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底,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學習會上,要求調整外宣方式。同日,王毅公開承認對中歐關係的一些困難,「應該冷靜反思」。多個跡象顯示,中共在對歐外交和對外宣傳上,將做出調整。但這種調整,是習再次誤判局勢的結果,並非中共在意識形態、外交上做出根本性改變。

戰狼王毅談中歐關係 稱要「冷靜反思」

5月31日,被稱為戰狼的王毅和匈牙利外長在貴陽的共同記者會上談到中歐關係時說,「我們都認為,當前中歐關係出現的一些困難值得重視,應當冷靜反思。」

這句話罕見之處,在於其主語是「我們」,都「應當冷靜反思」。也就是說,王毅這個婉轉的說法,是中共首次在《中歐投資協定》被凍結之後,公開對外「反思」自己所為,或者說「認錯」。之前中共外交官員對歐洲官員的表態通常強硬,有時還有謾罵。

官方並沒透露具體在「冷靜反思」甚麼。

習集權體制的特點:頂層設計

隨著習掌權後集權,中共所謂「頂層設計」的特點越來越明顯。

這具體表現在習發出指令後,中共各個機構、個人都必須執行習的要求,在外交上也是這樣。習建立了各種小組,使其指令能在多部門間協同運作,最近幾年的戰狼外交、大外宣、甚至學者們的各類對外強硬表態,都與中共各層面均執行習的要求有直接關係。

換句話說,當中共某個機構、官員的公開表態和之前明顯不一樣時,基本可以推斷,很可能是高層的要求變了。對於王毅轉態,如果用這個邏輯來分析,那就是習對中共外交、至少是對歐外交上的要求有變化。

這點也有旁證。

習調整外宣、外交方法

同在5月31日,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學習主題是加強中共「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習要求「講好中國故事」,提高「中國形象親和力、中國話語說服力」,提及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

習的這些要求事實上否定了之前中共外交官各類過度強硬、甚至罵人的做法。如去年11月,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表「小心他們(五眼聯盟)眼睛遭戳瞎」的說法;今年3月,駐法大使發推罵法國學者邦達茲(Antoine Bondaz)是「小流氓」。

雖然習要求對外宣方法做出調整,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共外交、外宣的基點會有大的改變。從習和中共的角度來看,這只是對外「鬥爭」的需要,即戰術上的變化,不代表戰略有變。中共一天不改「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意識形態,歐美在中共內部被列為假想敵的局面也不會有變。

從一個細節可以看出這點。

這次為政治局做培訓的中共學者,是知名的反美學者、上海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

官方並未披露張維為的講話內容,但他的同事、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特邀研究員鄭若麟在5月10日的訪談中承認,中共當局對稍有偏離官方話語的說法,均執或幾乎執零容忍態度。在這種背景下,媒體人和學者會為了保險起見而拒絕在西方媒體上發聲。久而久之,便形成今天只有外交人員發聲而沒有媒體人和學者發聲的奇特局面。

鄭由此得出結論:應該讓媒體人和學者站到對峙西方輿論戰的第一線。

習再次誤判局勢 中共外交戰略上無意做根本性改變

未來中共在外交上、至少是對歐外交上會做適度調整。中共外交官會繼續強硬,但不會像以前那樣動輒謾罵。預計在整體上,外宣將會協調一致,進退同步。從習對於國際傳播工作,要求納入「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主要負責同志既要親自抓,也要親自做」上,可以看出這一變化。

也就是說,目前習並不認為中共在外交上有甚麼大問題,只是方式、方法上有待改進,有時話說得過頭,需要放得更軟一點。這種想法其實是誤判局勢,因為西方對中共的負面思維已經成型,習如果沒有特別大的動作,目前的這些調整不可能、也做不到真正改變西方對中共的看法。王毅的講話是一個例子。

立陶宛外長蘭斯伯格斯在5月22日公開宣佈了該國退出中共主導的「17+1」(中國—中東歐合作)機制的決定。立陶宛外長曾公開表示,「17+1」機制對歐盟構成了「分裂」因素。他認為,歐盟成員國應當採用「更有效、更團結的『27+1』模式」來一致應對中國。

王毅在5月29日間接回應稱,中國——中東歐合作「促進中東歐國家加快發展」,「有利於實現歐洲整體的均衡發展,有利於加快實現歐洲的一體化。」

但王毅絕口不提的是,中共正是通過「17+1」機制,特別拉攏、利用匈牙利、塞爾維亞等國家,使匈牙利在之前兩次歐盟內部投票中,否決了歐盟就香港問題指責中共的聲明。

從另一個角度去看王毅的說法。如果把整個歐盟看成是一個國家(由27個省組成,即27個歐盟國家),那麼中共實際是通過匈牙利這麼一個省,推動否決歐盟的國家級提案。要是歐盟反過來也這麼做,和新疆搞一些基建協議,通過影響新疆主政官員,並以此否決中共中央內部的投票,中共怕是早就跳腳和歐盟斷交了。

如果歐盟對此還發表聲明,說這麼做其實為了促進新疆「加快發展」、有利於中國各地區的「均衡發展」,估計大多數中國人都會認為這種說法厚顏無恥。

也就是說,多年來,中共通過這種拉攏特定國家的政治操作,部份控制了歐盟議題,卻讓歐盟有苦難言。作為既得利益者,中共並不願扭轉中歐雙邊關係中的長期不對等問題,目前只願意在說話的方式、方法上做出一些改變。

這種事情在中歐交往中不止一次發生。

中共商務部長王文濤5月25日,在於法國對外貿易部長視像會議中,呼籲「法國積極推動該協定,並為該協定儘快簽署和生效而努力」,但遭到法方拒絕。法方官員認為,中共對歐洲議員的制裁「是不可接受的」,「有這個制裁存在,批准投資協議的過程中不可能取得進展,正如歐盟委員會最近所說的那樣。」

在國際外交上,這是罕見一幕,實際是中共打著「雙贏」旗號在求法國,卻遭到對方嚴詞拒絕。對中共來說,明知法國是歐盟的一員,還要游說法國去推翻歐洲議會剛剛做出的決定。這反映出了中共內心對歐盟的不尊重,也是其「重美輕歐」一貫戰略的體現,或者套用中共自己的說法,就是「干預歐洲內政」。

習近平再次誤判局勢。

習認為只要在外交和外宣上做出小的改動,改變「鬥爭」方式,就能漸漸換取北京在國際地位上的提升,卻忽略了中共與西方各國在關係上正加速惡化。

事實上,歐盟對中共的要價在這段時期內再次升高。《中歐投資協定》的凍結,加強了歐盟聯手美國,再度打開中國市場的決心。# 

(未完待續)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