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處突搜Chickeeduck新店 收隊前警告周小龍

昨日(6日)下午5時許,位於荃灣享成街Chickeeduck荃灣新店,被超過50名警員拉起橙帶圍封。據店主周小龍Facebook專頁直播小編口述,警員進入店後叫店內客人離開及查身份證,有部份客人已離開。

據荃灣區議員易承聰透露,警方得到法庭搜查令將該店舖進行圍封搜查。在場警員將店舖內每一件貨品仔細檢查及拍照。數十名警員逗留大約一個小時,於下午6時離開現場並解封Chickeeduck店舖。

周小龍對傳媒表示,進來搜查的是國安處人員及警員,搜查後並未有撿走任何物品。一名警司在離開前警告他說:「如日後有售賣任何達反國安法的產品,將保留追究權利。」

周小龍對此感到非常不滿,直呼「好離譜」。他說:「第一次見到警察咁做嘢!這是甚麼法律?咁大幫人來搜我間舖頭仔,又唔講到底犯咗咩法?仲話『唔需要答我』。」他又指:「執法人員的恐嚇手法,block間舖兩個鐘,唔使做生意。」

周小龍最後強調:「呢啲係白色恐佈,我唔會驚,亦唔會閂(關)門,會繼續開。」

許多市民聞訊,前往該間剛開張的Chickeeduck店舖支持。有網友評論說,「中國公安又出動」,「一句國安法,入你罪話咁易」還有人說:「阿布泰2.0版,聽日開始去買爆佢。」

「六四」集結案 黃之鋒等四人判囚四至十個月

去年香港警方首次禁止舉辦「六四」燭光晚會,但仍有26名民主派人士及民眾到維園自行悼念。其後24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以及參與一個「未經批准集結」等罪。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荃灣區區議員岑敖暉、南區區議員袁嘉蔚,及觀塘區區議員梁凱晴,早前承認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四人還押至昨日(6日)於區域法院判刑,最終袁嘉蔚及梁凱晴均判囚四個月、岑敖暉判囚六個月、黃之鋒判囚10個月,至此黃之鋒被判刑期累計已有27.5個月。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庭外表示,近日法庭判案所傳達的訊息,就是將所有政治表達及集會扼殺在「萌芽狀態」。她批評,法庭判刑不符合國際人權準則,亦不符合《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和表達權利,並強調表達政治反對不是一個罪。

G7峰會譴責中共霸凌 關注台海危機

最近台灣海峽的緊張局勢越演越烈。面對可能爆發的衝突,美、加、英、法、德、意、日組成的七國集團(G7)5月5日在英國倫敦召開外長會議,討論了如何成立共同陣線,應對中共霸權。

七國集團在會後發表聯合公報,譴責中共利用其經濟影響力霸凌它國。七國還敦促中方「在網絡上採取負責任的行動」,包括避免知識產權盜竊,並結束「破壞」自由貿易的做法。他們表示,將強化集體行動,阻止中共的「脅迫性經濟政策」。

英國外相藍韜文(Dominic Raab)說:「(中共)更有可能需要照照鏡子,明白它需要考慮到越來越多的(反對)意見,想想(自己)必須遵守這些基本的國際規則,而不是作出憤怒的反應。」

七國集團批評中共在台海的軍事化脅迫和恐嚇行為,鼓勵和平解決兩岸問題。

公報亦公開譴責中共犯下侵犯人權的罪行。七國集團表示,強烈支持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獨立和不受限制地進入」新疆,因為直到現在,專員還被中共當局阻止、不能在新疆進行調查。公報還強調,需要成員國各自通過「國內手段」來解決中共在新疆強迫勞動的問題。

另外,七國集團指責北京正在侵蝕香港選舉制度中的民主成份,敦促中共當局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以及權利和自由」,並要求中共停止針對爭取人權、自由與民主的抗爭者,承諾囚犯不會被移交至中國大陸。

彭博社形容,在中共對付香港、維吾爾人以及台灣的手段越來越強硬之際,歐洲各國對待北京當局的態度轉趨強硬,例如意大利從原本支持中共「一帶一路」的債務外交,轉變為出手阻止中共國企的收購計劃。

七國集團還首次作為一個整體支持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論壇和世界衛生大會。

Politico歐洲網站報道說,公報內容標誌著歐盟及其一些重要成員國,首次在台灣海峽局勢上與美國保持一致。

專家:中共海軍有致命弱點 若開戰美先卡咽喉

面對台海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各界關注中共攻台且與美國開戰的可能性。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日前發表上任後首次重要政策講話時說,美國需作準備應對潛在的衝突,並提出了「綜合威懾」的新概念,要求盟國「攜手合作」,為未來的戰爭作好準備。

4月上旬,中共航母「遼寧號」和五艘護衛艦穿過宮古海峽,這是沖繩和宮古之間的一條250公里寬的水道,向南通往台灣。

美國智囊蘭德公司(Rand Corp)的政治學家霍農(Jeffrey Hornung)指出,在與中共的潛在衝突中,「日本的作用應該是控制咽喉要道」。

日本的南西諸島鏈從九州的最南端延伸到台灣的北部,它由較小的島嶼群組成。

霍農說:「結合(日本)海上自衛隊的潛艇能力和防禦性能力,日本可以完全堵住這些要塞。」這將迫使中共海軍要麼一直繞到台灣,要麼直接進入東中國海的戰鬥空間,而美國和日本也可以為此做好規劃,並掌控戰鬥局勢。

前美國海軍潛艇戰官員舒加特(Tom Shugart)向「日經亞洲評論」表示,儘管中共進行了大規模的軍事建設,但有一些弱點難以克服,其中之一就是地理因素。

中共的海岸被淺海包圍,中共潛艇必須穿過淺水區才能到達深水區,從而才可能不被發現。相比之下,日本和台灣的潛艇可以直接進入深海,因此「日本和澳洲的柴油電動潛艇艦隊,在咽喉要道防禦方面會非常有用。」

擱置中歐投資協議後 歐盟再頒草案限外企

中歐投資協議5月4日遭歐盟擱置後,歐盟5日公佈草案,對歐洲地區接受外國政府補貼的外國企業實施新規,監管機構將有權阻止它們在歐洲進行收購或獲得公共部門合同。如果公司不遵守歐盟要求,將面臨重罰。

《華爾街日報》引述分析人士指,中國大公司將成為新規打擊的主要目標。

德國機械設備製造業聯合會對外貿易部門總經理阿克曼說,中共對企業的補貼力度往往很大。中國公司可能會從地方政府那裏免費獲得土地使用,他們可能享受到低廉的水費和電費,以及有補貼的工廠建築和機器。他說:「最終的情況是,歐洲人在價格方面無法與中國公司競爭。」

報道指出,中企在中共政府補貼的支持下,在全球各地進行不公平競爭,在公開招標中出價最低,並為收購交易提供無可匹敵的溢價。歐盟的新規將有助於解決歐洲人這一問題,使中企更難以低價優勢與歐洲公司競爭。

報道形容這是歐洲轉變對華立場的最新跡象,之前歐洲對中共採取如此強硬的態度是不可想像的。Merics分析師奇米特斯(Francois Chimits)說,這也反映了歐盟從經濟自由主義向保護主義的政治轉變。

習近平學毛自稱「舵手」美情報部門關注

去年10月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之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被冠以「舵手」稱號,美國情報部門對此進行了分析,並向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進行了匯報。

《華盛頓時報》5月3日報道,美國國防情報局局長巴里爾(Scott D. Berrier)分析指,這表明習近平繼續鞏固權力,並取得了新的地位,因為「舵手」是只有中共黨魁毛澤東使用過的最高權威稱號。巴里爾上周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上說:「我認為習近平在黨、軍隊和中國社會的各個方面都牢牢掌握了控制權。」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正計劃在極端中共體制下鞏固自己的統治,明顯想做毛澤東第二。鑒於毛澤東的專制加個人崇拜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禍,習近平步步升級的個人崇拜引起普遍憂慮。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先生評論該篇報道說,「許多中國觀察家堅持認為,習近平不會把中國帶回毛時代,但是他現在正在這樣做,那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研究發現:中共病毒可引發糖尿病 兒童也不例外

中共病毒在爆發早期,被認為只是一種肺部疾病,但人們逐漸發現,它對人體多個器官和身體系統都具有破壞力。

據彭博社5日報道,美國密蘇里州退伍軍人事務部聖路易斯衛生保健系統(Veterans Affairs St. Louis Health Care System)的研究團隊發現,糖尿病似乎經常襲擊中共病毒康復者。研究人員在篩查了數百萬份病人紀錄後,還震驚地發現,中共病毒不僅對糖尿病患者有嚴重損害,還可引發糖尿病。

根據該研究團隊主任的說法,去年冬季,僅在美國就有超過13萬名感染中共病毒的糖尿病患者住院治療。

該主任發表在英國《自然》(Nature)雜誌上的研究顯示,對英國近5萬名中共病毒住院患者三個月的研究發現,在出院後約20周內,他們患糖尿病的可能性比其對照組高出50%。

科學家們還發現,即使是輕度感染中共病毒的一些兒童,也會迅速患上糖尿病。目前,刺激新發糖尿病的潛在機制還不清楚。

與死神擦身而過 陶傑相信上天有更高主宰

香港商業電台首席智囊兼主持人陳志雲的YouTube頻道,4月30日起播出三集有關陶傑的訪談,題為《未知死焉知生》。有「香江才子」之稱的陶傑,在訪談中講述了自己神奇的瀕死經歷。

陶傑回憶自己在36歲時,也就是1994年曾遭遇過一次嚴重車禍。在途經舊啟德機場隧道時,兩輛高速行駛的轎車迎頭相撞。陶傑當時坐在車後座,沒有佩戴安全帶,被送院後已奄奄一息。

經過15個小時的緊急手術後,醫生告訴他:一切醫療手段已用盡,「現在要靠你的意志了」。陶傑說,在彌留之際,他看到前面有一片很大的海,海中飄浮著一朵朵金色及粉紅色的、像圓桌子般大的蓮花,還聽到耳邊有人唸經。

陶傑形容這段經歷非常清楚真切,當時彷彿有一股力量將他推過去,但心內也有個聲音告訴他,不可以跨過去,因為有很多東西沒做完。他說「那個感覺既有恐懼,但也有安詳,一直在問自己,其實跨過去也會很舒服,那一朵朵蓮花會像船一樣接我到另一個地方。」

其間他還經歷了幾件科學也解釋不了的事情。

陶傑當時躺著在ICU病房中,聽到父母在討論他的治療方案,考慮要不要請外面的專科醫生來檢查,還聽到父母的哭泣聲。半個月後,陶傑從ICU搬到普通病房。雙親來探望他時,陶傑說在昏迷時,好像聽到你們在商量找專科醫生。

他父親說確有其事,但又感到奇怪,因為二人是在醫院隔壁的油麻地大華酒店房間內商量的,「離開那麼遠,你怎麼可能聽到?」陶傑卻肯定地表示,並不是幻覺,他聽得清清楚楚,還可以複述出對話內容。

陶傑還住在ICU時,有一天兩三個朋友來看望他,之後第二天,陶傑又見到這些朋友穿著一樣的衣服,說著一樣的話,又來探望他一遍。陶傑心裏覺得很奇怪,後來才弄明白,原來先前是他在瀕死狀態下,看到了朋友即將前來探望他的場景。

這些經歷讓陶傑對生死的意義有了更深層的認識,「既然看過了未來的事情,還離開了這個空間,那人死後應該會有另一個所在。」陶傑之後的人生,還有兩次也曾與死神擦身而過,讓他對生命、時空、來世等有了全新的看法,也讓他相信人類之上還有更高的主宰。@