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美之間的緊張局勢似乎不斷加劇,外界問得最多的問題之一,就是中美之間是否最終會爆發戰爭?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4月25日發表文章解釋說,中共不希望同美國發生激烈對抗,它將會盡全力避免同美國開戰。而中共不敢同美國開戰的原因就是:中共生死存亡所面對的最主要威脅並非來自美國,而是來自國內民眾。任何中美戰爭所引起的經濟和社會大動盪都將會導致中共倒台。

文章說,近期以來,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似乎日益惡化。由於北京方面近年來加緊盜竊美方知識產權的行為不斷被披露,特朗普政府與中共之間爆發了貿易戰等原因,中共甚至已經取代了俄羅斯,成為威脅美國利益和建國理念的主要對手。

鑒於緊張局勢的不斷升級,一些學者認為,中共不可能和平發展,美國應該進一步增強軍事實力來防範。但實際上,儘管有一些令人不安的事態發展,美國和中共都並沒有特意地走向衝突的道路,尤其是北京方面,它有著強烈的國內動機來避免與美方交戰。

中共將努力避免與美國發生任何戰爭,否則維護其執政的基石——國內的社會穩定將處於危險之中。多年來,中共領導人一直非常「執著於」社會穩定,是因為社會動盪將會威脅中國共產黨的生存。此前曾發生的大規模社會抗議,曾一度導致中國共產黨面臨崩潰,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給中共敲響了警鐘。

所以,從那時起,歷屆中共領導人都堅持「社會穩定高於一切」的信條。為了確保穩定,中共將中國轉變成為一個被全面監視的國家,甚至建立了大規模拘留營,實施了一套社會信用分數體系,懲罰或獎勵某些擁護黨和反黨的行為……

而在「外交利益和國內穩定」兩者之間,中共被迫首先要考慮外交政策將會如何影響國內的社會穩定,因為他們知道「對外戰爭會引發國內動盪」。其思維邏輯很簡單:一旦美國和中共之間爆發戰爭,必將會破壞中方的經濟穩定,破壞中共極力維持的國內社會穩定。

多年來,中共一直在追求天文數字般的 GDP 增長率,就是因為社會穩定往往取決於「政府實現持續增長的能力」。

雖然戰爭能夠成為一種「經濟增長方式」,但這種增長方式的結果最終將是可怕的。首先,戰爭的代價是巨大的,會帶來包括對土地、資本和勞動力的破壞。其次,大規模武裝衝突肯定會引發中國的社會動盪,而這將使中共置於極大的危險之中。

此外,中共已經感受到中美貿易戰所帶來的經濟影響。所以它非常希望解決爭端,而不是繼續面臨和擴大國內不穩定的風險。中美貿易戰放大了中共正在放緩的經濟,如果特朗普加徵額外關稅,將對中共的經濟增長造成「災難性」影響。

2018年,中共的經濟增長率達到了1990年以來的最低點,同時由於經濟放緩,中共也下調了2019年的經濟增長預期目標。因此,中共政府變得更加「渴望」同美國達成一項貿易協定。它還清楚地意識到,一場曠日持久的貿易戰將「尤其不利於本國經濟和社會穩定」。因此,一場與美國的真正戰爭只會更加加劇中共的經濟困境。

有人可能會說,民族主義是中共維持國內穩定的另一個驅動力,並可能會最終把中共推向與美國的戰爭。貌似有道理,然而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儘管經濟放緩確實刺激了中共產生通過使民眾關注外交政策來「轉移對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乏力的注意力」的想法,但與美國開戰,只能夠很短暫地轉移公眾的不滿情緒。

從長遠來看,中共的經濟將因戰爭遭到重創,而這種動盪可能會導致國家領導層的更迭。

而為了取悅民族主義鷹派而與美國發生戰爭將註定使中共最終滅亡。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參加美國約翰・昆西・亞當斯學會2019年學生外交政策論文比賽(John Quincy Adams Society’s 2019 Student Foreign Policy Essay Contest)的埃里克・阿森(Eric Asen)。該比賽要求論述的問題是:美國和中共是否走上了衝突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