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美國舉辦AI(人工智能)峰會,與會的十多個民主國家和國際組織領導人承諾,以符合自由、民主價值觀的方式打贏與中共的數碼科技爭奪戰。

稍前,7月8日至7月10日,中共主辦的第四屆年度「世界人工智能大會」在上海召開。中共躊躇滿志,工信部部長肖亞慶稱,部份領域技術創新應用能力進入國際先進行列,中國人工智能發明專利授權總量全球排名第一,核心產業規模持續增長,已經形成覆蓋基礎層、技術層和應用層的完整產業鏈和應用生態。

這兩次會議,凸顯中美AI之戰正在迅速展開。

事實上,AI被視為顛覆性技術,是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戰略制高點。雖然多國加入AI角逐,但據2019年1月聯合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公佈的研究報告,在全球AI領域的競爭中,美國和中共顯然已經取得領先。美中之間,中共野心勃勃欲彎道超車,美國有巨大優勢也有危機感,AI戰勢必越演越烈。本文就此談三個問題,提請各界關注。

其一、中共的AI野心能得逞嗎?

中共很早就有戰略考慮,押寶AI。2018年10月31日,習近平在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體學習時講,加快發展新一代人工智能不僅「事關我國能否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的戰略問題」,而且是「我們贏得全球科技競爭主動權的重要戰略抓手」,更是「推動我國科技跨越發展、產業優化升級、生產力整體躍升的重要戰略資源」。

從2015年《中國製造2025》、2016年「十三五」規劃、2017年十九大報告到2021年開始實施的「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均將人工智能作為科技發展的重要主攻方向,並上升為國家戰略。其中,2017年7月國務院專門推出《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確定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三步走戰略目標:第一步,到2020年人工智能總體技術和應用與世界先進水平同步;第二步,到2025年人工智能基礎理論實現重大突破,部份技術與應用達到世界領先水平,人工智能成為帶動產業升級和經濟轉型的主要動力,智能社會建設取得積極進展。第三步,到2030年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

雖然,中共也認識到發展人工智能是一項事關全局的複雜系統工程,提出按照「構建一個體系(開放協同的人工智能科技創新體系)、把握雙重屬性(技術屬性和社會屬性高度融合)、堅持三位一體(研發攻關、產品應用和產業培育)、強化四大支撐(科技、經濟、社會發展和國家安全)」進行佈局,形成人工智能健康持續發展的戰略路徑。

雖然,目前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發展迅猛(據中國互聯網協會發佈的《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2021)》,去年人工智能產業規模為3031億元人民幣,人工智能企業共1454家,僅次於美國的2257家。),被「十四五」規劃綱要圈定為七大數字經濟重點產業之一和事關國家安全和發展全局的八項前沿基礎核心領域之一。

但是如下三個短板是中共難以克服的,則可能使中共的AI野心可能碰壁:

第一,晶片問題。在專用晶片方面,中國差距不算太大,有望跟上國際潮流,但在通用晶片方面,相當長的時期內「自立自強」都是中共的妄想。第二,人才問題,以及相應的教育問題。在與美國、西方科技與教育「脫鉤」的大勢裏,問題將越來越突出。第三,政策和體制問題。中共整肅滴滴等等互聯網科技企業,掣肘它們赴美上市,打造「數字專政和數字柏林牆」,以及「國進民退」,民企統戰等等,都使人工智能科技企業難以安心、紮根中國。

其二,中美AI戰是一場「價值觀競爭」嗎?

在美國戰略界看來,中共的AI挑戰,遠遠超出了科技範疇,是一場「價值觀競爭」。3月19日,美國人工智能國家安全委員會(NSCAI)發佈的《最終報告》指出:中共使用人工智能作為鎮壓和監視國民的工具令人不寒而慄;中共在人工智能方面是美國的潛在威脅;美國必須贏得與中共之間的人工智能競爭,主張到2026年美國用於人工智能研發的非國防支出達到每年320億美元,並建立一個「聯盟」來推動人工智能的開發和應用。

在7月13日的AI峰會上,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表示,民主國家必須作出抉擇,「集中意志、精力和資源來改變數字革命的進程」。

他說,外界原以為,數字革命的第一波浪潮將會讓新技術推動民主和人權,但第二次科技浪潮卻見證了一場獨裁政權的數字反革命。「中國(中共)正是因為擔心數字革命會成為一股民主化的力量,於是開始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讓互聯網為獨裁政府服務。『金盾計劃』催生了一個精密的國內審查機制和被防火長城封鎖的互聯網。」「北京被稱為『天網』的大規模影片監控網絡和其它項目正在將數億個錄像頭與高性能計算、面部和步態識別技術相結合,並試點社會信用系統,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在全國範圍內實施算法技術下的社會控制。」

沙利文說:「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是否能夠推動第三次數字革命的浪潮,在其中打造了一個民主的技術生態系統,其特點是韌性、完整性、開放性、信任和安全,從而加強我們的民主價值觀和民主制度。」

也是在這次AI峰會上,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說,AI的開發和監管方式,要與「自由、開放、保護知識產權、尊重人權和私隱的民主價值觀」相一致,不能把規則制定拱手讓給中共。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指出,僅僅強調科技威權主義的恐怖、僅僅指出中共和俄羅斯等國的所作所為是不夠的,「我們需要美國和我們的夥伴保持世界上的創新領導者和標準制定者(地位),以確保普世權利和民主價值仍然是所有即將到來的創新的中心,並確保它為人民的生活帶來真正的好處」。

其實,早在2016年10月-12月,美國白宮接連發佈了三份人工智能發展報告,分別是:《為未來人工智能做好準備》、《美國國家人工智能研究與發展策略規劃》、《人工智能、自動化及經濟》;而2019年2月11日,時任總統特朗普又簽署了《美國人工智能倡議》(American AI Initiative);這四份基礎文件構建了美國的AI發展戰略框架,鞏固美國的「全面領先」地位。

此外,2020年6月,美國與七國集團(G7)以及澳洲、南韓、新加坡、墨西哥、印度、斯洛文尼亞和歐盟結成「人工智能全球合作夥伴關係」(GPAI),其聯合聲明中說,將「以符合人權、基本自由和我們共同的民主價值觀的方式,支持負責任和以人為中心的人工智能開發和使用」。

美國展開AI之戰,是對中共AI野心的沉重打擊。

其三,中共能打贏「無人戰爭」嗎?

當前,AI目前最大的爭議集中在監控和私隱方面,但最重大的道德議題卻是AI的軍事應用。就中共而言,雖然其利用AI打造無所不在的「第三隻眼」搞「全民監控」,謀求「全民統治」,已經令人厭惡;但其之AI軍事化(「無人戰爭」),卻更邪惡、更危險。

由於軍事科技和軍事思想的快速發展,「無人戰爭」逐步走入現實:通過強大的人工智能和信息傳輸功能,使作戰可以在完全沒有人類參與的情況下,更加高效、快速地進行。而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的中共,為追求全球霸權、挑戰美國,正在開發致命性的自主武器系統。對於中共來說,「無人戰爭」不存在敢不敢打的問題,而是一個有沒有能力打的問題。

甚麼是無人戰爭呢?請看五角大樓於2020年9月在亞利桑那州尤馬訓練場舉行的「融合」項目展示性演習。

演習期間,來自無人偵察機和偵查衛星的情報數據,發送給美國劉易斯-麥科德陸空聯合基地,在這裏人工智能電腦對目標迅速識別、定位。作戰指令通過高速保密信道發送給作戰系統,演習中使用了兩門XM1299自行榴彈炮。榴彈炮發射XM1113 Excalibur ER增程精確制導炮彈,擊中了靶場的T-72坦克和鎧甲-S1防空火炮兩個目標。準備和實施攻擊的過程中,決策中心和其它指揮環節並未參與。整個作戰過程,從發現目標到將其摧毀僅用20秒,而之前需要的時間不少於20分鐘。這場演習的一個重要看點是在決策過程中迴避了人的介入,在人工智能自主行動下達成了在20秒內摧毀目標的結果。

演習揭示了人工智能倫理學家一直在警告的問題:將人類排除在外,並將生殺大權完全交給一個自主的武器系統,不僅僅是一個道德滑坡的問題,它的毀滅性不亞於爆發核戰爭。

而中共內部有一種觀點:將人類排除在外的系統更可信賴,因為電腦不會試圖顛覆中共最高指揮機構的命令。由此,外界不難判斷,中共希望將更多的資源投入到人工智能或智能化武器,以確保能夠將槍桿子牢牢握在自己手中。的確,中共一貫強調黨指揮槍,它不允許軍隊被有頭腦、有獨立人格的人所控制。

中共在軍事領域的應用AI,來自於對美國的軍事研究,但中共憑其特有的、沒有道德底線的軍事文化和物質資源,在方法論層面逐漸與美國和主流國際社會脫離,企圖在人工智能領域靠放棄人類基本準則獲得所謂「跨越式發展」。這種在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統上沒有道德底線的追求,已經使全人類面臨威脅。

前述7月3日的AI峰會上,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表示,中共打算在2030年前在人工智能領域佔據全球主導地位,這涉及監視網絡、網絡攻擊、自主武器等多項任務上,而美國有信心打贏人工智能這場技術之戰。

他說,美國要為勝利而競爭,但要用正確的方式。「我們不會在安全、保障和道德方面降低標準……我們將依靠我們的開放體系和公民社會的長期優勢以及我們的民主價值觀。這是我們成功的路線圖。」

結語

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正在改變社會的方方面面。中共的AI野心及其沒有道德底線的軍事運用,使人類面臨空前的危險。就像不讓納粹德國率先製造出原子彈一樣,國際社會也應同樣齊心協力、竭盡全力不讓中共的AI野心得逞。#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