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2011年8月1日,中共喉舌新華社開始租賃紐約時代廣場的大型電子公告牌。(Stan Honda/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2011年8月1日,中共喉舌新華社開始租賃紐約時代廣場的大型電子公告牌。(Stan Honda/AFP via Getty Images)

5月底,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學習會上的講話中透露了對當前大外宣工作的不滿。就所謂「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習要求形成「與中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國際話語權,要求構建中共話語和敘事體系注重把握好基調,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形象。

其它相關的官方套話就不再詳述,習的連篇說法,大意就是批下邊工作沒做好,致使目前中共的國際形象「既不可信、也不可愛、更不可敬」。

許多分析家都認為這是中共感到多年砸巨資經營的大外宣受挫,加上強硬的「戰狼外交」惹事頻頻,致使中共不佳的國際形象不但沒有扭轉,反而惡化,習近平為此感到不滿。

但其實習的最新表態也是中共內鬥的反映,當中首度折射出習對其過於信賴的目前主管宣傳,且實際介入外交的王滬寧的不滿。

大外宣是王滬寧的領地

一般定義的中共整個對外宣傳系統,除了在國內的宣傳總部,還有大外宣官媒和在境外安插的各類變種的中共機構、媒體,孔子學院,還有外交部,派駐外面的使節等等。

中共中宣部部長黃坤明和國新辦主任徐麟都是習近平舊部,但主管宣傳的常委則是王滬寧。現任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是中共的文宣大總管。

王滬寧與習近平的關係相當微妙。

「筆桿子」出身的王滬寧在江澤民主政時,由曾慶紅引薦起用並一步步發跡,歷經胡、習,被稱「三代國師」,一直被認為是中共的「大腦」級人物。2017年中共十九大,王滬寧意外入常分管黨務和文宣。

王滬寧曾長期擔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被認為是炮製中共理論的「高手」,先是為江澤民包裝推出所謂的「三個代表」,後來是胡「科學發展觀」的重要推手。而習近平的「中國夢」和成套習近平「思想」,也是出自王滬寧。

習近平的重大講話幕後,都有王策劃的影子。據說習近平即使參加國際會議,王滬寧也要給他準備個「小本本」。

美媒曾披露,王滬寧在未當上常委的2013年陪習出訪時,就連習近平一張照片的發佈也必須經過他的同意,其權限之特殊可見一斑。但王滬寧到底是忠於最初起用他的江澤民、曾慶紅,還是習近平?表面不動聲色的他會不會另有圖謀?至少外界觀感就是,習近平近年全面左轉,除了習本人的問題,背後也有王滬寧在助推。

王滬寧是中共外交藏鏡人

藏鏡人,意即幕後人物。說王滬寧也是中共外交的幕後人物。這一點確實大大令人驚疑。

中共駐外使節工作會議過去並非中央層級的重磅會議,更像是部門會議。但2017年的年度會議上,習近平首度到會並發表了講話。當時陪同習近平出席會議的是丁薛祥、楊潔篪(時任國務委員),並未有其他常委級別的中共高層陪同參加會議。

到了2019年7月17日開的該年度駐外使節工作會議,習近平接見參加會議的全體使節,陪同會見的人就罕見出現了王滬寧。

連屬於大外宣的《多維》當時也發文質疑,王滬寧陪同習近平接見回到北京參加會議的大使們,之所以特殊是比照2017年的先例而來的。人們驚訝於2017年習近平參加駐外使節會議發表了重要講話,並未有常委級別的人員陪同,而此次只是接見大使們為甚麼有常委級別的高層陪同?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3月的機構改革,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改組為中央外事委員會。習近平是這個委員會的主任,李克強是副主任,王岐山是委員,楊潔篪是辦公室主任,而王滬寧並無任何外交職務。

另一方面,外交部屬於國務院,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卻沒有出面接見駐外使節,出席的是習近平和王滬寧。這裏面就涉及到權力鬥爭,習可能有意讓屢屢和他不同調的李克強靠邊站。

王滬寧2019年在習近平主持在北京召開的駐外使節大會上正式站到台前,或證實他已成為中共常委中唯一協助習指導外交的人物。

中共外交,從習近平上台開始全面改變鄧小平時代的「韜光養晦」政策。中共一眾外交官在國際場合的表現,惡狠狠的作態被稱之為「戰狼」風格,如果這次習近平認為,中共爭國際話語權遇到問題,很可能就與他派出的「戰狼」們關係重大。

路透社2019年3月31日引述中共內部消息透露,習近平2018年在給外交官們的一份親筆手諭中,指示面對包括美中關係在內的國際挑戰時,要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及表現出更多的「戰鬥精神」。

如果是這樣,外宣受挫,這也應該歸罪到下指令的習近平。但習近平的外交思想其實就是王滬寧的想法。習上台後的外交路線應該就出自一直在幕後操刀搗鼓各類「妙計」的王滬寧。

黨內不滿王滬寧出計的宣傳和外交政策

在這之前,中共宣傳口前兩年就出過大事,讓王滬寧陷入危機。

2018年7月至8月間秘密進行的北戴河會議前後,中美貿易戰引發的中共黨內權鬥加劇,當局急於找出導致失利的替罪者,以期平息政權中的怒氣。

北戴河會議期間,掌管中共的意識形態、宣傳機構和智庫機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成為批評目標之一。當時外媒報導,王滬寧正陷入麻煩。他被黨內批評因採用的「過度民族主義」誤導習近平,從而激怒美國,讓美國的立場變得更加強硬。

而在中美關稅戰7月6日開打當天,多名匿名中共官員更罕見借親中港媒《香港01》專訪就貿易戰發表激烈言論,指黨內高層有人曲解習中央意圖做出不當判斷發出不當宣傳指令,強調這些人是北京的真正敵人。有關矛頭指向就是王滬寧。

這年北戴河會議後,中共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於8月21日至22日在北京召開。習近平定調:中央宣傳決策部署是「完全正確的」,宣傳官員是「完全值得信任的」。

習這番話間接證實了王滬寧的確曾受到黨內批評,但也證實了王滬寧安然無事。

今年這一次中共遇到的危機,不但是大外宣長期消耗巨資打了水漂,中共外交也沒搞好,「戰狼」們不但未給北京增分反而惹禍連連,也讓中共黨內有微詞。比如中共前外交官袁南生就曾撰文批評「戰狼外交」令中共與多國交惡,是「外交悲劇」,「徹底失敗」,恐重蹈清末慈禧太后慘敗下場,等等。

另據路透社報導,早有中共內部十幾名不願具名的現任、前任政府部門官員和官方學者批評,「戰狼外交」是習近平政治的縮影,將導致中國與美國等大國發生危險的碰撞,將加劇國際社會與中國的對立局面。

中共不但因「戰狼」外交,人權問題等陷入國際孤立,如今國際追責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來源、天量索賠將接踵而來。習近平肯定認為問題嚴重了,故此才急於調整大外宣對策。於是,又是王滬寧,請來張維為這類馬屁「國師」給政治局獻計。

但是習近平對中共外宣和外交不滿,要追究責任的話,終究不會打自己的臉,要打就打王滬寧。這次習親自發話要改善中共國際形象,如同在情急惱怒之下洩露了內心對王滬寧本人的極度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