於,官方和政界有了足夠廣泛的認識,即台灣的防禦就是日本的防禦。如果台灣被中共控制,日本的防禦將被「包圍」。那麼,在台灣作戰的中共海軍和空軍,將能夠覆蓋日本東部的路徑——有效地包圍日本。

此外,中共軍隊還可以切斷日本大部份商業交通(包括能源供應)必經的南海航道。9月初,北京宣布,進入中國水域的某些類別的外國船舶,將受到中共的直接監管。北京聲稱擁有大部份南海(和東海)的管轄權。總有一天,北京將執行「法律」——正如東京所熟知的那般。

日本很多人(尤其是軍界和防禦界)早就明白台灣的重要性,因為現在對日本的威脅已被廣泛承認,無法再避免或忽視——即使這一直是日本官員處理棘手問題的偏好做法。

日本當然也意識到,如果美國在中共發動襲擊時出手幫助台灣,美國在日本的基地也將成為目標。所以無論如何,日本都會捲入這場戰爭。

那麼,日本對台灣的這種「傾靠」,是否為長期政策?

答案:是的。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幾年前,曾經呼籲與日本建立安全關係。由於日本的缺乏意願,當時這個想法無從實現。然而,現在我們可能已經看到了實現這一目標的第一步。日本自民黨和台灣民進黨的政治人物,同意今後定期舉行會談。這樣定期性的政府對政府之間的安全討論,是合乎邏輯的下一步。

日本人也對來自中共的威脅,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感受,這種危機感,始終存在於日本人的內心深處;這可能是源自於兩千多年的歷史,並且是近鄰國家之故。除此之外,日本在心理層面上其實無法接受,在中日關係裏扮演著「次要」的角色——至少不是自願的。

那麼,在不久的將來,日台防禦關係將如何發展?

要讓這種關係獲得進展,應該有很多的可能性。就日本方面而言,其實只需要拿出一點點想像力和勇氣。

在這一點上,日本可能正在考慮如何將「信息傳遞出去」但又不會「做得太過火」。然而,日本也在關注美國對台灣的一舉一動,並可能會做出相應的調整和行動。

近期,日台軍事合作最有可能的是交換「聯絡官」(即國防武官),並讓國防官員(軍職和文職人員)就不同的主題舉行會議,例如,情報共享等。我們可能還會看到台灣軍官受邀參加日本的活動、訪問學校和參與課程,反之亦然。

台灣海軍艦艇與日本海上自衛隊,或台灣空軍與日本航空自衛隊,在互動上若只是單純相互釋出善意的點頭之交,近期內可能不會發生。但如果由美國帶頭「破冰」,結束對台灣軍隊40年的孤立,日本也許會旋即加入。

如果中共想繼續嚇唬所有人,日本更有可能採取比目前想像中還要快的行動——即使沒有美國的批准。激勵日本往往需要一場危機——而中共正迅速成為這樣的危機。

2019年4月23日,中國海軍的094型晉級核潛艇長征15號在中國山東省青島附近海域參加海軍閱兵。(Mark Schiefelbe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4月23日,中國海軍的094型晉級核潛艇長征15號在中國山東省青島附近海域參加海軍閱兵。(Mark Schiefelbein/AFP via Getty Images)

日本和台灣的人道救援合作契機?

8月27日線上安全會議宣布的其中一項成果,是讓日本和台灣的海岸警衛隊,在國際人道救助暨災害防救(HADR,以下簡稱HADR)方面進行合作。

這是一個好主意,也是日台雙方合作的有利出發點。

反對拯救生命的想法,勢必非常粗暴——北京無疑會這麼做。

HADR的訓練與反應,具備著實際的現實適用性。在台灣及周邊地區,每年都不乏遭逢自然災害。日本和台灣可以從規劃會議開始,然後轉向桌上推演、實地演練,以及對真實災害的實際雙邊和多邊反應。

如果從一開始就將美國海岸警衛隊納入HADR這一計劃內,也可說是一個好主意——出於政治目的,當然還包括美國可以提供的資源和專業知識等優勢。

無論如何,計劃發展到某個階段,各自的軍隊終將必須加入一起合作。軍隊是實際執行HADR操作的單位。因為海岸警衛隊可以進行一些有限的人道主義救援活動,但無法進行大規模類似海嘯或颱風後,所需要的全面性HADR救援行動。

HADR是一項開展軍事合作的好方法——牽動台灣、日本、美國和其它自由國家。

總而言之,最近的日台會談可能會打開許多大門。台灣已釋出意願,只要日本主動推展進程。我想,日本應該會同意。而且,如果有必要,美國也應該出手相助,幫助日本。

新首相當選後,日本對台灣和對中共的政策會發生變化嗎?

首相如果是出自自民黨,則不會有變數。但如果反對黨獲勝,事情就會變得有趣。日本的反對黨裏也有「遷就中國主義者」(親中派),他們渴望採用屢屢失敗的政策。北京屆時當然也會企圖測試新的東京政府。

作者簡介:

格蘭特‧紐森(Grant Newsham)是一名退役的美國海軍陸戰隊軍官,也是一名前美國外交官和企業高管,他在亞太地區生活和工作多年。他曾擔任太平洋海軍陸戰隊(Marine Forces Pacific)情報後備負責人,並兩次擔任美國駐東京大使館的美國海軍陸戰隊武官(the U.S. Marine attache)。他是安全政策中心(the 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的高級研究員。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原文Japan–Taiwan ‘Security’ Talks: Something New and Significan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