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中共官方終於公布了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聲稱總人口量為141,178萬人,男女比例各為51.24%和48.76%。但專家和民間都質疑中共此次人口普查數據嚴重造假,甚至評為「最差的普查」,專家認為此次公布人口仍增長,是由於生虛高、死亡漏報導致的「假性增長」。

今天(11日)上午10時,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召開新聞會,中共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通報,全國人口共141,178萬人,與2010年的133,972萬人相比,增加了7,206萬人,增長5.38%;年平均增長率為0.53%,比2000年到2010年的年平均增長率0.57%下降0.04個百分點,稱中國人口10年來繼續保持低速增長態勢。

而全國人口中,男女比例數分別為,51.24%與48.76%。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31個省份中,有25個省份人口增加。人口增長較多的5個省份依次為:廣東、浙江、江蘇、山東、河南,分別增加21,709,378人、10,140,697人、6,088,113人、5,734,388人、5,341,952人。

中共官方公布人口數據增長 遭各界質疑

中共第七次人口普查去年12月初就已完成。中共國家統計局早在3月表示,將於4月上旬公布結果,但4月16日,卻再以「將提供更多更細資訊」為由宣布延遲公布,4月29日中共統計局放了一個消息,2020年中國人口繼續保持增長,但沒有提供任何數據,直至5月11日才姍姍來遲公布數據,整個過程一直遭到外界的質疑。

香港資深媒體人蔡詠梅今天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中共政府存在黑箱作業,數字統計出來就可以馬上公布,為何羞羞答答一直不公布,在內部就有一個調整。

「老實說,中共政府的數據大家一向是不太相信的,它的數據是下面地方政府上報的,地方政府有政績的考量,升官靠這個,所以中共官員虛報數據已經是中共體制的一個特點。」從毛時代就開始了,「搞大躍進一直有這樣的傳統。政績很漂亮,數據一定造假。」她說。

她以扶貧為例說,中國前段時間宣布的全民脫貧,現在已經有一些真相被報導出來。

她強調,「現在一方面是高度懷疑這個數據造假,但另一方面沒有辦法去獨立調查來推翻它。因為中國所有的地方,人們沒有辦法去獨立調查,媒體不能質疑它,也不容學者去質疑它,它說什麼是什麼。」

中國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近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就直言,中共的人口數據長期摻水,中國經濟將面臨人口危機所帶來的惡果。

他說:「中國的人口危機是因為中國(中共)70年搞的人口的數字裡面水分多多,使這個國家的數據沒有辦法去真實地體現,簡直是一場悲劇。所以我覺得這個國家搞成這樣真的很悲哀,最後搞出了人口危機。」

網民「宇宙之外」回應,「這是屬於中共的六穩範疇。穩預期!必須穩人口數據!是這個邏輯。總人口下降了,國內外影響大。必須編!」

網民「墨者」表示,每撒1個謊,就需要99個謊言來掩蓋。欲蓋彌彰。

專家:「最差的人口普查」

人口學家、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資深科學家易富賢博士,在自己社交媒體平台上,他直接給這次的中共人口普查定位「最差的普查」!

他撰文解釋說,中國的人口普查的質量是一次比一次差,尤其是2020年的普查最差。原因有7點,包括:1,執行者多是中共統計局、中共原計生委、中共人口學會原班人員,他們會本能地讓人口數據保持連續,否則面臨被追責。

2,這次普查時核實戶籍身分證,理論上可以減少重複,但問題是戶籍人口水分比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的還多。由於與戶籍掛鉤的個人權利有二十多項,人們有獲取多戶口的強大動力,出現很多「房妹」「房姐」。

3,普查員收入與普查人數掛鉤。普查員不用入戶調查一舉多得,節省數據、增加收入、降低新冠疫情(中共病毒)感染風險。

4,中共地方政府期待更多人口。中共的財政體系使得很多地方政府高度依賴上級政府的財政轉移支付,增加人口可以獲得更多財政轉移支付、更多的教育和醫療經費、扶貧款等,並在爭取鐵路、高速公路立項等方面增加籌碼等等。

他強調,「由於利益,中國(中共)各個部門(教育、衛生、戶籍、統計局)的人口數據都存在水分,這些數據看起來「互相佐證」,其實是互相污染。連2000年、2010年普查都被篡改。中共政府根本無法獲得真實的人口數據,導致各項決策全部建立在錯誤的人口數據基礎上。」

「生虛高、死亡漏報導致的『假性增長』」

易富賢博士表示,「中國所有的人都可以合法生一個孩子,一孩次生育率不存在漏報。隨著社會發展水平和離婚率的提高、結婚率的下降,一孩次生育率自發下降。1989年、2000年、2010年、2015年中國的一孩次生育率只有1.0、0.87、0.73、0.56,而2010年後中國的社會發展水平在快速提高。

他分析,台灣、韓國社會發展水平只超前中國十多年,鼓勵生育,2001-2020年平均生育率只1.1,2020年只0.99、0.84,他們的一孩次生育率0.50、0.48。中國人生育意願比台、韓低,離婚率是台、韓的1.5倍,避孕率和婦女勞動參與率更高。2020年中國一孩次生育率最多能有0.50,總和生育率難以超過1.1(出生1,000萬)。但這次普查出生1,200萬,生育率1.24(一孩次0.59)。

易富賢博士根據各種數據對比研究在《社會科學論壇》發表的「2020年人口普查仿真研究」中推測,2020年中國實際人口可能只有12.55億左右,不可能超過12.8億,更不可能達到2019年官方公布的14億。他在今天的推文中強調,「2020年實際人口不到12.8億,已負增長;生育率不到1.1,出生不到1,000萬,死亡約1,060萬。此次公布人口仍增長,是由於生虛高、死亡漏報導致的『假性增長』。」

而中共廣東省人口發展研究院院長董玉整今年4月份也曾表示,按照目前趨勢,中國每年出生人口在2021年至2025年,很可能跌破1,000萬。

網民楊天回應易富賢的觀點譏諷中共當局說,「您的分析當然很有邏輯,可惜你講的不是『事實』,因為你沒有權力談事實。」

蔡詠梅也表示,大城市經濟改善之後,年輕人的生育率是普遍下降,這並不只是中國的問題,整個東亞,包括日本、韓國、香港等都有這個問題。去年台灣、韓國人口都出現負增長,就是死亡人口多於出生人口。

她強調生不生不是靠政策,而是自己對個人生活的規劃,現在中國是從出生開始就要贏在起跑線上,幼兒園、小學,孩子的壓力非常大,孩子護養、教育成本太高,競爭太激烈,都促使人家不太願意生孩子。

人口結構惡化反映長期衰退不可逆轉

而北京獨立學者吳強對《蘋果》表示,人口結構惡化比總人口數字下降更重要,因為這反映中國長期衰退不可逆轉。

他分析,過去30年的中國經濟增長是以壓制人口再生產為代價,令老齡化社會提早到來、青年人口降低、出生率下降。而人口結構惡化會提醒民眾,中共向世界推銷的這種經濟治理模式,「可能根本是一個錯誤」,亦同時摧毀了2035年國家全面小康的目標。

蔡詠梅從自身整個家族的變遷來看,也感到中國人口老化非常嚴重。她舉例,「6年前回老家去給父親掃墓,第一次與父親整個家族的人會面。聚會的老人有十個以上,80歲以上3人,然後中壯年50多歲還沒退休的一批,跟老年人口差不多,但是未成年的重孫輩的只有一個。我當時就覺得非常可怕。」

她還介紹,「四川的同學中都是一個獨生孩子,孩子結婚後也只有一個。這個孫兒(孫女)是跟另外一家共同分享的,因為另外一家也是獨生子女。」

蔡詠梅強調,「普遍是這種現象。後來放開了說可以生二胎,但我同學他們基本沒有生二胎,因為他們認為生不起。」

「因為現在城市中孩子的教育是非常非常大的一筆開支,而且現在的年輕人非常重視生活品質,不像我們這一代願意為了家庭付出。所以,他們寧願晚婚、晚生,甚至不生。所以我很懷疑這個(普查)數據。」@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