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在政治、經濟、外交等方面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其中失業形勢嚴峻,穩就業被中共當局列為「六穩」目標之一。疫情在大陸已經持續近兩年,大陸的高校畢業生面臨前所未有的就業壓力,大陸勞工問題專家近日向《大紀元》披露畢業生就業方面的內幕。

高校畢業生大幅增加 僧多粥少

據官方數據顯示,2021屆中國普通高校畢業生總規模達到909萬人,同比增加35萬人。而根據中國企業調查數據顯示,在疫情衝擊下,2020年有100萬家小店直接轉讓或倒閉,衝擊了700萬人的就業。

在失業形勢嚴峻的大背景下,大陸媒體的報道是另一番景象。7月12日大陸媒體以「山東交通職業學院就業率超98%」、「浙江旅遊職業學院就業率98.78%」、「廣東碧職院畢業生就業率達99.5%」等等,報道了高校畢業生的就業情況。

「中國高校的各院系每年都報出95%以上的就業率,其實這是一個公開造假的秘密。」大陸一位關注勞工權益的專家劉先生告訴《大紀元》,「畢業即失業是學校、單位的一個公開的秘密。」

劉先生說:「管理就業的老師、輔導員和學生部的工作人員,就是負責這一塊,你必須有一個就業的協定,就是你跟某個公司簽了就業的協定,拿到學校來,學校才給你畢業證,所以就造成了一個官面上的就業假象。」

就在一周前,網易發表文章《2021年高校應屆生「實慘」,909萬畢業生,一半學生將會面臨失業》。文章稱,隨著高校不斷擴招,畢業生逐漸增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導致大學生就業形勢比較嚴峻。首先就是受到外界因素的影響,也就是疫情的不確定性,所以現在很多行業的發展也受到影響,大學生可選擇的機會比較少。

一位去年畢業的北京大學吳姓學生告訴《大紀元》:「今年不僅畢業生數量大幅增加、僧多粥少,還有去年受疫情影響留下來的、很多未能找到工作的往屆畢業生,大批海外留學生受疫情影響選擇回國就業也是一個關鍵因素。」

根據騰訊公眾號「企鵝號」文章《年輕人找工作最看重的,它排第一》,引述智聯招聘的資訊顯示:去年就業直接受到疫情影響的2020屆畢業生,畢業時仍有26.3%未解決就業問題。與此同時,疫情導致更多海外留學生選擇回國找工作。

全球職業數據發展庫WorkSop的調查顯示,2021年希望回國就業的人群,相比2020年的留學生數量增加了48%。

吳姓大學生認為,「目前中國的經濟狀況整體很不景氣,企業普遍生存困難,能提供的就業崗位可以說是不增反減,這些都勢必造成今年的就業形勢十分嚴峻困難。」

失業潮的另一面——招工難

近些年,大學生畢業即失業,現已成為中國的常態。與此同時,中國很多企業卻面臨著招工難,招技工更難的局面。根據中共官方統計,技工缺口大約是2,000萬。

關注勞工權益方面的學者劉先生表示,「中國用工荒出現在製造業,主要是經濟比較發達的沿海地區,這是一個結構性的短缺。因為中國的職業教育很差,中國的技術工人特別短缺。所以有的企業想招熟練工、技術工人招不上來。」

「因為很多大學生就業跟他學的專業一點關係都沒有,大概能夠跟專業掛鉤的工作崗位,也就百分之一二十,剩下的能找到甚麼工作就幹甚麼工作。所以整個高等教育是偏向於一般性的知識,而不重視這個專業性、技能性和職業化的這種教育。」他說,「這就是導致大學生這個勞動力過剩的一個重要的原因,也就是這個教育出了問題了。」

職業技校背後的黑幕

劉先生還提到了家長不願意送孩子上職業技術教育學院的原因。他說,「中國的職業技術學院本身,官方在這方面不重視,沒有投資、沒有師資力量,沒有教學設施及實習的基地。大量職業高等技術學院都變成黑中介。」

「黑中介就是他把這些學生招收進來,上一年教一些基礎課教程,第二年就給你送到工廠,美其名曰實習,實際上就是賤賣了。」劉先生解釋說,「因為你是學生工,不用簽訂正式勞動合同,也不用給你上甚麼三險五險,就是用工成本很低,幹的活跟其他工人一樣。」

他表示,企業特別願意用這種工人,企業跟學校簽合同,按一個月三千元(人民幣,下同)的用工費用,可能最後給學生只有一千多元。

「在這些職業技術學校就學不到真正的技能。這又是一種結構性的失業。」他說,「就是因為教育結構不合理,由於普通本科教育太過剩,高等職業、技術教育實用性的職業技能教育太短缺了,導致的失業也是很嚴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