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大陸長江流域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水患與旱災,中共水利部門試圖廢棄數千座小水庫,全面修整2.5萬座小水庫來治理。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接受大紀元專訪,全方位揭示中共建政以來大肆修建水庫導致巨大災難的內幕,並解讀了中共這波治導將導致新的隱患。

中共水庫正製造生態風險

王維洛博士表示,除了安全隱患,中共興建水庫大壩的另一個惡果是破壞生態環境,比如,三峽工程建完以後,目前的入海流量至少減少15%,生態環境正向負面發展。

中共農業農村部2020年1月發佈《長江十年禁漁計劃》,稱長江流域禁止捕撈天然漁業資源。

王維洛表示,中共所說的長江禁漁,實際是長江沒有魚可捕了。三峽工程至今,長江的稀有魚種至少確認消失兩種,還有十種在等待確認,只是還沒有開出相關證明而已。

今年2月份,有大陸網民在社交平台發布長江武漢天興洲河段的視頻,顯示該河段乾涸見底,滿是白沙,汽車在沙土上行駛,死魚擱淺在滿是白色細沙的淺灘上。

當時王維洛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證實,網民的視頻是真實情況,中共從蘇聯引進水庫大壩,實際上在洪水期擋不了大的洪水,到了乾旱的時候,它先把水蓄起來,用於發電,加重了下游的乾旱。

近日,四川知名環保維權人士譚作人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的生態環境遭到破壞,確實是在為當初開發失控買單,生態環境受到不可逆的損害,現在「清除中小水電站」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他說:「長江流域的水族生物,有一半已經滅絕,禁漁有多大的效果,能夠在什麼程度上減少這種物種的滅絕,是很難評估的。」

今年4月,中共宣傳「小型水庫要走綠色發展之路」。譚作人表示,那只能叫做一種宣傳。

他說:「很多事是說得越好聽,辦的事情越壞,基本上是規律性的。所以我是不相信那些說得太好的話,做出來的事情整個是相反的,包括綠色水庫、包括水電和綠色能源,強詞奪理。水電怎麼會是綠色能源,水電破壞的不是一般化的,它破壞的是生態的本底,從根本性來破壞。」

中共持續修建水壩 災難隱患正在增加

中共近年來正在西藏地區修建水庫大壩,澳大利亞廣播公司中文網(ABC)今年5月28日發表文章《深度解讀中國在西藏建設巨型水電站的生態風險》表示,水電站大壩對河流生態造成的最大的一個影響就是,這些大壩會截留原本應流向下游的泥沙。

環保組織國際河流(International Rivers)的項目主管莫琳·哈里斯(Maureen Harris)說:「這些大壩擾亂了各種魚類的生活,擾亂了水流,造成河岸侵蝕等問題,並且還讓農業生產力受到損害,還帶來了讓河流下游居民的生計受到影響的其它問題。」

上述文章表示,2020年年底,正當全世界都在致力抗擊新冠疫情(中共病毒)時,中共政府宣佈將致力開發雅魯藏布江(Yarlung Tsangpo)下游的水電潛力。

坐落於雅魯藏布江幹流藏木峽谷河段之上的大古水電站,2021年5月24日投產發電,除破壞生態、工程風險巨大外,地震、山體滑坡對沿江產生災難性影響,令各國科學家深感擔憂。圖為2021年3月28日西藏林芝市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坐落於雅魯藏布江幹流藏木峽谷河段之上的大古水電站,2021年5月24日投產發電,除破壞生態、工程風險巨大外,地震、山體滑坡對沿江產生災難性影響,令各國科學家深感擔憂。圖為2021年3月28日西藏林芝市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南亞大壩、河流和人民網絡(South Asia Network on Dams, Rivers and People)的水專家赫曼殊·薩卡(Himanshu Thakkar)的分析表示,這是世界上風險最大的項目,其地理位置是喜馬拉雅山脈的一個地震活躍區,印度和歐亞大陸的構造板塊在此交匯。

另外,這一地區還容易出現嚴重的山體滑坡,建造巨型水電站需要大規模的土地清理,下游地區的災害隱患增加了許多倍。

譚作人曾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後,於同年9月至11月走訪四川阿壩、綿陽等地,查看小水電站的破壞情況。他發現,當初修水電站破壞了上游的一些山體結構,正因如此,地震或者泥石流,或者整個山區的垮塌,導致很多小水電站被完全掩埋。@

(全文完)

--------------------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

📍報紙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網頁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