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及辛棄疾,大部份讀者都知道他是著名的南宋豪放派詞人。他的筆風沉雄豪邁,諸如「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等名句皆為人熟稔。但這位一心報國的壯士也有婉約傷春之時,其《摸魚兒·更能消幾番風雨》一詞不僅將暮春之景寫得令人腸斷,也藉惜春之情與女子之遭遇抒發壯志難酬、憂國憂民的情懷,可謂柔中帶剛、哀中有憤,值得細細品讀。先來看原詞:

《摸魚兒·更能消幾番風雨》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
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
怨春不語。
算只有慇勤,畫簷蛛網,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閒愁最苦!
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辛棄疾。(大紀元製圖)
辛棄疾。(大紀元製圖)

倘若不知作者是誰,恐怕逾半數讀者都會誤以為該詞主寫某位閨中女子為落紅而悲、因遭妒而苦;而當看到「辛棄疾」三字並了解作詞背景後,文字背後隱藏的情感便不難理解了!

彼時南宋國勢日衰,政權腐朽,收復中原希望渺茫。淳熙六年(1179)春,辛棄疾四十歲,南歸已十七年之久。他心懷扶危救國之志,主張收復舊山河,然而事與願違,不僅壯志未酬,反因此遭排擠打壓,難得重用。四年內他改官六回,此次又由湖北轉運副使調官湖南,擔任主管錢糧的小官,遠離戰場前線。行前,同僚王正之在山亭擺下酒席為他送別,他觸景生情,故賦此詞傾訴其苦悶之情並表達對南宋前程的深憂。

再回頭品讀這首詞,您就會發現原來胭脂皮下藏了個大丈夫,辛棄疾藉景並用典抒情如此巧妙而動人。不妨來逐句品賞: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唐宋傷春詩詞甚多,寫落花之淒涼與表達對暮春的挽留之意並不稀奇,而辛棄疾筆下的暮春比淒涼還多了一分脆弱:這美麗的春花,究竟還能經受得了幾番風雨?「幾番」二字將暮春表現得薄如蟬翼,彷彿輕觸即破;一句反問,透露作者不願也不敢去想像未來的淒慘。

「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

如果說前句是比淒涼多了一分脆弱,那這句又比脆弱多了一分敏感。詞人不願見春逝,連花開得早一點都害怕,更不用說如今看到花落無數。花開得早,凋謝自然也早,詞人想得如此細膩,可見此時他的內心對春逝有多麼敏感。

「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迷歸路。」

詞人的情感又進一層:花兒既然無法晚開,那麼就請春天留在這裏吧!聽說天涯海角已沒有春的歸處,你還能去哪呢?情至深處,作者明知春留不住卻還像個小孩一樣說天真的話,足見這份傷春之情已到了吶喊的級別,同時透露無可奈何之意。

「怨春不語。算只有慇勤,畫簷蛛網,盡日惹飛絮。」

此處再次使用擬人手法,意為:「我為春逝而怨,而春卻不言不語。既然春天你不理會我的挽留,那我只能四處尋找你的痕跡,可找了又找,卻只發現屋簷上的蛛網沾滿了柳絮,還保留了少許春色。」

辛棄疾生性豪放,按理說他應樂觀地意識到春去後便是綠意盎然的夏,春花雖謝但夏景亦美。然而他似乎已深深陷入傷感中難以自拔,連沾滿柳絮的蛛網這樣鮮有人關注的淒涼景象都能察覺,這恰恰暗示他受現實打擊之深——數年來的挫折、難了心願的悲痛積纍已久,致使他此時所見唯淒涼之景。

縱觀上闋,作者的感情層層遞進:惜春、留春、怨春、尋春。表面雖是由暮春殘景觸發的傷感,實際上這匆匆將逝、難消風雨的暮春也象徵令作者堪憂的南宋。辛棄疾力圖抗金復國,卻見南宋政權腐敗,日趨衰退,自知難改變大局還要發出最後「留春」的吶喊。

宋朝馬遠《 山徑春行》。(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宋朝馬遠《 山徑春行》。(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下闋作者便含蓄地點出了「傷春」的原因,諷刺並警告那些排擠忠臣的小人。巧妙引用陳皇后的典故,看似寫女子遭人嫉妒,實指朝中奸臣陷害忠良。漢代的陳皇后遭人陷害,失寵被打入冷宮——長門宮。她聽說司馬相如的文章天下最工,便送去百斤黃金,求得一篇《長門賦》,希望漢武帝看到此賦後能有所感悟,回心轉意。相傳武帝讀後大為感動,陳皇后遂復得寵,但也有一種說法認為陳皇后並未再度獲寵,《長門賦》非司馬相如所作,因為史書上沒有陳皇后結局的明確記載。那麼這裏辛棄疾在用典時也可能做了假想:就算是陳皇后能買得司馬相如的一篇賦來打動漢武帝的心,但她所期待的「佳期」仍然渺茫,而這種復雜痛苦的心情能對誰傾訴呢?陳皇后難以傾訴內心之苦,影射辛棄疾難尋志同道合之士的苦,亦暗示自己遭小人妒忌、無法大展鴻圖的悲慘命運。

「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大意是:你們這群小人不要太猖狂,沒看見楊玉環、趙飛燕都死於非命了嗎?唐代的楊貴妃(楊玉環)集三千寵愛於一身,最終還是在安史之亂中被縊死馬嵬坡下;趙飛燕是漢成帝第二任皇后、漢哀帝時的皇太后,以絕世美貌著稱,受漢成帝專寵二十年,而下場也是極慘,被廢為庶人後自殺。此句辛棄疾再度用典,表面寫楊貴妃與趙飛燕慘死,實際影射的是南宋朝政裏奸臣小人最終將遇到的下場。「君莫舞」也是作者內心的吶喊,哀中有憤,為自己和其他忠義之士鳴不平。

「閒愁最苦!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結尾也相當巧妙,以景收尾,影射南宋江山如斜陽般使人生愁。作者此刻正與同僚一道飲酒話別,在這閒暇之際,他的愁依然是家國之愁及前程之愁。此刻他明明有時間卻不能奔赴前線精忠報國,只得徒然為國而憂,如此「閒愁」怎不最苦?危欄指高樓的欄杆,古詩詞中我們常見由「登高」引發的哀愁,如「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唐·溫庭筠《望江南》)以及「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北宋·柳永《蝶戀花》)。辛棄疾之所以說不要去倚靠在高樓的欄杆旁,是因為那樣會看見斜陽墜落煙柳中,令人再次聯想到時局而更加傷心斷腸。夕陽就在天際,明明可以看卻不敢看,明知結局又不敢再多想,作者此時的心情恰是這般無可奈何——奸臣當道,勇士遭逐,他能做些甚麼呢?

至此,相信諸君已明白《摸魚兒·更能消幾番風雨》這闋詞的真實用意——傷春弔古的背後是悲己憂國的熾熱之心。風格雖不豪放,卻也非抒發風月閒愁之小情,這種婉約與眾不同,別有洞天。引用國學大師夏承燾對這首詞的評價,即「肝腸似火,色貌如花」。

清 佟毓秀《登高賞瀑》。(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清 佟毓秀《登高賞瀑》。(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傷春詞為今人留下的啟示

傷春之情由來已久,中國古代許多文人都有過傷春之作。古籍《淮南子·繆稱訓》云:「春女思,秋士悲」,意為春季女子往往易感嘆紅顏易老,而秋季男子常嗟懷才不遇或恨英雄遲暮。後來傷春不僅限於女子,也引申出了男子傷時、思鄉、懷才不遇、憂國憂民等情感。

晚唐與宋代出現詞這種文體後,便有了傷春詞,經典之句諸如秦觀「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閒掛小銀鉤。」寫春季女子百無聊賴的閨怨;又如李清照「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曲折委婉地表達惜花之情。上文辛棄疾的《摸魚兒·更能消幾番風雨》則是傷春詞中獨特的一篇外陰內陽、外柔內剛之作,格局上升至社稷層面。這些詞有小情也有大情,而共同點則落在了「傷」字上,那麼問題來了:現代不少年輕人不理解,春季本是萬物欣欣向榮、萬戶出門旅遊的季節,即使暮春百花凋零,可隨後的夏季依舊生機盎然,文人何傷之有?甚至現在還出現這樣一種觀點,覺得古代文人傷春悲秋是「頹廢」的表現。

筆者認為,古時文人傷春並非頹廢,正因古人常能靜心思考,將四季輪迴與自身所歷之事和所處之時代關聯。王國維曾說「一切景語皆情語」,花開花謝,春去秋來,何嘗不是贈給文人最天然且永恆的禮物,讓文學佳作能在千百年間不斷接棒,薪火相傳?

浮生若夢,為歡幾何?春光易逝,人生苦短。前人留下的傷春詞是否也給沉迷於物質享受、電子遊戲與影視劇的人們帶來啟發呢?「流光容易把人拋」,短暫的時光裏,或許你我都需珍惜光陰,找尋生命的真諦,少一秒給膚淺與貪慾,多一分給深思與智慧。#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