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美國總統拜登發表聲明:「每年的這一天,我們都紀念在鄂圖曼帝國(現代土耳其的前身)時期針對亞美尼亞人的種族滅絕中的所有死難者,並再次承諾避免此類暴行再次發生。」讀者可能想知道白宮說的「我們」指的是誰。

祖拜登擔任副總統和參議員的每一年,都很難找到他關於亞美尼亞種族滅絕的聲明。往屆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布殊和克林頓則害怕得罪北約盟友土耳其,避免使用「種族滅絕」一詞,因為土耳其否認亞美尼亞大屠殺是「種族滅絕」。相比之下,1981年4月22日,羅納德‧列根總統(在紀念納粹死亡集中營解放的聲明中)提到了「亞美尼亞人的種族滅絕」。

拜登在聲明中還說,「從1915年4月24日開始,鄂圖曼帝國在君士坦丁堡逮捕了亞美尼亞知識份子和社區領袖。150萬亞美尼亞人在種族滅絕運動中被驅逐、屠殺或殺害。」聲明中沒有提到「奧斯曼當局」的名字,也沒有解釋為甚麼當局要對亞美尼亞人進行滅絕行動。

詳盡的敘述參見《燃燒的底格里斯河:亞美尼亞人的種族滅絕和美國的反應》(The Burning Tigris: The Armenian Genocide and America's Response),作者是彼得巴拉基安(Peter Balakian)。正如作者所指出的,土耳其穆斯林解除了信奉基督教的亞美尼亞人的武裝,這使他們很容易成為獵物。滅絕運動被精心策劃,這給了(納粹德國元首)阿道夫希特拉靈感。1939年8月22日,在簽署《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的前一天,希特拉說:「現在還有誰提亞美尼亞人的滅絕?」

拜登在聲明中表示:「我們看到了痛苦,肯定這段歷史不是為了指責,而是為了確保所發生的悲劇不再重演。」實際上,悲劇不但重演,而且還擴大了。

希特拉對猶太人和政府的其他敵人進行了一場滅絕運動。在去年的一場競選辯論中,拜登稱「希特拉入侵歐洲」,因此他對大屠殺的了解讓人質疑。《拜登不是知識份子》(Biden is not an intellectual)一書的作者馬克‧鮑登(Mark Bowden),在2010年《大西洋月刊》(Atlantic)的一篇人物簡介中解釋道,「他在演講和自傳中很少提及書籍和學問的影響。」

(蘇聯領導人)約瑟夫史太林(Joseph Stalin)在烏克蘭一手製造的恐怖大饑荒,造成數百萬人死亡。據《共產主義黑皮書》(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記載,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奪走了六千多萬中國人的生命。在柬埔寨,紅色高棉殺害了二百多萬人,約佔其總人口的25%,參見《溫柔的土地謀殺:柬埔寨共產黨種族滅絕的不為人知的故事》。

朗奴列根(Ronald Reagan)1981年的聲明還提到了「對柬埔寨人的種族滅絕」,並誓言「絕不能忘記大屠殺的教訓」。另一方面,時任參議員祖拜登從未發表過譴責柬埔寨種族滅絕的聲明。中共政權殺害六千多萬人,但這並未阻止拜登歡迎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共沒有為罪行負責,也沒有進行民主改革。在這一點上,拜登並不孤單。

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發生後,拜登投票反對對共產中國實施嚴厲制裁。1998年,美國再次提出對中共實施制裁,包括限制簽證,拜登是反對這些措施的10名參議員中的一員。

2011年5月,拜登表示,他相信「保護中國在國際上承諾的、以及載入中國憲法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是促進任何社會長期穩定和繁榮的最佳途徑。」這位當時的副總統沒有具體說明中共憲法中的「基本權利和自由」,他的聲明也沒有對共產政權提出批評。

2020年,在天安門大屠殺周年之際,拜登呼籲「重新致力於保護人類尊嚴的普世鬥爭」,而不是中國的民主改革。在2020年的競選活動中,拜登形容中共政權「不是壞人」,也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在2月17日接受CNN的安德森‧庫珀(Anderson Cooper)採訪時,拜登引用了中共的「不同文化規範」,並沒有試圖「講述」共產主義政權受害者的故事。

祖拜登實際上等於說:「畢竟,現在還有誰提共產中國被害的數百萬人?」這個人沒有從亞美尼亞的種族滅絕中吸取教訓。◇

作者簡介

勞埃德比林斯利(Lloyd Billingsley)是《是的,我是騙子:美利堅合眾騙子》(Yes I Con: United Fakes of America)、《把他們綁起來:文學調查》(Barack'em Up: A Literary Investigation)、《荷里活黨》(Hollywood Party: Stalinist Adventures in the American Movie Industry)等書的作者。他的文章曾在《頭版雜誌》(Frontpage Magazine)、《城市日報》(City Journal)、《華爾街日報》、《美國大事件》(American Greatness)等多家刊物上發表。比林斯利擔任獨立研究所的政策研究員。

原文Biden Finally Acknowledges the Armenian Genocide and Ignores Communist Mass Murder in China and Cambodi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