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血案發生後不足4小時即被港府定性為「恐怖襲擊」,早前有許多民眾悼念自刺身亡的梁健輝,事後至少有6人被港警方指控涉及「煽惑」言論等被捕。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撰文稱,任何人不得以言論及新聞報道自由等理由,對恐怖主義活動及進行「辯解」或「鼓吹」,否則可違「國安法」。有學者批評,鄭若驊對「港版國安法」的新解讀,令人擔心任何與政府不同的意見,會被政府上綱上線,被視為觸犯「國安法」。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12日在《星島日報》撰文稱,早前有人稱針對平民發動的襲擊才屬於恐怖主義,若針對的是政權、政府機構或執法人員不屬於恐怖主義,「這種看法明顯是荒謬」,她聲稱恐怖活動本質是「透過製造恐慌去脅逼政府」。

鄭若驊又稱,「國安法」有條文,對於「宣揚」一說,鄭若驊則引述中共學者王振民等撰寫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讀本》的理解,當中提到在「宣揚恐怖主義」問題上,「任何人不得以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新聞報道自由等理由」,對恐怖主義活動及其信念或理論進行鼓吹或者辯解。

她續稱,所有在公共領域就近期涉嫌「恐怖活動」事件作出評論的人,尤其是公衆人物,切勿發表任何有可能合理地會被理解為直接或間接宣揚、鼓吹或頌揚美化「恐怖主義」的言論。

鄭宇碩:社會憂發表評論被視為恐怖主義辯解

香港城市大學前政治學教授鄭宇碩12日對「自由亞洲」指,鄭若驊此言的確令社會擔憂,對相關事件發表評論,都會被視為恐怖主義行為辯解。他指,學者提出不同意見不代表是贊成或同情暴力行為,不讓人發表意見並不能消除社會矛盾。

他說,雖然自己反對暴力,但社會上出現這種極端情緒是一個「危險信號」,政府應該正視並自我反思,以減少社會的不滿情緒。

鄭宇碩說:「社會上出現問題,大家心平氣和進行討論,大家會擔心政府上綱上線,任何不同意見或與政府相反或不接受政府意見,都紛紛扣帽子指他們同情恐怖主義,因而會觸犯『國安法』,這並非以理服人。」

鄭宇碩認為,新聞工作者自然認為有責任報道事件,評論員等亦希望發表意見從而「真理愈辯愈明」,他指政府應劃清「紅線」。

侍建宇認為沒有證據只淪為「打嘴炮」

研究「恐怖主義」議題的台灣學者侍建宇接受本港媒體時表示,指控無依據,也不認為民眾悼念跟鼓吹恐怖主義有何關係,港府應檢討事件為何得到民眾同情。他在接受「自由亞洲」訪問時直言,沒想到香港已變成這樣,連討論的空間也沒有,並批評港府並無反思事件發生的原因。他說目前案件未有更多證據披露,例如若無證據,再討論是否恐怖主義並沒有意義。

侍建宇說:「你最後討論甚麼都要證據,可是我發現最近幾天一直在打嘴炮,一直討論定義。最後都是要證據,那個證據不是他說了就算。不管是物證或人證,你要拿出來給大家看,不是你自己定性說了就算,這算是哪門子的證據? 」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香港人的「反送中」運動被打壓下去,又失去言論自由,悲憤達到無以復加的程度,這宗血案就是一種同歸於盡的絕望狀態,應該更讓世界看清中共,共同圍剿中共政權。@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