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目前中國經濟大幅衰退的背景下,中國大陸今年874萬的高校畢業生遭遇了真正的「最難就業季」,很多人不得不面對剛畢業即失業的情況,而明年,這個問題將更加嚴峻,因爲明年的高校畢業生總人數預計是909萬。

就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喊出了口號,鼓勵大學畢業生到「城鄉社區就業創業」,也就是所謂的到「基層工作」,這個有點像中共在幾十年前搞的「上山下鄉」的2.0版,這也可能是中共解決當前就業難所找到的最便捷途徑了。

貧困學子下鄉

就在幾天前,中共教育部發出《關於做好2021屆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的通知》,要求大陸各省市「拓寬基層就業渠道」,各地要「鼓勵」、「引導」畢業生到城鄉基層、鄉村、西部等地「就業創業」。

在2019年3月時,就是一年半之前,中共共青團中央就曾經印發文件,聲稱要在2022年之前的3年裏動員超過1千萬青年「志願下鄉」,這一年半到底有多少人真的聽話的下鄉去了,中共現在還有沒給出個數兒,但是這第二輪宣傳又已經開始了。

從這個就業通知上,我們可以看到,中國高校生的就業情況有多嚴峻,而這種嚴峻讓中共又想重走幾十年前毛時代的老路。

在上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的時候,中共曾經搞過一場轟轟烈烈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中共在建政後,這幾十年來搞的各種運動多了,當然都是一個特點,就是根本的目的都是整人害人,打擊想要專政的對像。而這個上山下鄉,是中共針對當時知識青年們的一場政治運動,中共讓這些知青們到中國大陸的農村定居和勞動,美其名曰「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在中共的宣傳中,這個「上山下鄉」也叫做「下放」、「插隊」。

中共大規模、有組織地進行「上山下鄉」運動,主要是在「文革」期間,規模可以說史無前例,幾乎波及到中國大城市中的每一個家庭,這些上山下鄉的知青中,很多都是被中共定爲「黑五類」家庭的子女們,這些人因爲被中共認爲政治上不可靠,在升學和就業上都遇到巨大阻力,所以不得不選擇上山下鄉。

 

到了70年代後,知青們開始通過頂替、病退等各種辦法像潮水般返回大城市,也有知青們通過請願、罷工、臥軌、甚至絕食等方式的抗爭強烈要求回城。根據歷史數據,「上山下鄉」的知青總數大約在1,200萬至1,800萬人之間,而僅僅在1974到1979年的5年間,就有超過25,000名知青死亡。而這些回城的知青,因為失去了受教育的最佳時機,在中國九十年代的所謂「下崗潮」中又首當其衝被工作單位裁員失業。

當時毛澤東領導的中共政府喊的是「我們也有兩隻手,不在城裏吃閑飯」,用這個口號把千萬計的知識青年騙到了農村,從這個口號,也看出當時奪取政權後的中共,搞了各種運動把中國搞的一團亂,卻不會真正搞經濟、治理國家,造成了大量的無業城鎮勞動力,怎麼辦呢?就把這些人趕到農村去來解決失業人口問題。因此幾千萬年輕人的寶貴青春就這樣被荒廢了,無數家庭被強行拆散,同時也造成了各個層面的社會混亂。

一些曾經積極參與過文革運動的城市年輕人,在經歷了上山下鄉後,外加文革的衝擊,最後發覺自己被欺騙利用,也由此放棄了馬列主義這個騙人的意識形態。

或許在很多人的記憶中,上山下鄉運動造成的身心傷害還沒有撫平。但是,顯然中共對這場運動沒有任何反思。現在,中共面對經濟持續下滑的壓力,又喊出了高校畢業生到農村去,雖然現在沒有用「下放」和「插隊」的叫法了,但是思路卻和當年毛時代的上山下鄉如出一轍。

那我們來看看,今天畢業生的就業情況如何。

在中共官媒的報道中,說是今年874萬畢業大學生,有三分之一的就業率,但就是這個三分之一也是被認為有水份的,因為7月份時,在中共教育部下發的就業統計文件中,要求把開網店、做微信公眾號、電子競技玩家以及擁有網誌的人等,都歸類為靈活就業,就是無論是否有真實的收入,都要被算進就業統計數據中。

一些大學生就業服務中心數據顯示,今年的畢業大學生中,只有25%的應屆畢業生找到工作,如果按這個比例,那就有650萬左右的畢業生沒有工作,而且馬上面臨的是2021年的畢業季又要到來,馬上又有900多萬的畢業生要加入就業大軍,在目前中國經濟沒有明顯好轉的情況下,這900多萬的就業情況顯然也不樂觀。

那這些人怎麼辦呢?可能只能暫時呆在家中。而這些年輕的過剩勞動人口呆在城市裏,對中共來說,就像一桶隨時可能點燃的炸藥,讓中共強烈地感到不安全。怎麼辦呢?可能就想出了這麼個主意,讓這些年輕人到農村去。

年輕的「罵共」大軍正集結

只是,今非昔比,今天的大學生可不像文革時那樣好騙了,中共雖然使勁喊口號,但沒辦法用行政手段強制年輕人再去上山下鄉了。而且很多大學生,包括貧困地區的孩子上大學,都是想通過讀書改變命運,他們願意再回到貧困地區嗎?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說,中共最初鼓勵年輕人回鄉創業,沒人響應。後來李克強鼓勵大家擺地攤,也解決不了就業。現在又鼓吹內循環、雙循環,這個顯然也解決不了就業問題。接下來沒工作的年輕人要麼啃老,要麼在社會上遊蕩,隨時會變成一種抗議。

除了呆在城市中的畢業生以外,回到農村地區的畢業生也存在不得不在家「啃老」的情況。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程曉農說,在每年超過800萬的畢業生中,並非都像北大、清華這樣的名牌學校畢業,很大一部份是比較差的「三本學校」,這就導致在農村地區出現大批這樣的失業人口,他們變成了「啃老族」!這些人在自己家鄉沒辦法掙錢,也不肯下地種東西,只能靠父母養、同時一肚子火氣,所以現在大陸有很多農村的青年每天在社交媒體上翻牆啊等等⋯⋯整天找機會罵共產黨,發泄自己的不滿。因為完全沒有出路!

所以,中共急著想疏導高校畢業生到農村去,這或許是太一廂情願了,因為農村地區的畢業生都沒辦法在農村本地實現就業創業。看來,中共將不得不接受高校生就業難的問題。

自1949年以後,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幾次對中共政權產生威脅的社會動盪中,不少都與青年人失業有直接關係。《華爾街日報》報道說,1989年,中國的高通脹情況以及令人失望的就業前景,推動學生發起了天安門廣場的抗議活動。自此,當局一直密切關注年輕人的失業問題,並將其視為引發政治動亂的潛在因素,也以此來衡量社會的穩定。

現在,中共為了重新配置中國這些年輕人資源,消除社會隱患,又想故伎重施「上山下鄉」運動,只是,在這個新版的「上山下鄉2.0」計劃中,卻不包括中共權貴的子女們。

權貴子弟移民

12月4日,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說,在中共教育部動員畢業生去偏遠地區就業的同時,與之形成強烈反差的是,大批中共權貴子弟卻選擇了留學甚至是移民歐美。

有評論表示,中共官二代、商二代有些去了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有的進入國企、有的進入事業單位,有權勢的高幹子女還利用權勢經商。

所以,中共的這個「上山下鄉」,也都是看人下菜碟的,忽悠的都是黨國無權無勢的普通「韭菜」們。

外資撤離 影響的不僅是「中國製造」

就在中共展開「上山下鄉2.0」的同時,富士康(Foxconn)撤出中國的傳聞持續不斷。近期,根據路透社的報道,富士康首次將部份 iPad與MacBook的生產線遷出中國大陸,並在越南建立一條全新的供應鏈,這個越南產線將在2021年啟用。

有消息說,富士康遷出中國生產線是應 Apple公司的要求,以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降低人工成本以及對中國的依賴。

但是結合當前中國高校畢業生就業嚴峻問題,富士康的搬廠一事,卻讓人有種一葉知秋的感受。

外資遷廠,最大的問題是當地的就業。搬走一個廠,不僅僅是財政收入減少的簡單影響,而是民眾的就業問題,以及這些員工的家庭都會受到影響。

在中國投資界曾流行一句話,「2019年,會是過去十年中最差的一年,未來十年中最好的一年。」這句話如果套用在中國目前的就業問題上,可能也讓人覺得會非常有可能。

老年人延遲退休

除了年輕人被中共鼓勵上山下鄉外,老年人也沒有逃過中共的盤算。12月7日,有關中共要延遲退休年齡的傳聞終於落地,中共社科院專家提出實施相同法定退休年齡,統一將男女的退休年齡調到60歲。

其實這些年,中共要延遲退休年齡的傳聞一直沒斷,外界也普遍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大陸的養老金面臨枯竭,未來幾年將耗盡。11月20日,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曾發佈《養老金第三支柱研究報告》,預測在5到10年中,中國會有高達8萬億到10萬億元人民幣的養老金缺口,而這個缺口還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進一步擴大。

有分析說,一般談到的養老金問題是指城市居民。但中共對於機關幹部的養老,早已做了周詳的安排。退休金、養老金支付最高的,就是這些權貴階層。中共百分之零點幾的人,他們佔的醫療資源卻達到了百分之幾十,這種情況無疑加劇了養老金的負擔。這龐大的官僚體系,每年都有這麼多人退休,要養活這些人,實際上對社會就是個不公平的負擔,超出其它正常國家的負擔。

從高校畢業生一畢業就失業,再到延遲退休年齡,我們可以想像這樣的場景,年輕人不得不呆在家中提前過上退休生活,而父母一輩將繼續奮戰職場、養家餬口⋯⋯在中共的經濟亂象下,整個社會都在為中共打補丁,而普通民眾們,也不得不為中共變換著人生的角色和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