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3年起,中共在全國範圍內擴建了約200座監獄,耗費了天文數字般的財政支出。有評論說,監獄人滿為患,中共不斷與民為敵,高壓維穩,是在紅朝末路上一路狂奔。

美國社交平台推特帳號「海風快報」近日發文披露,從2013年起,中國各地大約有200座監獄都不同程度地進行了擴建。並公開了2018年以來的部份監獄擴建項目,列舉了全國各地的34座監獄。而實際數目還遠大於此。

「海風快報」質問,「太平年月擴建這麼多監獄,這到底說明了甚麼?」

有網民調侃說,「不想把自己關進監獄,就快把這全部約40萬的共獨關進監獄就行了。現在共獨黨員約剩2,000萬不到,忠誠黨員僅剩2%,就是40萬。」

也有網民認為,「從東突厥斯坦(新疆)轉移了60萬維吾爾人,所以要擴建!」「新疆版在大陸建立實施。」「這些監獄算甚麼,『牆國』就是個960萬平方公里的大監獄!」

勞教廢除 中共擴建監獄

中共前一輪的監獄擴建始於1999年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鎮壓之後,巨額資金被投入公檢法機構,大陸的監獄也被大規模地興建、改建和擴建。

勞教制度於2013年底廢除,同一年,中共在各地開始擴建監獄。勞教所解體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並沒停止。

紐約訪問學者、中國人權律師滕彪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雖然是和平時期,但是中共一直是用戰爭的邏輯,它和人民實際上是處在某種戰爭的狀態。現在每天全國都發生數百起群體性抗爭事件,所以它的維穩經費早就超過軍費,它就是把國內民眾當作比外敵還要可怕的力量、更大的威脅。

滕彪說,「勞教廢除之後,的確是有一些之前會被勞教的人被刑事拘留,監獄和看守所的人數就會增加。」

對於中共擴建監獄針對的群體,滕彪認為,除了普通的犯罪份子,監獄裏有大量的抗爭者、上訪者、政治犯、良心犯、法輪功學員、地下教會成員等。

「(從)新疆的集中營把(關押的)一些人轉移到全國很多其它的省份,這是有可能的。新疆至少有150萬人被關到集中營,它可能容納不了那麼多的關押人數,所以需要向全國各地的監獄轉移。」他說。

項目額度動輒上億元 耗資巨大

近6年來,中共在全國範圍內擴建監獄,所耗費的資金恐是天文數字。

據貴州省監獄管理局官網上的「貴州省都勻監獄建設項目工程施工招標公告」顯示,該項目的資金來源及項目投資估算額為「國有資金317,726,943.79元(人民幣,下同)」。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這逾3億元的監獄項目,其計劃工期僅為「480天」,也就是一年半的時間。

2019年2月27日,貴州省清鎮監獄建設項目監理招標公告顯示,其資金來源及項目投資估算額為「國有和民營資金294,843,800.00元」。

並不是所有的監獄招標項目都公開了資金額度,同為都勻市政府工程項目代理建設中心招標的貴州省黔南(甕安)監獄建設項目,總用地面積139,964㎡(約209.95畝),卻沒有顯示投資額度。

除了基礎設施項目被斥以巨資,這還不包括「監獄監房安防系統建設」、「監獄信息系統安全等級保護建設」、「監獄數字化法庭建設」等名目繁多的監獄招標項目,都動輒花費百萬元。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監獄是中共專政機器的重要組成部份,與中共官場沒有特殊關係的人,是不可能拿到這樣的基建項目的。這裏面油水很大,無論當官的,還是建築商,都可從中大撈一把,投進去的都是納稅人的錢。

「中共以民為敵 末路狂奔」

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國就像一個火藥桶一樣,到處都在發生事情。社會失去公正了,擴建監獄反映了中共對社會危機掌控性的一種恐懼。

陳光誠認為,中共的殘暴到了一定的臨界點。「不管公正與否,先把人關起來,武警扛著槍看住你,你就不能對我的政權構成挑戰,這就是中共最最基本的一個思維方式。中共從來沒想過依法行事、以理服人,這不是一個流氓、土匪應該想的。」

王友群表示,「反動」這個詞用在中共身上最合適不過了。中美貿易戰重創中國經濟,老百姓的日子不好過。中共不是想辦法緩解矛盾,而是朝相反的方向動,不斷加大打壓民眾的力度,監獄人滿為患,就不斷建造新監獄。

他說,現在中國經濟下行,但中共不願在結構性改革上下功夫,怎麼簡單怎麼來,基建投資見效快。於是,就有人想到投資建監獄,可在短時間內提升GDP,出政績。 

滕彪說,「中共的政權性質就是這樣,搜刮民脂民膏,用納稅人的錢來建監獄,用國保國安監控民眾,納稅人被迫去養一個迫害自己的政府。這也是民主和維權人士要改變中共政治體制的原因。」

王友群說,「進入2019年,中共醜聞一個接一個,正往『中國共產黨亡』的末路狂奔。大建監獄就是中共『作死』的具體表現之一。到頭來,這些監獄很可能成為中共惡官的最後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