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屯門區區議員、前恒生銀行法規部調查主任盧俊宇表示,美聯盟加速制裁,後果嚴重。(大紀元合成圖)
香港屯門區區議員、前恒生銀行法規部調查主任盧俊宇表示,美聯盟加速制裁,後果嚴重。(大紀元合成圖)

美國財政部以「直接壓制香港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以及民主進程,降低香港自治權」為依據,制裁林鄭月娥、駱惠寧等11名主要中港官員。市民們紛紛高呼大快人心、罪有應得,而林鄭等不屑一顧的回應被指作秀,無法隱瞞其內心真實的緊張和憂慮。

《香港自治法》授權美國政府,對與破壞香港自治和自由的中港官員,有業務往來的金融機構施加「二級制裁」。從現在美國前所未有的滅共行動看,香港政府裏的主要親共官員,未來都極可能真的無法在國際銀行開戶、資產被凍結、本人或家屬的公司破產,以及永遠不能入境美國。

香港屯門區區議員、前恒生銀行法規部調查主任盧俊宇,在現場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直播採訪時表示,香港所有的銀行都和美國有業務生意,如不遵守美國法規,輕則被罰款,重則取消帳戶,中資銀行是聽中共還是繼續做生意,處於兩難境地。用政治手段拘捕黎智英,必定加速五眼聯盟制裁。

香港金融穩定性令人隱憂,應儘快做開離岸戶口準備,對於一般市民,新加坡是個不錯的選擇。

美國宣佈制裁後,金管局(香港金融管理局)卻發聲明說,跟從聯合國的制裁,個別國家的行為香港不用跟從。盧俊宇表示,相信每一位銀行的從業人員都非常憤怒和失望,「金管局作為香港監管銀行的一個監察機關,絕對做不到監察機關的角色,反而是涉嫌以政治的手段,將銀行擺上非常大的試探的環境,這個我們表達非常的憤怒。」

盧俊宇說,他相信銀行會非常謹慎和認真地對待制裁名單,美國歷史性的、高調制裁香港官員,必然是要香港的銀行,無論是中資還是外資,都在短期內交出他們關於制裁實施的報告,包括有沒有凍結戶口、資產被處置的情況等。「美國的有關當局絕對是金睛火眼。」

「如果不遵守的話,大家可以看到,好幾年前,無論是外資銀行渣打、滙豐,甚至巴哈萊銀行等等,都被美國罰過很高的款項。而滙豐曾經很嚴重,是涉嫌違規,甚至連美國的牌照都被取消,最後要用五年時間才可以令到美國政府再次相信滙豐銀行,重新讓他們在美國有業務。」

對於被制裁的人,盧俊宇說,以後他們可能只能去崑崙銀行開戶,因為這個銀行曾經違反關於恐怖主義的法例,被美國取消執照,是一間不做美金生意的銀行。他補充說,崑崙銀行現在仍然有歐元生意,如果它再一次進一步犯規,歐盟去制裁的時候,那它連歐元的生意也沒有辦法做,不是崑崙銀行一定可以幫他們開戶。

鄭若驊先生所在的「安樂公司」發聲明稱,他沒有在這個公司持有股份,制裁和其公司無關。盧俊宇認為,他是不是董事,可以在不同的公眾資訊去查詢,如果他在公司有影響力,或者有一定的權力在管理層,也可能會觸發美國去制裁,安樂公司今年2.7億多的收購也就不能成功。

據新聞報道稱,林鄭月娥在哈佛讀書的一個兒子,上個月就已經離開美國。「如果她的兒子仍然在美國的大學讀書,其實該大學也不能再和他建立任何關係。那當然學生和學校就是一種關係。我很相信,其實就算我們沒有資料,得知美國大學是否開除了林鄭月娥的兒子出學校,但是我相信這個是一個必然的事實。」

被制裁的11人中包括4個大陸官員,他們在中資銀行的處理會不會有所不同,也面臨開戶口或取錢有困難呢?盧俊宇認為,客觀地說,無論是香港還是大陸的中資銀行,如果要做美金生意,就要守美金的規矩,否則就會承受沒有美金生意的的後果。中資銀行的高層都很兩難,有很大的壓力,當然,其實他們的看法都是要跟遵守美國的政策。

「他們究竟要聽黨的意思,還是繼續做生意下去,也就是能不能夠聽了黨的意思又可以做美金生意?我相信大家可想而知就是沒有兩全其美的。因為美國這麼高調式的一個制裁,你不聽他的就會有很大的制裁。所以現在這個情況我們都會說,考驗是來自於中資的高層,究竟他們把尺擺在哪裏的結果,就是他們的銀行最後的一個結果。」

美國推出制裁幾天後,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兩個兒子等至少七人被捕,二百警察進入蘋果日報大樓搜查。盧俊宇表示,這很明顯,就是用政治手段去打壓言論自由,無論是警務處還是政府的高官,涉及了這一次行動的,會不會成為下一波被制裁對象,大家要拭目以待。

「我相信其實全球都在看著美國帶頭,其實美國已經做了第一個制裁行動之後,無論是五眼聯盟、甚至是英國政府都會密謀跟隨美國的這個行動去增加制裁名單。我覺得這個已是預料之內的事。」他說,「這個絕對是一個加速器。」

對於網友提問,被制裁的人有沒有機會結帳,盧俊宇回應說,結帳的意思他理解為可以拿回張支票,或拿現金出來。「最嚴重是凍結資產,甚至是可能將有關的資產交還給有關的監管機構,有些好些的方法可能是發出本票,一定是不會出現金的。發出本票的結果是,老實說,沒有人能夠開出戶口,那張本票其實等於是一張廢紙。」

作為小市民,是否需要馬上把錢匯走呢?盧俊宇建議,大家都要有儘快開離岸戶口的心理準備。因為現在香港的金融系統真的很不穩定,他最擔憂的是,中共和香港政府都沒有協和心態,似乎是想同美國正面開戰,香港金融系統的穩定性有很大的隱憂。

他指出,開離岸戶口,有些地方最穩妥,但是成本相對比較重,開一個銀行戶口可能至少要有兩三百萬的現金,而且手續費很高,不是一般小市民能夠處理到的。對於一般市民,新加坡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新加坡在金融穩定性上還是比較高的,暫時如果沒有突發的意外情況發生,在風險管理情況上,我們都叫做是很穩妥的司法管轄區,對大家都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而在新加坡開戶的門檻是相對低些的。」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香港銀行都要遵守美國制裁 金管局逼違規令人憤怒

記  者:Cary,你上次的分析,反應都不錯,因為大家對於制裁,在香港也是一個新事物。11個中港的高官被制裁,到底有甚麼影響?那我看到最新金管局已經發出聲明說,其實香港不用跟從這樣事情,我們是跟聯合國的制裁,個別國家這樣的行為,其實我們不用跟從。其實以你銀行界的經驗來說,到底這個銀行界真的需不需要跟從?

盧俊宇:其實這次金管局出的這個聲明,我相信每一位銀行的從業人員都非常憤怒和失望。為甚麼呢?其實大家都知道,我們每個銀行在香港,都要和美國做一個美國的業務的生意,甚至是美金結算,或者匯款,諸如此類。因此,其實我們每一間在香港註冊的銀行,都要遵守美國的制裁名單的法規。

金管局作為香港監管銀行的一個監察機關,絕對做不到監察機關的角色,反而是涉嫌以政治的手段,將銀行擺上非常大的試探的環境,這個我們表達非常的憤怒。

其實大家都知道,這幾天我們上網可以看到,其實各個銀行,每家的銀行都有一個公開的資料,就他們的制裁聲明放上網,給他們的客戶知道,究竟他們的這個制裁的規範和內容是甚麼。我們最近同樣看到,其實各個銀行都有相對的制裁的聲明。當中渣打和滙豐就比較明顯,說明美國也是屬於制裁範圍的監管,在他們也會遵守的範圍之內。

有些銀行就會說,其實會遵守各個(國家)的司法管轄區的一個制裁的規範。其實我會看到一件事,這兩天我都聯繫過不同業界的人士,或者叫前輩,他們都一致認為,不得不遵從。因為你不遵從美國這個的制裁的法規,最後損失的,輕則就會被罰款,重則就是連美金生意都不能夠做。

所以再一次重申,金管局涉嫌藉著一個政治手段,去逼迫銀行去違規,這件事情是非常嚴重的。

不跟從的銀行將被罰款或取消牌照

記  者:但是如果銀行不跟從的話會怎麼樣呢?比如說,我遲一點再跟,或者是拖延跟從,會怎麼樣呢?

盧俊宇:我很相信其實美國在歷史性的,這麼高調地制裁香港的官員,必然是需要香港的銀行,無論是中資、外資的銀行,都需要在短期內要交出他們關於制裁的實施的報告。我很相信,美國的有關當局絕對是金睛火眼,是要求銀行要儘快,比如說在一個星期內,就要交出最新的報告。有沒有凍結戶口,戶口的資產被處置的情況,諸如此類。

如果不遵守的話,大家可以看到,好幾年前,無論是外資銀行渣打、滙豐,甚至巴哈萊銀行等等,都被美國罰過很高的款項。而滙豐曾經很嚴重,是涉嫌違規,甚至連美國的牌照都被取消,最後要用五年時間才可以令到美國政府再次相信滙豐銀行,重新讓他們在美國有業務。所以再次重申,我相信銀行是非常謹慎和認真地對待這個制裁名單。

被制裁者可能只能在崑崙銀行開戶

記  者:之前美國在制裁伊朗的時候,是不是也有一些銀行沒有遵從而受到影響?

盧俊宇:其實曾經,有人在網上說笑話,可能一些制裁名單,被制裁的官員只能去崑崙銀行開戶。為甚麼這麼說呢?崑崙銀行曾經違法違反過很嚴重的、關於恐怖主義的集資有關的法例,美國是嚴重地對待,罰款都處理不了,就直接釘牌(取消執照)。所以,我想其實這是一間不會做美金生意的銀行。所以有些人開玩笑,說去崑崙銀行開戶就沒有問題了。

不過,大家要留意一件事情,崑崙銀行現在仍然有做歐元生意的業務。我們不排除如果它再一次進一步犯規的話,歐盟會進一步去制裁崑崙銀行的時候,到時候它不僅僅美元生意做不了,連歐元的生意也沒有辦法做。可以預示的是,不是崑崙銀行就可以幫他們開戶。

金管局不遵守制裁 美國高度關注

記  者:但如果是銀行去遵從這個法規,而金管局這個指示有沒有法律效應呢?如果雙方有衝突。金管局那邊有甚麼影響?

盧俊宇:我第一步來看就是,金管局一班高層的指令,我相信是會有一個責無旁貸的責任,他出這樣的一份聲明,我相信完全是刮了美國制裁的一巴掌。我很相信其實美國當局是會很認真地深思,或者計劃,有沒有需要去制裁金管局的高層。這是非常令人可以預視得到的。一個監管機構,鼓勵銀行不去遵守美國的監管機構的法例,我相信這件事絕對是令美國的財政部高度關注的。

公司和被制裁人有沒有關係 看其是否有權在

記  者:其實我們看到,這11個高官,大家都是很多議論,到底哪些人最傷呢?我舉個例子,比如鄭若驊的先生,他所在的公司,潘樂陶的公司出了一份聲明說,他沒有在這個公司裏面持有股份,就是說制裁和這個公司無關。其實有沒有關係呢?

盧俊宇:其實,在制裁的政策裏面,一個公司和被制裁的人士有沒有關係,是從幾個因素來看。第一、究竟這個被制裁人士是不是公司的董事,或者高級管理人員,或者他在公司裏面持有一定的、可以操控到決策權的股份。

其實,雖然他說他沒有股份,但我們可想而知,他是不是董事,當然我們可以在不同的公眾資訊去查詢。甚至他是否在公司相對來說有影響力,或者他是有一定的權力在裏面,可能在管理層裏面,其實這個也會觸發到這個機構,是否會被美國去制裁的其中一個主要因素。

記  者:因為安樂公司還在今年三月份花了2.7億多,在美國去收購一家公司。假如鄭若驊被制裁,這家公司和美國之間的交易是否會受到影響?

盧俊宇:根據制裁政策,如果安樂公司最後因為和被制裁的人士的關聯人士有關係的時候,其實這個交易也不能夠成功。

美國大學必然開除林鄭月娥兒子

記  者:說回到這11個被制裁的名單裏面,大家最關心林鄭月娥。因為林鄭之前回應她被制裁的時候,就說自己不會去美國,在那裏沒有資產。後來又說最重要的是要保護家人。她的家人,其中一個兒子,之前就在美國哈佛讀書。新聞報道說他上個月就已經離開了,據聞就已經去到廣東省。

你覺得其實,當然我們沒有辦法去求證他的具體下落,第一林鄭月娥到現在,沒有出來交代,同時她的家人會受到甚麼樣的影響,你是怎麼觀察的?

盧俊宇:其實雖然我們還沒有一個確切的資料,知道林鄭月娥的兒子,是否從哈佛回到了香港或者到其它地方,但我們可以根據制裁名單的制裁政策,其實就是被制裁的人士,和她的關係人士,正如我之前所說,她的伴侶,她的直系親屬,子女父母都需要被制裁。其實如果她的兒子仍然在美國的大學讀書,其實該大學也不能再和他建立任何關係。那當然學生和學校就是一種關係。

我很相信,其實就算我們沒有資料,得知美國大學是否開除了林鄭月娥的兒子出學校,但是我相信這個是一個必然的事實。

記  者:但是,如果有人說,可不可以遙距去上學?

盧俊宇:那就要看一樣事情,就是遙距課程的舉辦單位,是屬於哪個單位,如果是和美國有關聯,不管是名校,抑或不是名校都好,只要任何的美國的大學,美國的企業或者美國的中間的一個代理,有聯結到這個課程的話,都不能夠去參與。

聽中共還是繼續做生意 中資銀行高層兩難

記  者:這11個高官裏面,還有一些是大陸的高官包括駱惠寧,他們會不會在中銀、中資銀行那邊的處理跟我們所知道的那些是不同呢?他們是不是都會面臨著開銀行戶口或取錢的時候有困難?

盧俊宇:其實客觀地來說,無論是在香港或者是在中國大陸的中資銀行,其實都是如剛剛所講的,如果要做美金生意那就要守美金的規矩,我們用簡單的話來說,如果他不守美金的規矩的話,那他就會承受沒有美金生意的後果。那當然我知道這兩天,我也跟曾經認識一些在中資銀行工作過的中高層,其實他們都很兩難的,有很大的壓力。

當然我很相信,其實他們的看法都是要跟遵守回美國的政策,那當然,好像剛剛正如我所說的,金管局將銀行擺了上台,這樣令到他們會受到很大很大的壓力。

記  者:中資銀行他們一定要聽政府的話,那他們會去怎麼應對呢?

盧俊宇:其實這個那就真的是,我想這也是中資銀行很大的張力,就是他們究竟要聽黨的意思,還是繼續做生意下去。也就是能不能夠聽了黨的意思又可以做美金生意。我相信大家可想而知就是沒有兩全其美的。因為美國這麼高調式的一個制裁,你不聽他的就會有很大的制裁。

所以現在這個情況我們都會說,考驗是來自於中資的高層,究竟他們把尺擺在哪裏的結果,就是他們的銀行最後的一個結果。

政治手段抓黎智英 下一波制裁拭目以待

記  者:美國祭出的制裁之後,今天就是星期一,香港發生了一個很大的新聞就是,壹傳媒的創辦人黎智英跟他兩個兒子等七人都被捕了,因為涉及港版國安法,而現在警方也正在壹傳媒的大樓在搜查著,那你是怎麼看在港版國安法之後有針對傳媒的打壓?

盧俊宇:我的看法就是這個很明顯就是一個政治手段,這個不是一個法治的手段,而是一個政治手段。為甚麼會這麼說呢?就是制裁令出台了一個周末,這麼高調式地去調查甚至去拘捕,壹傳媒和他相關的家屬和管理層,這個很明顯就是用政治手段去打壓言論自由。

我也想重申一個事情,上次美國制裁名單當中有大陸官員就是涉及違反了香港的自治,那這件事情是無論是警務處還是政府的高官當中,涉及了這一次的行動指令是很留心很提醒的,究竟大家也就是那幾位高層,和警務處的會不會是成為下一波被制裁的對象,那我也覺得大家要好好地拭目以待。

記  者:其實他們的反應,你有沒有預料到會這麼高調呢?現在香港很多媒體,甚至是香港電台都不能進到蘋果那裏去採訪,就是連官方的電台都不可以進去。

盧俊宇:其實客觀地來說我也有錯愕的,因為始終都相信在制裁名單出來了沒多久,政府在這一兩天給我們的感覺,相對都是比較溫和的或者都是沒有太多的言論,但是在星期一的七點鐘左右的時候,就出現了這麼大的警察行動,這些都令我們覺得很突然,我自己也覺得很突然。

但是,我也覺得是引證到我們見到這一兩年來,政府對於一些反對聲音是有越來越大的高壓手段,但是我再重申一件事,政府應該想一下,我們最後應該承擔甚麼後果。

守護香港價值是每個市民的責任

記  者:那麼你自己會不會擔心你出來去挑戰這些權威,對自己人身安全的影響?

盧俊宇:其實,我是沒有甚麼特別擔心的。因為,客觀上講,由區議會選舉開始的時候可能有一些人生的恐嚇、或者一些威脅,到現在,我覺得其實香港人到這一刻是沒有退路的。

無論是我們做前線的議員也好,或者崗位上、或者傳媒的崗位上,甚至於我們每一個香港市民,我們都要堅守,去講真話,去守護我們的核心價值,包括當然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我們的法治、民主精神。我想這個事情不是擔心不擔心的問題,是我們的責任問題。

五眼聯盟跟隨美國 港府打壓傳媒將加速制裁

記  者:那麼現在除了美國制裁之外,五眼聯盟可能也會加入這個制裁聯盟裏面。你預計以後的事情會怎麼樣發展?會否有骨牌效應?

盧俊宇:我相信其實當美國宣佈了制裁之後,我想大家都知道,除了五眼聯盟之外,其實英國政府方面其實也開始放風聲,可能會把某些高官或者特首放進制裁名單裏面。我相信其實全球都在看著美國帶頭,其實美國已經做了第一個制裁行動之後,無論是五眼聯盟、甚至是英國政府都會密謀跟隨美國的這個行動去增加制裁名單。我覺得這個已是預料之內的事。

記  者:所以它在這個時候高調地針對傳媒去打壓,你覺得對這個局勢有甚麼影響?

盧俊宇:我相信這個是一個加速器,這個絕對是一個加速器。無論是對美國,甚至是國際的焦點,是非常加快,就是無論是美國、五眼聯盟還是英國政府,都會加快制裁的速度,甚至於擴大制裁名單。

記  者:今天我看一下網友有沒有甚麼問題要問的。有三個問題。第一就是想請教盧議員,現在除了中資之外的外資在香港佔M2(準貨幣)的比例有多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方面的數據。

盧俊宇:這個數據應該是不斷地在更新。你說客觀上要知道最新數據就要上網,我可以等會兒上網去查找有關M2的資料給大家。

被制裁者無法在銀行取現金

記  者:好啊!那麼第二個問題就是被制裁的人有沒有機會去結帳?

盧俊宇:我想結帳的意思是,我理解為是可以拿回張支票,或拿現金出來。正如我之前所說的,銀行最穩妥的方法是去尋求美國政府出一個「同意書」或者是Consent(同意)去處理,怎樣處理被制裁者的資產。

最嚴重是凍結資產,甚至是可能將有關的資產交還給有關的監管機構,有些好些的方法可能是發出本票,一定是不會出現金的。發出本票的結果是,老實說,沒有人能夠開出戶口,那張本票其實等於是一張廢紙。

記  者:為甚麼不可以出現金給他們?

盧俊宇:因為銀行是不能夠去退錢的時候,是有一個審計追蹤,就是要看原來那個記錄,那個收款人是否真的屬於被退款人。不能夠出現金這個情況,是要記錄稽核、風險管理和有關法規裏面,是必須要遵循有關法規的。

記  者:就是他明知道想拿自己的錢出來都是很大困難的?

盧俊宇:絕對是的。

香港金融暫不穩定 市民儘快開離岸戶口

記  者:第三個問題,作為小市民,請問是否需要馬上把錢匯走?

盧俊宇:我想其實這個問題也已經不是現在才出現的了。可能早在「反送中」運動開始,人們就開始談論要開離岸戶口,或者要把錢匯走。那麼匯錢走我想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匯到離岸戶口,你沒有離岸戶口就沒法把錢匯出境。其實我個人的建議就是,大家都要有心理準備,儘快開離岸戶口。為甚麼呢?

因為,現在暫時在香港的金融系統真的很不穩定,尤其我最擔憂的情況是,我們的特區政府是完全沒有一個協和的心態。無論是中共政府、或者香港政府都沒有協和心態,似乎是想同美國正面開戰,無論是在金融上或者是經濟上,這個做法,所以我很擔心這絕對會對香港金融系統的穩定性是有很大的隱憂。

我想其實作為我們是有風險管理的背景的,我覺得最穩妥的是我們要把我們的資產暫時放到一些避難所。當然你說去哪一個銀行或者是哪個離岸的地方,我想其實個人有不同的取向、或者是他們的家庭選擇。

一般市民開新加坡戶口是不錯選擇

記  者:這也是一個相信很多網友都想知道的問題。看到很多人把錢匯到新加坡,其實新加坡會不會是安全的地方?這是第一點。第二是,你作為銀行界的,覺得在哪些方面、在避難所方面可以給市民多一些選擇?

盧俊宇:那麼其實要開離岸戶口,其實最近大家可能在不同的途徑、媒體,甚至於親自到銀行問過。當然有些地方是最穩妥的,但是成本相對是比較重的。開一個銀行戶口可能至少要有兩三百萬的現金才可以開到,而且手續費很高。但是回到第一條問題,新加坡這個情況。

我看新加坡在金融穩定性上還是比較高的,暫時如果沒有突發的意外情況發生,在風險管理情況上,我們都叫做是很穩妥的司法管轄區,對大家都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而在新加坡開戶的門檻是相對低些的。我看在平衡風險和回報上,我想其實新加坡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當然你說再穩妥一些,可能在歐洲某些離岸的公司、離岸的國家,當然困難性會很大。

比如你要去開美國的戶口,第一你要與美國銀行有很長遠的往來關係,甚至於資產可能要有數百萬的,這不是一般小市民可以處理到的。那我想我個人選擇,一般香港市民選擇去開新加坡的離岸戶口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安樂工程如被制裁清盤 工資看資產負債

記  者:那麼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針對安樂工程的。有網民想問,如果安樂工程被制裁的話,銀行不跟他們做生意,那麼安樂工程的員工會否受到影響?比如說他們能不能夠拿到工資?

盧俊宇:客觀上講,最後安樂公司因為被制裁了,如果真的被制裁了,公司是可能到了要清盤或者結算的地步,到清盤的情況下能否拿到工資,就要看到底公司的資產和負債情況。這個其實跟一般的公司進入了清盤程序是一樣的。債權人會排不同的次序,負債人和員工的次序,當然員工是會排的相對後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