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12日,是香港市民包圍立法會抵抗「送中條例」兩周年紀念日。2019年6月9日的103萬人遊行後,特首林鄭月娥不顧市民反對,宣佈6月12日《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在立法會恢復二讀。6月12日,上萬名市民包圍立法會抗議,警方釋放240枚催淚彈、橡膠子彈等暴力清場。6.12兩週年之際,警方在全港戒備,截查市民。警方在紅磡海底隧道設置路障,截查從九龍到港島方向的車輛,並上巴士搜查,過海交通一度擠塞。

下午4時左右,警方在紅磡海底隧道設置路障,截查從九龍到港島方向的車輛。(余鋼/大紀元)
下午4時左右,警方在紅磡海底隧道設置路障,截查從九龍到港島方向的車輛。(余鋼/大紀元)

旺角西洋菜南街近亞皆老街惠豐中心的一段,行人路上所有欄桿被警方拆除,並且綁上封鎖線。路過市民見狀紛紛表示啼笑皆非,嘲笑當局「斬腳趾避沙蟲」。

下午4時左右,大批軍裝警員在銅鑼灣SOGO對開拉起封鎖線,數十名警員阻止市民進入記利佐治街及東角道。有警員背著橙旗、黃旗、紫旗待命;又播放錄音,呼籲市民保持社交距離。行人紛紛議論為何警察封路,有人笑說:「警察不讓市民出來遊行,現在變成警察『遊行』了。」

衣服有黑黃兩色市民多次遭警截查

身上有黑色或黃色服飾的市民尤其容易成為警員截查的目標。有黑衣青年在銅鑼灣被截查4次,他對記者說:「香港市民有選擇穿甚麼顏色衣服的權利。」

一位身穿黑衣、背黃色背囊的廖女士,在銅鑼灣被警員拉入封鎖線內抄下身份證,並被警告說「不要挑起別人的情緒」。當本報記者問她被截查是否感到害怕,她回答不害怕,並反問:「我做錯了甚麼?」

七旬老翁歐陽先生在銅鑼灣漫步街頭,佩戴印有F.D.N.O.L.字樣,意指「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five demands not one less) 」的黃色口罩,上方還寫著「真普選」三個字,也遭到警員截查、搜身、抄下身份證資料。他表示銅鑼灣周末是最旺的時段,質問政府沒有實行宵禁,為甚麼不讓市民在街上行走?

歐陽先生繼續說:「面對一個這樣龐大的政權,這樣無理的政權,香港人無刀、無槍,揸隻棍都說你犯法的,帶個螺絲批出街,都危害國家安全啦」。

另外一名被截查的老伯手持黑傘,戴著黑色口罩。他對本報記者說,中共不得人心,被全世界孤立,太過猖狂、野蠻、專制。他表示有堅定的信心,香港很快會光復。

富商「劉公子」劉定成身穿寫著「No more lies(不要再說謊)」的黑色上衣,配戴印有F.D.N.O.L.字樣的黃色口罩現身銅鑼灣,也被警員截查。他對只是路過的人都要被查身份證感到好笑,又笑說被查「可能是我年輕」。劉公子強調,人要本著良心做事,如果一個人沒了良心,生存在世界上是沒意思的。

6.12前夕拘捕學生組織成員 

街上的市民遭到警方截查,街站更加無法倖免。在6.12前夕,學生組織「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及發言人黃沅琳在6月11日被警方以涉嫌「宣傳及公佈未經批准集結」的罪名拘捕。

賢學思政Facebook專頁9日發表帖文,提到6.12兩周年當天,他們晚上7時會在旺角設街站,「請讓我們在旺角,這個充滿血汗和勇氣的地方如水再聚」。賢學思政並在留言表示,612街站不會公佈詳細地點,並重申當日只是街站。

賢學思政6月12日下午召開記者會,秘書長陳枳森表示,這只能證明政權扼殺港人發聲的機會和權利,連區區一個街站都不能容納,「喇叭都可以被指為破壞社會安寧的工具」,他直言政權的指控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陳枳森表示,當晚不會以組織名義進行任何活動,不過會以個人身份表達信念,「作為香港人企出來」。他轉述召集人王逸戰的話,寄語公眾:「政權能禁錮我們的身軀,但不能限制我們的意志,無論前路如何大風大浪,也請揸緊信念 。願眾人平安。」

街站遭打壓滅聲

雖然警方在6.12前夕拘捕準備擺設街站的人士,然而仍然有不同團體在全港各地擺設街站。由於警方封鎖銅鑼灣,「民間電台」將街站從銅鑼灣移至灣仔,呼籲釋放政治犯。「民間電台」發起人、東區區議員曾健成(阿牛)向本報記者表示,賢學思政成員因預告街站被捕,與6月4日抓捕鄒幸彤的手法是一樣。政府想製造寒蟬效應,想令香港人收聲。

職工盟與醫管局員工陣線在旺角擺設街站,被警察發限聚令告票並要求解散街站。職工盟執委鄧建華受訪時指,街站義工原本相隔數米,被警察推到一起,再被發「限聚令」告票,期間更叫他們散開。

「在過去的一個月,職工盟在這裡擺過不同議題的街站,包括勞工議題、六四,都未見警察如此嚴陣以待。」鄧建華說,警察是禁止講612兩周年,禁止談起兩年前反修例運動的事情。他們見到六四當晚,仍然有人在遍地點燈,人們依然記得30多年前的六四,所以他們要用更加嚴厲的方法禁止講兩年前香港發生的運動。

打壓說明政權害怕

學聯及嶺南大學學生會晚上在旺角東行人天橋擺設街站,被40-50名警員包圍。警方警告他們「煽動」及違反「限聚令」。嶺南大學學生會副會長陳穎茵對本報記者說:「越打壓,說明他們越怕我們會記得這場運動。希望香港人繼續記得這場運動和我們的信念。」

40-50名警員包圍擺街站的學聯及嶺南大學學生。(麥碧/大紀元)
40-50名警員包圍擺街站的學聯及嶺南大學學生。(麥碧/大紀元)

晚上9時許,懷疑有人於朗豪坊商場內高唱《願榮光歸香港》並高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等口號。10分鐘後,有約200名警員將朗豪坊包圍。同時,百多名機動部隊成員衝入朗豪坊商場,驅散商場內的市民,又在旺角康得思酒店連接的一條天橋拉起封鎖線,將坐在天橋上休息的市民包圍。

在朗豪坊外、山東街至彌敦道附近,大批市民被警方截查,多人被發限聚令告票,有記者也被票控。

在朗豪坊外、山東街至彌敦道附近,大批市民被警方截查,多人被發限聚令告票,有記者也被票控。(宋碧龍/大紀元)
在朗豪坊外、山東街至彌敦道附近,大批市民被警方截查,多人被發限聚令告票,有記者也被票控。(宋碧龍/大紀元)

朗豪坊連接康得思酒店的天橋佈滿警員,驅趕在場的市民。(麥碧/大紀元)
朗豪坊連接康得思酒店的天橋佈滿警員,驅趕在場的市民。(麥碧/大紀元)

海外港人傳播香港故事

6月12日,全球多個國家城市接力舉辦集會遊行活動,紀念6.12兩周年,抗議中共暴政。

在澳洲,當地時間上午11時,約500人在悉尼市政廳(Sydney Town Hall)外集會。眾人高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等口號,舉起「SAY NO TO CCP」(向中共說不)等標語。

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在集會中發言,他憶述,2019年的6月12日,「當日不是立法會,不是我們這些民選議員擋住《逃犯條例》的,是香港人,是香港的年輕人,冒著風險,拼著這條命出來闖的。」他表示,在6.12當日他立志要站在年輕人前面保護他們。作為立法會議員,他覺得最光榮的時刻就是站在「反送中運動」的街頭。

他也鼓勵海外的港人「用盡我們所有的自由」,讓全世界聽到港人的聲音,相信終有一日會回到一個自由的香港。

在英國倫敦的集會上,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發言表示,在離開香港之後,仍然會回想起香港警方鎮壓的血腥畫面。海外港人傳承了香港的故事,「正正是因為我們在香港生活過,抗爭過,我們面對過的不公義,才使我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在海外傳承這些故事,令更加多人知道香港人的勇氣、我們爭取民主的歷程。」@

6.12兩週年,倫敦三千人集會遊行支持港人抗共。(宴寧/大紀元)
6.12兩週年,倫敦三千人集會遊行支持港人抗共。(宴寧/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