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剃光頭也有罪

「文革」中搞鬥批改,大批幹部被下放「五七」幹校,接受勞動再教育。

M縣的清查「國民黨」運動,使得幹校的幹部一個個心驚膽顫,生怕厄運降臨到自己頭上。

在幹校,說不清幹啥體力活,每天起床後是早請示,緊接著吃早飯;吃了飯就出工,沒一點空閒;晚上勞動回來,還得晚匯報。不少幹部嫌頭髮長了沒功夫洗,乾脆找理髮匠剃成光頭,剃光頭倒挺方便。

這天,「造反派」頭頭到幹校做形勢報告,發現新大陸似地看見幾個幹部都剃了光頭。報告會後,他對幹校的頭頭說:

「你們這裏也不是避風港呀!也要繃緊階級鬥爭這根弦!」

「那是,那是。」幹校頭頭點著頭說。

「清查『國民黨』運動幹校進展如何?」

幹校頭頭心一驚,不知咋回答。

「……」

「階級覺悟太低了!」「造反派」頭頭說:「我剛才在上邊做報告,就發現下邊有好幾個『國民黨』!」

「啊!……」

「不是有幾個都留著光頭嗎?」「造反派」頭頭說,「留光頭幹甚麼?嚮往蔣光頭嘛!全是『國民黨』!不信審審看!」

幹校頭頭領旨,突擊審訊幾個留光頭的人。果然「戰果」輝煌。幾個留光頭的人忍受不了酷刑折磨,全招認自己是「國民黨」。

從此,再沒人敢留光頭了。

二、名字惹的禍

有位政治老師姓陳名為秀,與陳獨秀的姓名只差一字,文革中,這竟也成了罪狀。

紅衛兵把陳為秀捆綁了起來,說他是老「右傾」陳獨秀的孝子賢孫,之所以起這個名字,是在為陳獨秀鳴冤叫屈。

陳為秀被帶到一間教室,那裏赫然擺著一條長板凳。紅衛兵就用這條長板凳,讓過去向他們輸入知識的老師,也「學習」了一次「老虎凳」的知識。

陳為秀被「老虎凳」折磨得臉色蒼白,汗流浹背,痛苦不堪……被放下來後,他一步一步向教室的窗口艱難移去,沒等小將們作出反應,懷著對吃人不吐骨頭的「老虎凳」的恐懼,陳為秀衝出教室的窗戶,跳樓自殺了。◇

(本文根據劉興華著《瘋狂的歲月——文革酷刑實錄》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