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全球都聚焦於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而最密切關注的莫過於中國的14億人民。

美國人民作出的選擇不僅會在整個自由世界引起反響,中國人也會對此有強烈的感受。

中國大陸的公民已經被一個正在全球範圍內急劇擴張的國家密切監視和控制。這是再高不過的賭注了。世界將走向更大的自由還是更大的限制?

自由主義和保守主義是世界變化中,鐘擺效應的兩端。雖然自由世界贏得了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但美國領導人野心勃勃卻又天真爛漫的自由主義思想,迅速將世界帶入了長達40年的冷戰狀態。

冷戰結束後,美國領導人在政治上目光短淺,缺乏預見世界結構新發展的能力。他們未能利用有利形勢,採取果斷戰略,擴大自由民主世界模式的單極至上和主導地位。

相反,他們採取了一種新的長期安撫策略,無視俄羅斯回歸的專制主義,向中共施以援手,協助其大力發展。

中共分化和征服西方的策略被容忍,並錯誤地延續到奧巴馬政府結束。

這個世界需要一股強大的力量來發揮引領作用。

美國在二戰後的領導中並未起到代表自由世界的核心價值的作用,而西方發達國家中的其他主要領導人則因為國力不足而無力領導世界。

他們根本沒有能力去勾勒、實施或制定自己的理想目標。特朗普上台後,政治趨勢進一步向保守右傾。在不到四年的時間裏,領導人重塑世界的方式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特朗普總統在其頗為動盪的第一個任期內,其獨特的作風固然令世界震驚,但無論如何,公正地評價,他所做的一些事情都是非常有益的。

例如,他迫使北韓暫停核武器試驗,並在退出伊朗核協議時有效地推進了中東和平進程。這些都是卓越的成就。

在中國人民眼裏,最重要的進展是,特朗普成為1949年以來第一個敢於與中共政權作對的美國總統。

特朗普政府的第二個任期甚至可能會看到總統完成他的目標,將力量和政治權力還給美國,將過時的共產黨政權掃除到歷史教科書中。

這個目標隱含在「讓美國再次偉大」(MAGA)的口號中,很可能導致中共被消滅,並最終恢復一個更安全、更有序、更文明、更進步的世界。

相比之下,如果拜登勝出,並沿用其前任在中國問題上的綏靖政策,中共可能會存活更長時間,並繼續急劇擴張其幾乎不透明的議程和勢力範圍,這會使美國無法應對中共帶來的危機。

民主黨人在過去70年裏一直對中共抱有幻想,希望中共能從內部取得改變。

顯然這是不會自動發生的。

權力很少是自願讓步的,尤其是對一個信奉絕對權力的政權而言。收購港口、設置債務陷阱、討好政客、滲透大學和社會機構,以及在多個國家戰略性地購買土地和基本服務,這些都是經過設計的。其動機是對權力的渴望。

因此,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不僅關乎美國,也關乎中國和世界。

一個後中共的中國正在崛起,急需美國和世界的支持。

美國在本屆共和黨政府的領導下,正在展示重塑世界的決心,組建聯盟,應對中共對世界的威脅。後中共時代的中國必將經受動盪和混亂,需要美國主導的聯盟幫助維持其過渡時期的秩序。

澳洲作為一個地區性的中等大國,有能力並且也應該在這個任務中發揮作用。這是考慮到了並符合一個強大的澳洲的長期國家利益。◇

文章原文標題為: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Not Only About America, But Also China and the World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澳洲的秦晉博士(Dr. Chin Jin)是民主中國陣線(the Federation for a Democratic China,縮寫為FDC,簡稱「民陣」)的全球主席。該組織主張通過反對共產黨和支持人權來實現中國的民主化,是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抗議之後成立的。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反映本報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