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溯源再被聚焦 中共重啟甩鍋輿論攻勢

近日,美國突然轉向要重新調查中共病毒起源,要求中共給予合作。對此,6月9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聲稱,美方一些政客和傳媒是在「散佈毫無依據的實驗室洩漏論」。

另一方面中共官方又重新啟動了病毒甩鍋的輿論攻勢。

6月7日,中共軍事門戶網站等多家傳媒密集轉載一條消息,「突發!意大利首腦剛剛承認新冠內幕,全球嘩然」。還說,意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今天在總理府接受記者視訊採訪時,首次承認,早在2019年的夏天,新冠(中共病毒)疫情就在意大利的米蘭等北部地區開始流行。」

這則消息很快被意大利官方否認,當天下午,意大利駐華使館官方微博發布消息說:「今日,在某些社交傳媒上出現了一些文章,錯誤且毫無事實依據地引用了意大利共和國總理德拉吉閣下(Mario Draghi)有關新冠疫情源頭的言論。」

「意大利大使館堅決強調,文章中涉及總理言論的內容完全是謊言,該消息沒有任何根據。 」

詭異!疫情初中共專家申請疫苗專利 後突亡

圍繞中共病毒起源,近期突然湧現出不少重磅信息,近期有傳媒披露一名中共軍方科學家身上發生的神秘之事。

澳洲《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調查記者馬克森(Sharri Markson)在即將出版的「武漢真相」一書揭露,中共軍方科學家周育森,去年2月就申請了中共病毒疫苗專利,比世衛宣布大流行還早,但周育森做申請專利3個月後神秘死亡。

馬克森在「武漢真相」新書中提到,周育森是中共軍方備受推崇的軍事科學家,早在2020年2月24日申請疫苗專利,這個申請時間隱藏的信息巨大。

中共病毒在武漢的爆發時間是2019年末,2020年1月20日,中共才承認爆發中共病毒,同月的23日武漢封城。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同年3月11日宣布疫情進入大流行(Pandemic)。

也就是說周育森申請中共病毒疫苗專利,發生在中共向世界宣布疫情爆發的5週之後、比起WHO宣布全球疫情大流行還早三週左右,周育森研發疫苗的速度讓外界起疑。

澳洲弗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的彼得羅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教授說,科學家能這麼快研發出疫苗是「前所未見」的,「讓人懷疑這項工作可能早就開始了」。

不過更蹊蹺的是,周育森代表中共「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所」提交疫苗專利申請後的三個月,也就是2020年5月突然死亡。

「武漢真相」新書中稱,周育森死亡前沒有任何異常症狀。更詭異的是,一名備受中共軍方尊崇的科學家,在死後卻沒有任何報導或消息,直到去年7月周育森的死訊才曝光。但中共對他的去世仍緘口不語。

圍繞周育森有太多的謎團需要梳理清楚,從何處著手呢?周育森的背景或許是一個線索。

根據「武漢真相」披露的信息,周育森具有濃厚的軍方背景,曾擔任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原分子生物學研究室主任,及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病原生物學專業實驗室領導,多次獲獎。

此外,他還擁有美國和中方的研究背景,曾在美國匹茲堡大學醫學院從事博士後研究,並與紐約血液中心合作。周育森對中共病毒的研究獲得了福奇主管的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三筆資金資助,還曾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團隊,進行密切合作,進行「秘密軍事活動」。

周育森申請疫苗專利的時機,之後離奇死去,以及之後中共對其死的消息似乎諱莫如深,與疫情起源是否存在某種關聯,有待進一步關注。

港精英為子女選擇移民 暑期或是高峰

6月考完試就是暑假的來臨,不少港人家庭正計劃等著孩子的學年結束,七八月到來時,舉家移民海外。根據近期大紀元對港人的採訪,未來這兩個月可能成為港人赴英的「高峰期」,其中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移民的占多數。亦有透過技術移民渠道,準備在澳洲和加拿大展開新的生活。

自僱人士Alan(化名)和太太,育有兩子一女,原本計劃在明年才離開香港。但查探過學校資訊後,發現長子最好趕在16歲時入學,讓進A-Level前有一年時間準備。這樣一來,一切需立即「變陣」,打算把握暑假這窗口,等學年結束後,一家五口遷往倫敦生活。他直言:「走得非常急。」

從商多年的Alan表示,結束香港的生意後,到了英國將「見步行步」,心中打底「轉行」在所難免,所有決定完全是為了下一代。他直言,不願見到孩子接受共產黨的洗腦教育。

移民國家除了人氣的英國之外,澳洲、加拿大也是不少港人的候選。Andrew(化名)表示鍾情澳洲,被該國的氣候和生活方式所吸引:「英國其實沒有考慮,我和太太都比較喜歡澳洲,天氣好,飲食文化方面比較像香港。」Andrew又補充,「去英國,我無法申請家中老人移民,但澳洲可以。」

Andrew的兒子是香港傳統中學名校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時就讀中五。Andrew自己需持有BNO,但若他不去英國的話,兒子便不得前往。

為了安排兒子離港,Andrew做了兩手準備。幸好澳洲政府十分歡迎港人,在《國安法》生效後宣布提供畢業後留澳渠道。因此,Andrew首先給他安排報讀澳洲大學,至少確保兒子能夠離港。然後自己嘗試申請技術移民,結果先後獲批,擬於年底或明年初(澳洲暑假時)動身。

Yvonne和先生育有一子一女,和以上的家庭一樣,一切以下一代優先。為了避開申請移民的繁複手續,Yvonne起初鎖定英國為移居地,但之後發現丈夫的專長更適合加拿大的技術移民要求,因此決定前往加拿大。

Yvonne表示,兒子似乎過度活躍,外國更適合孩子成長,但同時也面對進退兩難的內心掙扎。她說:「其實我放不下在港的老人家,每每想到父母,就想推倒此前的一切安排……其實我內心一點都不好受。」

上述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們或他們的子女都是香港名校生,均是香港的精英層的中流砥柱。他們熱愛香港這個城市,然而誰也沒想到,中共的暴政來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猛烈,迫使數以十萬計和他們一樣的港人離鄉背井。

中共「百年」之際 各地爆發大規模學潮

中共「百年」來臨之際,浙江、江蘇、山東等地爆發大規模學潮,抗議學院改制降級。學生的和平抗爭遭到警察暴力鎮壓,大批防暴警察衝進校園毆打學生,向學生噴辣椒水,有學生被打得頭破血流,女生也遭到警棍毆打,目前多名學生處於失聯狀態。

6月8日凌晨4時許,大批特警衝進江蘇省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毆打學生。網上傳出的錄像顯示,一大隊警察強行衝進校園,用警棍指著學生,凶狠地喊著:「蹲下!我命令你蹲下!」

還有一名警察手裡拿著警棍,站到桌子上指揮,還吹著哨子。其他警察則揮舞警棍,照著學生劈頭蓋臉打下去,有學生被打到頭部流血,用手捂著頭;絲毫沒有反抗的女學生也被警察莫名地毆打;還有女生疑似被噴辣椒水,哭叫著:「我眼睛好疼!」

該校學生吳同學對大紀元透露,警察向學生噴辣椒水、打學生,目前校園被封,許多同學失聯。

為了給鎮壓找藉口,江蘇省丹陽市公安局在官方微博通報稱,中北學院院長常青被學生扣留,警方「採取必要手段」將被困人員帶離。

警方的通報令學生憤怒,指警方顛倒黑白。學生在網上公布院長常青與學生們談笑風生的照片與錄像,指院長是來和學生們溝通的,並一起等待結果。

據悉,引爆這次「學潮」的是中共當局正在進行所謂的「教育改革」,將「獨立學院」改制合併成職業技術院校,學生擔心學歷貶值,就業更加困難,他們發起維權請願。

由於這波學潮是在6月4日「六四大屠殺」32週年這一敏感日爆發的。連日來,江蘇、浙江、山東的15所獨立學院的學生發起大規模抗議維權運動。

在中共「百年」即將來臨之際,這波學潮引起當局恐慌,目前被迫做出讓步。浙江、江蘇教育廳先後於6月5日和7日宣布,暫停學院改制合併。但學生對此並不買賬,提出「要終止、不要暫停!」

6月8日,南京師範大學宣布終止合併轉設工作,不再轉設為職教本科。這意味著,中北學院學生的抗爭取得了勝利。不過,很多人擔心中共會秋後算帳。

時事評論員秦鵬分析認為,中共很害怕讓步引起效仿,所以一般這種情況都會在事後對那些他們認為是領頭的,或者所謂的向海外和網上傳遞消息的人,進行抓捕甚至判刑。

目前,已經有學生在網絡上透露,學校領導們給學生扣上了暴動、非法囚禁、勾結境外勢力等帽子,甚至警告學生「別鬧得最後和幾十年前(89年六四)一樣下場」。

全球「終結中共」連署破百萬

一年多以來中共病毒瘟疫肆虐全球,截止至2021年6月,全球染疫人數1.7億,死亡373萬人,而且病毒仍在不斷變種。與此同時,拒絕中共、「打倒中共惡魔」的連署也在全球風起雲湧地開展。

在去年6月中共病毒瘟疫剛剛席捲全球之際,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出「打倒中共惡魔」(Eliminate the Demon Chinese Communist Part)倡議,並設立連署網站(EndCCP.com),共有四十多種語言版本,讓世界認清中共本質,共同終結中共,遠離瘟疫。

一名家住肯尼迪機場附近的牙買加人Moses Shehan來到圖書館前的徵簽點,單膝跪下,向義工表達敬意。他說他非常支持徵簽,知道共產黨屠殺中國人甚至活摘中國人的器官,他討厭共產黨,他還表示,「我可以拿簽名表回家,讓我的家人、朋友簽。」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易蓉表示,100萬是一個里程碑,但100萬相對於全球七十多億人,還是一個小數目;下一個目標是1,000萬簽名,希望很快就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