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生育率下降、老齡化加劇、內需不足、經濟下行壓力加速凸顯的大背景下,中共欲推所謂「共同富裕」、強調第三次分配,以此作為經濟發展的核心目標。

然而,今天中國高速增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人勤勞卻還是不富有,一個主要問題是,初次收入分配沒有實現居民收入基本同步經濟增長。

如眾所周知,初次分配的重要組成部份──勞動者報酬,其衡量指標為全國居民的勞動收入在GDP中的佔比。有關資料顯示,在成熟的市場經濟中,初次分配後,勞動者報酬佔GDP的比重,美國接近於70%,其它國家和地區普遍在54%至65%之間。

而中國的GDP增速雖是發達國家的好幾倍,勞動者報酬佔GDP比重卻低於50%。如浙江官方對外發布《浙江高品質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實施方案(2021—2025年)》,提到該省將以解決地區差距、城鄉差距、收入差距問題為主攻方向,目標到2025年,勞動報酬佔GDP比重超過50%。

根據公開報道,早在2009年,很多機構研究都表明中國勞動者報酬佔GDP份額呈現下降趨勢。2010年官方說法也有佐證。全國總工會官員(中華全國總工會集體合同部部長張建國)表示,該比值從1983年的56.5%,此後逐年下降至2005年的36.7%,22年間勞動報酬佔比下降近20個百分點。此外,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接受採訪時表示,因為統計口徑出現變化,勞動報酬佔GDP比重被低估,從1993到2007年,居民部門的勞動收入由GDP的49.49%降至39.74%。

及至去年,《中國發展觀察》在一篇文中披露,2019 年,我國勞動報酬份額約35.1%。但是,扣減了個稅、社保繳費等專案後的居民可支配勞動報酬佔當年GDP的比重,2019年僅為25.6%。

由以上數據可知,勞動報酬在GDP中所佔比例,具體在50%以上還是以下,並不是問題的關鍵,勞動報酬佔GDP比重逐年下降才是關鍵。這種下降趨勢始於1990年左右,之後基本在一直強化。

舉一實例。在重慶市統計局網站發布2019統計信息「從勞動者報酬看重慶市初次分配狀況」中披露,直轄以來,重慶市地區生產總值初次分配中,勞動者報酬比重逐年下降,勞動者報酬佔GDP比重從1997年的52.2%下降到2005年的49.0%,生產稅淨額、固定資產折舊等佔GDP比重分別從1997年的9%、10.2%上升到2005年的12.2%、12.3%,勞動者報酬的下降表明,重慶市地區生產總值初次分配過程中,生產總值向企業和政府傾斜的勢頭比較明顯。

特別是,這份報告提到的這個「有關原因」,重慶市行業收入差距大的主要原因不是高收入行業收入太高,而是中低收入行業的收入水準太低。換言之,並非是富人「太富」,而是一般人「太窮」。所以,解決居民收入差距的關鍵在於提高中低收入階層的收入水準。

此外,黃奇帆2020年曾在公開演講中說過一個數據,或許更直觀。他說:我做過統計,重慶3千多萬人,2千萬農民家庭,財產性收入佔全部年收入3%,97%是勞動收入或者出去打工的收入,這個問題40年沒變,這就是中國農民窮的一個基礎性原因。

中國還有六個億低收入人群,主要是農工階層,這背後是他們難以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因為他們的勞動報酬所佔GDP比重不僅偏低,而且逐年下降。

雖然中共官員表示所謂「共同富裕」不搞「殺富濟貧」,但有輿論表示,殺富這種事宣傳引導仇商仇富到了一定程度,底層就會自己喊打喊殺了。也有輿論說,我們不要甚麼殺富,首先要官員財產申報制度;我們也不需要甚麼所謂「共同富裕」或第三次分配,我們需要的是拿回本來應該屬於我們的那部份。#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