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3 月,中共教育部在高等院校新增37個本科專業,並將於今年秋季開始招生,其中與人工智能(AI)相關的新專業超過四分之一。早在去年12月,中共智囊《瞭望》新聞周刊就已把AI列為中國與世界競爭的六大賽道之一。

AI 屬邊緣科學(Fringe science), 即不同學科的邊緣交叉領域生成的新學科,涉及諸多的領域和學科,如電腦科學、信息論、控制論、自動化、仿生學、生物學、生理學、數學邏輯、語言學、醫學和哲學等。

在中共教育部新增的37個本科專業中,直接冠以「智能」的專業名稱有6 個:智能交互設計、智能控測工程、智能工程與創意設計、智能採礦工程、智能飛行器技術和智能影像工程。名稱中無「智能」,但與AI 相關的專業至少有4 個,柔性電子學、密碼科學與技術、智慧交通和智慧牧業科學與工程。其中柔性電子學(Flexible electronics)是AI 的基礎支撐,柔性人工神經形態晶元可實時模擬人類大腦進行學習與高速運算,從而滿足人工智慧技術對雲端運算等超強處理演算法的硬體需求。

2020 年8 月14 日,美國總統科技辦公室(OSTP)發佈《人工智慧與量子信息科學研發綱要:2020-2021 財政年度》報告,把AI 和量子信息科學(QIS)定為未來的關鍵產業,並強調發展這兩個專業關係到經濟發展和國家安全。

2021 年 6 月 18 日,上海官方組織媒體參觀人工智能展。圖為上海張江未來公園人工智能館。(Getty Images)
2021 年 6 月 18 日,上海官方組織媒體參觀人工智能展。圖為上海張江未來公園人工智能館。(Getty Images)

中共要在AI上爭世界第一

中共於2021 年3 月公佈的「十四五」把人工智能、量子信息和集成電路放在前三位,其中人工智能的優先級最高。

隸屬新華社的中共《智囊瞭望》把AI 視為和美歐等發達國家賽跑的六大賽道之一,文章刊登於《瞭望》2020 年第51 期。文中提到AI 技術涉及最底層的基礎技術、核心共性技術、典型應用場景技術等。

2021 年2 月4 日,在中國山東省註冊的浪潮電子信息產業股份有限公司與國際機構IDC 一起在北京發佈《2020 全球計算力指數評估報告》。報告顯示,美國以75 分位列國家計算力指數排名第一,中國以66 分名列第二,但中國的AI 算力世界第一。日本、德國、英國分別以55 分、52 分和47 分位列第三至第五名。

隸屬於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的賽迪智囊認為:「先進計算已成為大國必爭之地。」。

中共要利用AI 技術 成為軍事贏家

早在2017 年11 月,習近平提出軍隊要「全面提高新時代打贏能力」,要能打仗和打勝仗。如何在軍事上成贏家呢?

中國國防科技大學的雙月刊《國防科技》, 在2020 年第41 卷第4 期的文章《新一代人工智能在國防科技領域發展探討》中說,發展人工智能是「掌握未來戰爭主動權的需要」,「支撐軍工裝備研製生產模式轉型的需要」和「保障國防科技先進性的需要」;並強調人工智能提升「作戰指揮能力」,「保障了戰爭的勝利」。

中共國防注重借力各路AI 高手來一起發開智能算法。由火箭軍裝備部主辦,火箭軍研究院和航天科工四院十七所聯合承辦的人工智能挑戰賽「智箭.火眼」,從去年就開辦,到今年6 月1 日決賽結束。全國共有899 個團隊、1,640 個分隊和3,937 名選手參加。比賽獎金總額高達750 萬元(約合116.5 萬美元),以項目經費的形式提供給獲獎團隊用於研究智能算法。

中共國防部官網今年6 月12 日公佈的信息,被稱為「AI 藍軍」的AI 自主空戰模擬器已運用到航空兵的日常訓練中。

據中國中部戰區空軍某旅飛行大隊長方國語介紹:「AI 藍軍」是該旅飛行員與科研院所共同研發的。方國語曾在對抗空戰考核中奪冠,但最終輸給了「AI 藍軍」。他的體會是:起初不難打敗「AI 藍軍」,但它通過數據復盤,增長本領,最終獲勝。

中共AI技術缺乏科技倫理

就歐盟委員會於今年4 月21 日發佈歐洲首個《人工智能法》,賽迪智囊分析:中共在人工智能發展上「側重技術創新、平台佈局、產業培育等」,「但在法律規範、監管體系、標準框架等方面較為欠缺」。這反映了中共在人工智能發展上的現狀和走向。

復旦大學電腦科學技術學院院長姜育剛認為,中國的AI 應用缺乏科技倫理方面的標準。他說,在應用中已發現,智能演算法的決策沒有從改善人類生活、服務人類社會的角度來進行。

他以聊天機械人會「勸主人自殺」為例說,這是機械人從數據中學來的,並不是研發者設置的。此外,聊天機械人還學會了罵髒話和種族歧視等。AI 在中國發展衍生出此類問題,如果如此的行業標準運用到軍事中,擔心中共開發致命性的自主武器系統就不是杞人憂天了。

所謂自主武器是指能夠在無人干預情況下獨立搜索、識別並攻擊目標的新式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