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雄安新區設立之初被中共提升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高度。然而僅4年,「千年大計」似乎已破滅。近日,中共發佈條例,把雄安降格為地級新區,並宣佈啟動北京相關機構的遷移工作。對此,有學者認為,中共二十大將至,千年大計無法完成,中央索性把這個燙手山芋甩給了地方政府。

8月3日,《北京日報》報道說,河北省人大常委會於7月29日審議通過了《河北雄安新區條例》(簡稱《條例》),這是雄安新區首部地方法規,將於9月1日起施行。

《條例》指,雄安新區將成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重點承接在京高等學校及其分校、分院、研究生院,事業單位;國家級科研院所、實驗室、工程研究中心等創新平台、創新中心。

《條例》還明確了雄安新區管理委員會為河北省政府的派出機構,參照行使設區的市政府的行政管理職權,行使國家和河北省賦予的省級經濟社會管理權限。

河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周英稱,制定雄安新區《條例》十分必要且緊迫。雄安新區行政管理體制、發展等關鍵性、綜合性事項,需要通過立法予以引導和規範。

紅二代:中共雄心勃勃的大項目又失敗了

對此,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紅二代王先生對《大紀元》說,4年前,中央把雄安定位為國家級的一個大項目,北方的深圳,雄心勃勃。但是現在問題比較嚴重,成為了省級的地方經濟開發區,說明這項大工程又失敗了。

王先生說,現在北京還在熙熙攘攘地往雄安遷移,到底順利不順利,還不明朗。

大陸知名媒體人高瑜也對《大紀元》分析說,新條例的推出,意味已經建成亞洲最大火車站的中國副都雄安,將轉為河北的地級新區,連降數級不止。

高瑜表示,北京三環以內是首都,中央政治中心。北京市委、市政府遷往通州,市屬企業總部也遷往通州,通州是北京政治、經濟中心。而雄安新區將成為副政治中心,央企、部屬學校總部一律遷往雄安,雄安又將成為中國經濟文化中心。

不過,北京觀察人士華頗認為,雄安新區最終是甚麼級別還要看,也可能還會提升。「現在來講,應該是河北省地市級一個單位級別,它有可能在以後會列為省部級的單位、副省部級的單位。屬於河北省的深圳。」

華頗說,當局將把中央的一些院校、文化機構遷到雄安新區,把政府的一些機構放到雄安,只是為了疏散首都的人口,並不是說北京市政府會進去雄安新區。

中共「千年大計」破滅

2017年4月1日,中共黨媒統一發稿,宣佈要在河北雄縣、容城、安新設立國家級的雄安新區,並將其與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相提並論,稱之為「重大的歷史性戰略選擇」,「千年大計、國家大事」。

由於「雄安新區」設立的日期是4月1日,不少人以為是愚人節玩笑。大陸知名學者蔡慎坤就曾撰文說,「雄安新區選在愚人節這天釋出,許多人還以為只是一個笑話,特別是那些在北京周邊三河、香河、廊坊、固安等地,搶到了一大片土地抑或一大堆房子的老闆和老百姓更不願相信,中央為甚麼把這個比肩深圳特區、浦東新區的雄安新區,擱在了一個人口稀少、污染嚴重的窮鄉僻壤?」

等人們反應過來,各地炒房客蜂擁而至,一夜之間,當地樓價從每平米4,000元人民幣,狂飆到了4萬元,直追北京、上海等一線大城市。

然而,四年多來雄安新區大規模建設並未啟動,街道冷冷清清,外來人員紛紛撤離。當地百姓還曾向《大紀元》投訴遭當局強拆,無處安身,維權被抓,求助無門。

「千年大計」將由河北地方當局買單

如今,中共當局推出新條例重新定位雄安新區,有評論認為,這實際上意味著「千年大計」將由河北地方當局買單。

高瑜說,4年前中央定位雄安新區為千年大計,要成為中國政治經濟中心。現在看來計劃難以完成,「中央把這個千年計劃的重擔交給河北省,說明中國現在經濟上的困境。中央可能也沒有大筆的錢來完成這個千年大計。索性就交給地方慢慢來吧。」

高瑜說:「明年要開二十大了,當年定的千年大計,如果沒有證據的話,那對二十大高層換屆的佈局會有影響的。所以現在高層乾脆把它作為燙手山芋或爛尾工程甩給地方了。」

「而且雄安成為河北省轄下地級新區,規格降了很多了,遠不如北京中心,北京中心還是北京市的政治中心。」高瑜表示,雄安作為北京的三環以內的中央政治特區的一部份,規格遠遠沒有達到。

雄安新區地勢低窪 專家:選址錯誤

「還有一點,北方大水災,南方也是年年大洪水,而且今年三峽受到的威脅更大,上游也在漲水,下游也在漲水,地方當局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洩洪,洩洪肯定就淹了下游。」高瑜分析說,這也讓人聯想到雄安新區。

「雄安起步區位於白洋澱北部新安北堤以北區域,地勢低窪,現有工程防洪能力偏低。這都是防洪的一個非常明顯的目標,所以在洪水滔天的情況下,當局把雄安拋給地方當局,也是一個甩包袱的做法。」

針對雄安的地理環境,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還曾專門撰文談「雄安新區選址錯誤」。他表示,雄安新區選在「冀中凹陷」,是華北平原最低窪的地方,違背了老祖宗的教導,這也是該區發展緩慢,而且未來也不可能有大發展的根本原因。

巨額投資打水漂?滋生腐敗空間

高瑜認為,雄安作為政治中心和經濟中心的任務長達4年沒有進展,投進去的巨額資金基本上打水漂了。而且面臨洪水氾濫,暴雨成災,以及在防洪蓄水等一系列政策的重大缺陷,中共不得不拋棄雄安新區。

雄安新區設立之初,北京傳媒學者喬木就曾發表評論文章說,雄安面臨北京、天津和石家莊三重大山的擠壓,以及陰霾的威脅,並不具備區域經濟優勢。相反,雄安新區的設立不過給地方官員提供更多的腐敗空間。

文章還質問,市場經濟喊了很多年,加入世貿也很多年了,還在不斷建自貿區、新區。為甚麼不把全國都變成新區,按市場規律辦事?難怪很多國家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自己一直就是計劃經濟的意識和做法?@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